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父亲与书 (宝鸡 杨芳晖)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书是父亲难以割舍的伴侣!

  父亲是中国标本式的农民,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长满老茧的双手,拿惯了锄头和铁锹,捉惯了镰刀及扫帚,也读了一辈子书。从我记事起,父亲每晚睡觉前,总爱躺在炕上看书。家里再穷也会买书,再苦再累也要抽出时间读书,碰到连阴雨,就会一直读下去。他还常给我讲“人穷志不穷”“多做好事,好事等人”“火心要空,人心要实”,粗浅的话语却蕴含着朴素的道理。

  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父亲,收藏的书五花八门,对联书、老皇历、历史故事书,还有农业方面的书,我们家就像一个小图书馆。父亲在人多处不爱说话,却能在我们兄妹前眉飞色舞地讲《水浒传》《三国演义》等名著里的精彩故事。他讲起历史也头头是道: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战国乱悠悠……小时候,我很惊奇,为什么父亲这样一个庄稼汉,对书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对书里内容能了如指掌?长大后才知道,父亲是岐山中学 1950年的毕业生,是受过正规教育的。当时读书人不多,父亲能读书识字,又能写会算,在村子里算是“能人”了。

  父亲干起农活来也是把式,犁地、撒种、施肥等活更是他的特长。父亲常看《齐民要术》,对贾思勰崇拜之至,父亲曾对我说,农业生产要遵循自然规律,种小麦、玉米、高粱、水稻要因地制宜,千万不能误了农时。他给我讲种小麦要“白露种高山,寒露种平原”“小麦靠犁,玉米靠锄”“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父亲对地很舍得投资,买的都是复合肥,所以我家的粮食也打得很多。我在地里干活偷懒时,父亲教导我:“人哄地皮,地哄肚皮”,让我羞愧万分,只得老老实实干活了。

  家里有几本旧得发黄的四书五经,看上去是民国时期翻译的白话文版本,父亲接受传统的教育,满脑子是仁义礼智信。崇尚“礼让”,就连给儿女起乳名,都带有一个“让”字。历史上“六尺巷”的故事,他不知给我们讲了多少遍:“千里捎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而且还讲:“得饶人处且饶人!”地里庄稼被人偷去或者损害,家里东西被人盗窃,虽然父亲明明知道是谁,却不声张,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让那些做了错事的人每每见了父亲,都不由得惭愧不已。父亲还能变废为宝,他把平时捡到的废旧包装带,编成一个个造型别致、漂亮好看的菜篮子,结实耐用,而且全部赠给邻居和亲朋好友,没有收过一分钱!

  在学习上,父亲经常给我们兄妹讲“温故知新”“不耻下问”,也常常严厉地告诫我们说“黑发不知勤学早,白头方悔读书迟”。也正是父亲的教导,我考上了大学,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书是父亲永远的精神食粮,是他的生命支柱,是他不竭的动力源泉。父亲所做的一切,无不缘于对书的痴爱。即使在生活最困难的时期,父亲也没忘记读书。是书,让父亲变得豁达乐观、坚韧顽强;是书,让父亲的平凡人生熠熠生辉;也正是书,让父亲的生命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来源:宝鸡日报

上一篇:静心读书求真知 (宝鸡 董建敏) [2015-05-14]

下一篇:回到故乡的异乡人 [2015-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