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绝秦书 (宝鸡 张浩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1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收罢大烟后就是农闲了,这是庄稼汉难得的享福时光。走亲戚的穿红挂绿,呼儿唤女,嘻嘻哈哈地穿梭在官道上。四邻八村唱戏的声音此起彼伏,村里看戏的提着板凳马扎哼着戏文四处赶场,剩在村里的人有的三五成群地圪蹴在树荫下谝闲传,有的围成一圈吆五喝六地掀花牌掷骰子。

  周立功决定利用这段空隙开办扫盲识字班。乡村建设最要紧的是文化建设,他听过梁漱溟《乡村建设的意义》的演讲,对梁先生“乡村建设除了消极地救济乡村之外,更要紧的还在积极地创造新文化”的主张深以为然。他的老师晏阳初也对他说过:“吾国男女人民号称四万万,估计起来,大多数一个大字不识,像这样有眼不会识字的瞎民,怎能算做一健全的国民而监督政府呢?怎会不受一般政客官僚野心家的摧残蹂躏呢?”而缔造强盛国家的万灵丹就是读书识字”。

  周立功把识字班的教室设在周家祠堂。作为族长,周克文同意儿子的做法,因为这是惠及周家寨所有人的事。他请木匠做了一块案板大的木牌,用锅墨涂黑了做黑板,架在祖宗牌位前面,把神界与人界隔开,免得娃娃们的轻狂惹得祖宗们生气。他又挖来白土压碎成粉末,拿水调成糊糊,灌到制作蜡烛的铁范里做成粉笔。坐的板凳要学生从自家带,写字先在地上画,周克文说,开始先不要讲究,讲究就是浪费,字写熟了再往本子上写。

  一切准备停当,周立功提上铜锣,从街道一路敲过去,高声呼喊:周家寨识字班开学啰,不收学费,不收书本费,一月脱盲,两月成秀才!

  周立功满以为只要一开学,学生就会挤破教室,这么好的事情,谁不愿意啊!可是第一天开学,教室里只来了一个学生,那就是引娃。引娃头发梳得锃光,那是抹了菜油的,衣服也是新式的,学的周立功,把大襟改成对襟。她端端正正地坐在底下,笑吟吟地望着周立功。可周立功却像猴子一样坐不住,他不时地跑到门口东张西望,说第一天开学就这样迟到,还有没有纪律?

  引娃好奇地问,纪律是个啥?是虮子吧?我今天来时特意把头篦过,没有虮子。不信你看,引娃把头伸到周立功面前。

  周立功哭笑不得,说不是虮子,是纪律,就是规矩!引娃说,规矩我知道嘛,是规矩你就说规矩,说啥虮子呢?

  周立功知道跟她搅不清,就说,你瓜着呢。引娃说,我知道我瓜着呢,不瓜咋跑这里给你当学生来了。你是先生嘛,赶紧给我上课。

  就你一个人咋上课?周立功说完走出教室,这次他不是在门口张望了,而是跑到了十字路口,焦急地左顾右盼。

  引娃也跑到十字路口,她原地转一圈,高兴地说,没有人来了!看见周立功还站这里卖呆,她把周立功往回拽,说,你这个先生是咋教书的,学生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上课?赶紧回教室,咱上课。

  周立功一跺脚,说,就一个人啊!

  引娃说,咋一个人?咱们两个人嘛,多好!

  周立功第二天出去动员学生了。他逢人就热情地打招呼,这在周家寨是很少见的。长期以来周立功一直在外求学,回家的次数很少,就算偶尔回家,停留的时间也短,他很少跟村人打交道,村人也难得跟他说几句话。今日周家二少爷客气,大家都有些受宠若惊,纷纷笑脸相迎。几句庄稼天气之类的客套话后,周立功就邀请对方上识字班,多数人都嘿嘿嘿地憨笑着,不置可否。有个别实诚的就说,忙得很么,白天地里抡头,黑夜还要喂牲口,抽空挑土垫圈,哪有时间吗?遇到麻糜不分的,还撇凉腔说,识字有啥用,我不识字谁把我能卖了?睁眼瞎子又咋了?只要不是真瞎子就行。有识字的闲功夫还不如摸两把牌赢钱呢!

  游说了一整天,唾沫费了一老碗,最终一个人也没有动员来。周立功很丧气。

  周克文说,甭急,看爹的。周立功心想,要论年纪,你比我大,可要论学问,我肯定比你大,上识字班念书,学生当然是奔最有学问的先生,我都动员不来学生,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周克文说,给我三天时间,我给你拉来满满一教室学生。不过首先得有一个人给我帮忙。

  周立功说,那当然是我了。周克文说,你不行,要一个女的。

  周立功立即想到了引娃。周克文犹豫了一阵,最后说,豁出去了,引娃……也行。

  周立功不知道他爹要干什么,周克文说这你甭管,你只管到街道上说三天后周家祠堂唱大戏,是周克文主唱,只准娃娃来看,大人一律不要。

  周立功吃惊得嘴都合不上,平素里他爹虽然也爱哼几声戏文,哪里见过他登场?他现在竟然要登台唱大戏,而且还是主角!他爹是不是被他的事熬煎糊涂了,他本来想问一问,可看他爹自满自得的样子,又忍住了。

  过了三天,周家祠堂果然被挤得水泄不通,本来说是只准娃娃来的,可娃娃哪里挤得过大人,没有人维持秩序,娃娃都被挤到大门外面去了。这可是周家寨难得的奇事了,谁不想来看看?唱戏不稀奇,在祠堂里给先人唱戏也不稀奇,稀奇的是周克文唱戏,是周家寨平常最讲究威仪的族长唱戏,而且还不准大人去看!越不让看就越要看,周家寨那天真是像过年一样热闹。

  在热切的盼望中周克文登场了,那天唱的第一出戏是《镇台念书》。剧情讲的是武夫出身的镇台是个文盲,一切公文都由识文断字的夫人代劳,夫人劝他念书,他全不在意,反而说我没有念过书,不是也当上镇台了吗?夫人只好巧用计谋,逼他识字。周克文扮演镇台,引娃扮演夫人,伴奏的文武场面都是周家寨自乐班的乐师。

  周克文一登场,提袍甩袖,吹胡子瞪眼睛,一招一式都有行家的架势,大家齐声叫好,年纪大的人说,这老汉唱歌的本事不减当年啊!周克文以前是唱过戏的,只不过年轻人没见过而已。

  (连载19)

上一篇:难忘的二十年 (宝鸡 张志功) [2015-03-17]

下一篇:做儿子的幸福 (宝鸡 罗江泉) [2015-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