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参观公社旧址的联想(宝鸡 张丛笑)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一位哲人说过,“过去的岁月,不论多么痛苦,它对于一个亲历者来说,是一份财富,是一段值得深藏的记忆,也是人生的升华。”今年的5月21日,我随宝鸡市杂文散文家协会采风团,去扶风县野河山风景区参观。午饭后,汽车向扶风县的西北方向,沿蜿蜒曲折的山路行驶约一个小时,便在一块不大的平坝上停下来。我看见平坝的北边,有一处院落,低低的砖砌围墙间,有一道约两米宽的黑漆木门,门的一侧,挂的牌子是“扶风县野河山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这让我惊讶。啊,人民公社,这一个历史长河间的顿号,却让我在这里找到了。“野河山人民公社革命委命委员会”白底黑字的牌子,已经污迹斑斑。走进大门,只见院子里野草丛生,右侧,是两间瓦房,再一拐,是一排五间长度的瓦房,共五个房子,木门木窗。它和一进门的瓦房形成一个“7”字。砖块铺地,地面潮湿。前边,就是不大的院子。上边芳草萋萋。我走进一间间房子。第一间房子里的墙壁上,贴着一幅宣传画。它让我觉得十分眼熟和亲切。这张宣传画上,是一个穿绿色军装的女子,一只胳膊肘儿弯曲抱拳,另一条胳膊甩后,显得纠纠,气昂昂,女子腰间皮带紧束,脸庞黝红健康,一双眸子黑亮黑亮,给人留下正在前进的一往无前的姿态;第二间房子墙壁上的画,也是一幅宣传画。画上,是一位老农民,他是在劳动间隙,坐在地上吸烟,怀里抱着一把锄头,一只手拿着毛主席语录书在看,表情十分专注。我知道,这是当时的户县农民画家刘知贵的作品;第三间房子墙壁上的画,是一面红旗下几个奋进的男女青年,他们胳膊上戴着袖章,胸脯上是毛主席像章,团结,奋进,目光坚定。啊呀,这就是四十多年前我们工作和生活的情景。这多么熟悉呀,那时,由于体制上的原因,国家经济比较困难,地上生长的庄稼,也不那么丰盛,可是在那艰苦的环境里,人们众志成城,想要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走向共同富裕。我正在看一幅幅画梳理旧时记忆线索的时候,一位老农民走到我的跟前,望着我说:“你在看呀,那时候,人们把党交给的事当事着干,上边说一句话,下边就听就动,下乡没人搞特殊,干部社员拧成一股绳,风气可好了!”谈话中,我知他是野河山镇大王庙村的人,姓王。我回答:“是的,你还记着当年的情形?”他说:“我咋不记得?我们那时的人,心里干净,不论大小干部,都一心只为群众想着办事。你知道不?那时中国出了多少个焦裕禄?我当时是大队支部书记,一天,公社通知开会,我带领队干部去了。大家坐在公社小小的会议室里。我看见,和公社书记走来的是我们县上的一位副县长,他手里拿着一张报纸,看全公社大小队的干部到齐了后,,就清清嗓门,给我们念《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那篇文章,听了,让我们大伙震动。焦裕禄同志咋那么好呀,大冬天,他去村子掀开一家社员低矮的柴门,老大娘问他是谁?他说,我是你的儿子!焦裕禄肝病严重,因为药贵,只吃了三剂,连四剂都不去买。他还说,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讲的就是创业创新。大王庙村的这位王老支书还回忆说,那天,我们野河山的百多名队干部,都静静地听,没人说话,没人打瞌睡,连个咳嗽声都没有。念稿稿的副县长念着念着还哭了。”这位今日已过7旬的老农民还说:“我说,焦裕禄那样的人才是共产党的好干部。这几年,习总书记几次去兰考县,要干部要学习焦裕禄精神。对呀,我们现在的干部能都像焦裕禄那样,中国梦不早实现算怪!”

  是的。我想,这些年,我们国家和地方的的经济大发展了,国家大繁了。可是,干部中不廉洁的坏风气抬头了,有人滥用职权,有人为升官发财索贿受贿,败坏了党风和社会风气,如全国查处的“老虎”就有几百,“苍蝇”不计其数。这是和我们共产党人的目标及精神背道而驰的。

  在小小的芳草萋萋的院落里,我踩着砖缝间生长出的杂草踱步沉思,又回想到这么一件事儿。1969年3月,我被借调到我故里兴平县的桑镇公社革委会,办《政党建党简报》,我当时的身份是民办教师,每月仅领6元钱的补贴,工分由生产队评定。这个在社员眼里犹如北京中南海的公社革委会机关,对我来说也是神秘的。我每天看稿写稿刻蜡板,之后油印,给各大队发,也够忙碌的。我记得,当时我们公社的党委书记姓任,四十多岁,对人民的事业特热诚对人特关心,对社员群众可好,他有次在公社机关的干部会上说:“你们包队下去解决问题,我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在队上吃派饭。社员都很难,你是公社干部,社员不给你做好点,心里过意不去,做好吧,又没条件。我的态度是:尽量不要去麻烦村上,回来在公社吃饭好。”我发现,公社的任书记,很少在生产队吃饭,他屁股下骑一辆自行车,常在乡间奔跑。有天,我午饭吃了四两面条未饱,想再买二两面条。炊事员说:“不行,锅里有点面条是给任书记留的,他还没回来呢,你买个馍吧!”我说:“都这章法了,任书记一定在社员家把饭吃了!”炊事员说:“不会!”话落,我就见中等个儿的任书记骑自行车走进公社院子,他放下车子直奔炊事房。洗了洗手,便蹲在地上狼吞虎咽起来。

  我对我们的任书记,只感尊敬和神秘。

  那时的干部,是给人一种神秘感。我和社员私下议论:“他们就因为是共产党干部呀!”

  “共产党干部”,这被社员认为至高无尚的5个大字!

  我们公社的任书记,还有一个嗜好,他把个个干部放在心上。每次吃饭,公社的干部和我这个借调人员,都蹲在炊事房门前席大的一块平地上吃饭。每一次,任书记蹲下后,总要用眼睛巡视一下周围,问:“某某咋没来呢?快叫去!”当时干部们绝大多数没有手表,有的干部工作废寝忘食。等那个干部来了以后,任书记才和大家乐呵呵地吃起来,边吃饭边说话儿。

  任书记记着公社每一个人。

  今日,我在生长着杂草的小块地上跨步,我在追思。一米外,果有一间被烟熏黑的房子,黑椽黑檀,也像是当时的厨房啊。我想,在这儿,也一定会演绎出那么串串动人的小故事。

  在我思考时,一阵阵歌声传来:“

  麦浪滚滚,闪金光,

  眼前一片新气象,

  丰收的喜信到处传,

  社员心里齐欢唱齐欢唱……

  我寻声望去,在公社大门外,有十几个女青年在唱歌跳舞,他们步履刚健,舞姿优美有力。多熟悉的歌儿,多么优美的舞姿!这支歌,也是我当年唱过的。我不由走进舞场,和她们一块跳起来。

  时代在前进。我想,社会主义阶段的每一步,都是探索,都是为的进步,对于未来也是一个个展望,人民公社的大锅饭是应改变,但它为公为众人着想的核心,是不能变的。扶风县留下这样的旧迹,是对当时精神的一个纪念,也是对我们今日生活的一个映照对比。在习总书记的领导下,我相信我们今后的生活将会更美好。

上一篇:瓜地会计(宝鸡 吕恭) [2015-06-24]

下一篇:又一个如期而至的夏天 (宝鸡 郭应文) [2015-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