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乡野风景画 (宝鸡 马科平)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0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花儿悄无声息,纷纷飘落。春在感叹缅怀中,默然褪去浓妆艳抹的俏丽容颜,静静地离开了不再属于它的舞台。夏如翩翩绅士,步履轻盈,从春疏淡的影子里,从春曲未尽的余音里悠然走来。

  气温快速升高,寒冷似乎退到了记忆深处。绿色的海浪,在大地上涨潮,迅速占领一座又一座荒芜的山丘、坡塬;令人眩晕的绿,散发出泥土混着嫩草的特有的气息。渭河两岸自然的色彩,除过大片的绿还是大片的绿,一眼望不到边,大气、清新、浓郁、养眼。《礼记·月令》记载:“蝼蝈鸣,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这是古人对这个季节的准确描绘。怡人怡情的植物,蓬勃、旺盛,顽强的生命在悄无声息中生长,绘出一幅声与色、动与静的壮丽图景。

  这时节的西府大地,景色宜人,显现出一种层次丰富的美。南山北塬,山清水秀,郁郁葱葱,连绵成一条墨绿的绸缎。碧青的小草,焕然一新,迎风起舞。树木一天绿似一天,越发苍郁,枝干都开始疯长,满目旺盛的生命力,在枝丫显露。从上而下弥漫开的绿意,让人倍觉清凉。

  麦子已经抽穗扬花,正在全力灌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麦香味。麦浪翻滚,齐腰深的绿海里,有小鸟偷偷地东躲西藏。绿波荡漾,麦子头顶硕大的穗儿,恣意灿烂,每一株麦穗都有自己的姿势和模样,每一株麦穗都跳跃着欢乐和喜悦。麦子手挽手、肩并肩,组成了浩瀚的阵列,好一派丰收的喜人景象。

  杏花、桃花、梨花早已开败,落得一树香馥葬泥中;淡紫色的梧桐花,也香消玉殒,随风逝去。落尽榆钱的榆树,叶子愈发浓密。慢性子的柿子树、土槐树,也绽出新绿。各种生灵都在抓紧时间,谱写属于自己的短暂的生命乐章,淡绿、翠绿、墨绿,那不同的格调,能令人感受到自然界千变万化的神奇。

  土崖的酸枣,枝干像人的臂膀舒展开来,小小的卵形叶子,挨挨挤挤,挂在枝杈间,翠绿中多了些莹莹的光亮,像一幅朦胧的画垂挂在空中,绵延逶迤,莽莽苍苍,跌宕起伏,招人喜爱。枸桃枝繁叶茂,深绿的叶片在阳光下摇曳,走近了细看,枝杈间已长出灰褐色的果子,虽然很小,却分明是硕果累累的样子。

  午后的苹果园,显得异常静谧,墨绿茂密的叶子,遮天蔽日;透过晃动的叶缝,依稀可见几只漂亮的雉鸡,隐在树下草丛深处悠闲地散步。田埂大树上高悬的鸟巢,有几只雏鸟开始活动。

  万物进入快速生长的季节,大地在色彩斑斓中醉倒,乡村更加秀丽,丰润,温文尔雅,暗香浮动,像一幅自然、和谐的田园风景画,像一首美妙、婉转、动听的歌谣,让人禁不住怦然心动,深深沉醉……

上一篇:立 夏 (宝鸡 王琪) [2015-05-05]

下一篇:千阳刺绣 (宝鸡 朱维) [2015-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