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书页中的光阴 (宝鸡 王英辉)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常想起,祖父微眯着眼,仰靠在藤椅里,一手轻摇着旧蒲扇,一手捧着厚厚的线装书,而那个还没书桌高的我,坐在他旁边的案几前,一笔一画地临摹着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

  那时,我还认不全笔下的那许多字,但是我在整个暑假里每天都要写三张仿格,即便不情愿,却也很无奈,我曾想放弃,可是有“诱饵”。小小的我,所有的心思其实都在墙角那一排高高大大的书架上,每次写完字,我都会站在须发已白的祖父面前,急切地等着他用毛笔蘸着朱砂在我稚拙但工整的一个个字旁画圈圈,心里默

  默计算着、默默祈祷着,希望他多画几个,因为红圈越多,说

  架上抽出一本书递给我,和蔼地说:“看去吧!”

  沉迷于图文并茂的《中国古代神话故事》里,我幼小的心灵随着书中诡异离奇的传说任意驰骋,恣意飞翔。偌大的房间,安静,间或响起的书页翻动声,在这一派闲适的环境里,显得那样悦耳、那样美妙。当年 10岁的自己,正是在这书页翻动的声音里,在这忘我读书的光阴里,一天天长高了、长大了。

  我要感谢祖父的这种激励方式,他让我在懵懂岁月里养成了良好的阅读习惯。每当我在看书时,遇到一个个不认识的字、一句句不理解的话,总要不厌其烦地去询问祖父,久

  而久之,我还学会了使用祖父书桌上的《辞海》《辞源》,经常翻看民国版的枕头一样厚重的《辞海》《辞源》,让我的阅读范围宽泛起来,我已经不满足于少儿故事了,祖父书架上那些内容丰盈的文史类书籍都被我逐一翻了个遍。不知不觉,我认识的汉字字数已远远超过了同龄人,语文成绩也在班上遥遥领先,我经常会被伙伴们围住请教连环画上的字,那份骄傲、那份得意,一直伴随着儿时的我,我从书页中获得了快乐,从阅读中得到了裨益!

  为了陪伴做作业的我,母亲常将从父亲单位图书馆借回的《李自成》摊开在炕头,在夜灯下,认真地翻看起来。小时候因为家庭拖累,母亲只进过几天学校,当时学到的那些有限的内容,大多早已随着时光流逝而遗忘,但她是在看姚雪垠的长篇小说啊,那种困难可想而知。我写下一行行作业,她读着一段段文字,依然是安静的房间,只不过,母亲总会在我做完一篇作业的间隙,悄悄地把书递到我跟前,用手指指陌生的字,示意我告诉她读音。母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记性很好,默念几遍后,便会牢牢记住这个字。书页翻动间,母亲认识的字越来越多,我的个头也在一天天蹿高,等我初中毕业时,她已经将《李自成》上中下三部全读完了。如今,每当看到母亲戴着老花镜翻看报纸时,我就会想念祖父逼我写字、奖励我书籍的往事来;也会想到十多年前母亲在灯下啃读《李自成》,不断问我生字的情景来。

  光阴荏苒中,喟叹复喟叹。书页翻动间,祖父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留下上千册熟悉而又珍贵的图书;书页翻动间,母亲双鬓已添银丝,即将步入花甲之龄;书页翻动间,我也已长大成人……那年、那人、那书、那定格在脑海里的影像,在 20年后的今天,依然如此清晰而深刻。书页翻动的流光里,曾经的过往已随油墨飘散殆尽,唯有读书带给我的难忘记忆,恒久而绵长!

上一篇:战争的烙印 (宝鸡 安武林) [2015-07-02]

下一篇:怀念拥挤的日子 (宝鸡 妥清德) [2015-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