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立 夏 (宝鸡 王琪)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0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姹紫嫣红的春天,在花飞花谢花满天的纷纷扬扬中,已飘零成青梅的往事、桃杏的追忆,已凝固成诗人惜春的诗句、寻春的目光。而心急火燎、热情奔放的夏天,已随着“立夏”节气,匆匆登场了。从此生命的浩歌不再晴日方好、花团锦簇,而是更加务实创新、波澜壮阔。

  此时的西府大地,一些招蜂引蝶的油菜,闪烁着金黄明艳的色彩,毫无顾忌地演绎一场盛大而华丽的爱情传奇;一些拔节的小麦,显示着翠绿的青春年华,豪情满怀地走向浓夏深处那幸福的驿站;而一些迟发的芳草,却还迷失在春天的道路上。这是一个万物初长成、百谷齐奋进的季节,这是一个能给触到风的人以风、能给闻到香的人以香的节气。

  立夏时节,万物繁茂。昨天的田野里,小麦已经拔节生长、亭亭而立,颗颗麦粒仿佛马上就要迎风鼓动饱满起来;眼前的果园里,枝头已卸去艳丽的盛装,长满虽青涩却充满活力的果实。作为入夏第一个节气,自古以来人们就对它非常重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立,建始也;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明人在《莲生八戕》一书中写道:“孟夏之日,天地始交,万物并秀。”据史书记载,早在三千多年前,在立夏这天,君王和文武百官会穿上清一色朱红的衣服,甚至连马车也换成朱红色,期盼着当年的丰收。

  立夏时节,在民间不少地方还流行着“称人”的习俗。它源于人们对夏天炎热的畏惧,据说这天称过体重后就不怕夏季炎热,人也不会消瘦,否则会有疾病缠身。那一天,大人们早早地在屋前大槐树上,用麻绳吊起一杆大秤,秤钩上悬挂着一只四脚朝天的长凳,先是称孩子,孩子们性子急,一个接着一个,爬上凳子,双脚悬空。秤砣要往外捋,只能增重,不能减重,如此便会不怕炎热,长寿健康。关于立夏“称人”,传说源于三国时期。蜀将赵子龙自长坂坡救出阿斗之后,刘备将阿斗交由孙夫人抚养,此时正是立夏。孙夫人怕阿斗养得不好,被别人说闲话,便想了个办法,当着子龙的面将阿斗称了称,到次年此时再称,根据体重的增减就可知道孩子养得好不好了。后来民间借鉴此法,并相沿成俗,在立夏这天称孩子,以加强对孩子的养护。

  立夏时节,树木枝繁叶茂,青翠欲滴,槐树也绽开了白色的花瓣儿,槐花嫣然一笑,点亮了诗人的灵感和爱情的火花。古诗中“四月维夏,芳草未歇”的句子,不知已被吟诵了多少个寒暑?而英国莎翁的诗篇《能否将你比作夏日璀璨》又漂洋过海,游遍了多少国度?宋代范成大《村居即事》诗云:“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采了蚕桑又插田。”夏日,是爱与诗歌的季节,成全了生命的高度。夏日也是农家的大忙季节,农谚有“立夏三朝遍地锄”“雨打立夏,有水洗耙”“立夏不雨,犁耙高挂”之说。

  春天仿若过往的路人,已渐行渐远,而一年中最热烈的夏季,已洗去春天的青涩,告别温柔的清风,激情满怀地向我们走来。一年的光阴,至此已然逝去了四分之一,如果光阴也有年龄,那此刻一定正是从少年走向自我成熟的样子,一如男子的“弱冠”、女子的“及笄”:一头长发,细心梳成发髻,无论是戴上代表业已成人的帽子,还是簪上象征待字闺中的发笄,都是一次郑重的成年礼。也许我们无法在生活中再追寻这种遗失的礼仪,而立夏,这一场大自然的青春仪式,却周而复始,轮回不息,引领着生命的怒放。

上一篇:西岐古城的变迁 (宝鸡 赵智宝) [2015-05-05]

下一篇:乡野风景画 (宝鸡 马科平) [2015-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