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母爱宛如一首歌 (宝鸡 碗泉歌)

编辑:王枫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1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只是高小毕业,十八岁嫁给当乡村教师的父亲,一辈子是农家妇女。偶尔,母亲也看看报刊,但只能看懂标题,有时也翻翻历书,我那上大学的儿子惊讶地发现年近八旬的奶奶竞然识字。
  母亲常抱怨父亲,过早地娶了她,不然她也有工作,听父亲讲,当年奶奶有病,为冲喜母亲放弃学业就嫁了过来,甘心做个家庭妇女,为父亲养育两个儿子。
  我时常在工作不顺利的时候,生活遇到困难的时候,想到我的母亲,她一生热爱生活,不畏困难,把一个农家里里外外打理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为父亲安心工作付出了坚辛努力。母亲最引以自豪地是培养了我们兄弟两个大学生.
  母亲一生勤劳、朴素,除会织布纺线、打毛衣、裁剪衣外,最拿手的是纳鞋垫。打我记事起,就穿着母亲制作的各种花色鞋垫,母亲的鞋垫不但我穿,儿子穿,连城里的爱人也穿。鞋垫花色品种很多,图案有山水、花草虫鱼等二十余幅,文字有如“福”、“走世界”、“方正”等十几种。母亲一针一线把希望纳在鞋垫,把思念纳在鞋垫,把她心中期盼和祝福注入到鞋垫中,把深深地爱浓缩在鞋垫中。如今77岁的母亲仍不停在做,不时在我每次急匆匆回家的囊中塞进几双鞋垫。
        
     我穿着母亲做的鞋垫,感受母亲的温暖,不论走到那里都很踏实,因为我觉得母亲就在身边,小时候母亲扶我学走路,长大了母亲教我走正路。
     有时候,在城镇小摊贩旁,我看见有卖鞋垫,就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驻足观看,我觉得那老妈妈就是我的母亲。母亲送我的鞋垫穿旧了,我都舍不得仍掉,而是洗干净,一一保存收藏,这是我对母亲最亲切地记忆。
     母亲手工臊子面也是一绝。这让我常常汗颜,我一生都在学,就是做不出那味儿。每次回到故乡,第一件事就是品尝母亲精心制作的家乡臊子面,那葱花、豆腐鱼儿、臊子片儿、黄花、木耳及自酿的农家醋,那味道只有一个字“香”。
     母亲很坚强,半生受疾病困扰,先后三次大病住院,两次手术,老了又承受慢性病的折磨。今年春节,腰痛使母亲病到了,躺在床上的母亲口授指导我制作臊子面,我按母亲的配方精心操作后,果然味道不错。春节期间,我亲自下橱,用母亲教会的臊子面手艺,宴请了前来拜年的宾客,母亲高兴地说:是这味儿,是这味儿。
     我常常在我工作的城市学做母亲的臊子面,终究没有那味儿。后来,我悟出一个道理,我感受和品尝的是故乡的味儿、母亲的味儿,故乡里母亲在,那里一切都是爱,一切都是香。
     每当我在城里工作身心疲惫不堪,心里发慌,思念母亲时,我就会不顾一切,急切回家,吃着母亲亲手做的农家馍,享受着槐花飘香,体验芨芨草、香椿的味道醇美,品尝那诱人的臊子面,听着母亲的唠叨和叮咛,心里就豁然开朗,再回到城里心里平静了许多。 
  母亲供养我考学离开我那闭塞的乡村,而我什么也没有给予母亲,留下只是长时间的孤独和寂寞。不能在床前给她送医送药,端茶递水,不能陪老人聊天打发漫长的日子。偶尔回家看母亲 ,乡亲们都提醒我说,回来勤一些,看一回,少一回。我不免心里一惊,母亲还能陪我多少日子。   
  母亲也新潮,她曾经上网吧与远在外地表妹视频聊天,互致问候。她也曾经在邻居网上购买衣物。我给母亲买回手机,教她接打电话,提醒她免受垃圾短信干扰。我陪母亲一起观看她痴迷一生的戏曲,听她津津乐道地点评。我陪母亲逛县城、去省城,去我工作的城市住住,感受时代发展的脉搏。
  母亲在我工作的城市小住二、三月后,时常讲到着急想家,我不明白两个儿子都在她城市身边,她想什么?她说她想乡亲,想村庄,那里是根,村子才是她的牵挂,那里有母亲一辈子的念想。是呀,母亲心底向善,村里逢年过节、邻居乡亲谁家有事,少不了母亲身影。
  母亲和邻居相处得很融洽,我们不在身旁时,村子总有人围着她聊天,隔壁小俩口父母去世早,母亲就把他们当成儿女,平常问长问短,做了好吃的不时要送过去,她自己在我工作城市住住,也不忘带礼物给他们,有时我也感到嫉妒,但同时又很欣慰。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接受新事物,她爱热闹,喜欢与年轻人的在一起,她经常与村里青年人一起出游,游揽家乡的山水。我从母亲身上得到学习,得到启发,每当工作懈怠的时候,对生活产生厌倦的时候,我都在母亲那里得到鞭策,理理思路再出发。
  我庆幸母亲与我相知又交心,日常生活中教我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如今我也有儿子,我的言行感染和影响了他,他对我热爱故乡,钟爱母亲效之有加,工作之余,生活间隙,他总要与我一起回到故乡,寻根问祖,看望爷爷和奶奶。
  曾有歌唱到: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而我曰:母爱宛如一首歌。母亲是一位平凡的乡下农家妇女,她一生没有惊天动地的事情,但她一点一滴细小舒心的日子,像大海里串串翻滚的浪花奏响动人的乐章,像群山里绵延起伏的山峦唱响美妙的山歌,像莽莽草原上的小草依附保护着大地,像江河流出的涓涓溪流滋润我的心田,母爱的歌意境幽婉绵绵不尽。我知道母亲在,家就在,爱就在;有乡愁,就有母亲,爱在当下。许多朋友在母亲故后,不断睹物思情,撰文怀念,我珍惜母亲健在与其相拥的日子。
 
 
 

上一篇:佛门·佛音 (宝鸡 吕林书) [2015-06-09]

下一篇:最后一个麦客 (宝鸡 吕恭) [2015-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