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渔舟唱晚与唢呐老人 (宝鸡 李君)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渭河百里画廊眉县段,有一处主题为渔舟唱晚的景区。

  唐高宗上元二年(公元 675年),为庆祝滕王阁新修成,洪州(今南昌)牧阎伯屿大宴群僚,席间打算让女婿作序出个风头,先是把路过此地的王勃假意让了一下,王勃却不长眼色,提笔留下了千古绝唱  《滕王阁序》。“渔舟唱晚”即出自此文。还值得一提的是,阎伯屿并不因为王勃抢了女婿风头而恼恨,  而是大赞王勃真天才。爱才而胜于私计,这样的胸怀今天已不多见。而如王勃这样不长眼色的才子于今更是少见。

  景区有两座极高的秋千架,几个孩子在飘荡。材料和样式故意是老式的,让我想起了贾村塬,当时父母在那里劳动。代销店门前有一座秋千,不明白为什么很少见孩子们玩耍。突然有一天围满了人,人们还不断往那里跑。原来是一个粗辫子姑娘在荡秋千,姑娘是代销员。那时的乡村代销员(一般是女的)就是明星,荡秋千就是走红毯。红毯(秋千)就摆放在那里,一般人倒不是不敢,而是想不起来走它。

  河畔铺了一些细碎的花,五颜六色,有些乡土野趣,你会想起传统的乡下女孩。看了标牌,才知道那就是格桑花。格桑花马上会让人想起西藏。其实,一位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的同行者说,格桑花在藏语泛指美丽的花,并非专指眼下这种蔷薇类。他虽这么说,也不影响到过西藏的人对那片雪域的回忆。尽管我去的是阿里,只见红柳没看到格桑花。

  还有一座巨大的太湖石坐落在那里。不知花了多少钱,怎么吃力地从江南运到这里。不如苏州狮子林的那些玲珑剔透。因为大或者便宜。也合了现今的西北人,有了一些窟窿,但还不如南方的窟窿眼多;还有两座雕像,记述着古代两位地方官治理河道,修水利的功德;还有——让人想到了后现代这个词儿。童年的秋千,古人的词章,雪域的花朵,江南的奇石,昔日的野渡,日理万机的大禹,不远处可见过山车和摩天轮的巨影——这些元素相互并无关联,有一些东西,譬如太湖石放在浑黄的西北河流之畔也不太搭,但是,无序,驳杂,正是后现代的特征。造景者在造景的时候未必这么想。就像周星驰无意中造就了无厘头艺术一样,造景者无意中造就了一个后现代景观。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时空交错的世界里,心里装的东西本就五花八门,什么都想要,什么自以为是好的东西都想拾到篮子里,不管我们的胃囊能否消化。我倒欣赏这什锦拼盘式的景致,不在它的美,它是世相人心的一个写照。

  作为景区的一部分,河边还有一座凉亭,孤坐着一位吹唢呐的老人。攀谈后,得知老人原是一个乡间吹手,老伴去世后,随儿子住进了城里。这天是星期天,儿子儿媳带着孙子玩摩天轮去了。唢呐声招来了一群摄影家,啥也不说,便是一顿狂拍,如此情形也成了后现代景观的一部分。但是这位老人却与周围的一切隔着,一副历尽人世沧桑,无欲无求的超然神态。我们从很多老人脸上都会看到如此神态(在股市、金铺涌动的大妈除外)。老人心里大概只有一杆唢呐。他吹的好像是秦腔里一个喜庆的曲子,唢呐声中,回到了乡间红白喜事之中,或者想起了多年前迎娶自己新娘的日子。

上一篇:湖 边(宝鸡 景斌) [2015-07-01]

下一篇:渭河情缘 (宝鸡 刘雅萍) [2015-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