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怀念拥挤的日子 (宝鸡 妥清德)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古人“坐拥书城”,四壁全是书橱,顶天立地,再配上一个小梯子,攀缘而上取书,趣味无穷。周作人在北平的苦雨斋,占据了上房三间,几净窗明,既可读书写作,也可延客品茗。每每看到这些,我就垂涎不已。

  刚工作时读书的兴趣很浓,虽然宿舍地方不大,但进行改造不是不可以,于是从旧货市场上买来几只半新不旧的书架,支在靠墙的地方,便有了书房的味道。日积月累,买的书越来越多,书架就不够用了,只好堆在床上,夜里与书共眠,睡得很香。再后来堆的书太多,占满了一张床,晚上睡觉时,把书一摞一摞抱下来堆在地上,腾出一块够睡觉的地方。早晨起床后,再一摞一摞搬上去,当是锻炼身体了。下班回来,坐在堆满书的房子里,一边读书,一边茗茶,给人一种餍足感。

  这是结婚前的事。结婚后虽然临时租了房子,但因经济拮据,只租了两间,一间用帘子隔开,里面做卧室,外面当客厅。另一间做厨房兼储藏室。妻子是老师,晚上经常要写教案批改作业。我提议少买几件家具,其他的地方摆书架装书。妻子同意了。茶几既是餐桌又是书桌。每天晚饭后,我趁妻子洗碗的空隙,悄悄在茶几上摊开几本书先占住地方,这样妻子要写教案批作业就只好趴在床上了。慢慢地,妻子发现了我的诡计,向我发出通牒:茶几在周一、三、五归她用,二、四、六、日归我用。这样一周下来,我还多用一天,算是照顾。那时候虽然年轻但格外珍惜时间,每晚读书都要很晚才睡。一年下来,真还读了不少书。一些买不到的书,读后再用钢笔抄一遍。曾经手抄的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和《普希金诗选》,至今还收藏着。

  我们还没来得及买新房,儿子就出世了。家里就成了他的乐园,茶几也成了他的地盘。我与妻子合计,将家什重新调整组合,把书架抬进了卧室,平时秘不示人的珍贵书藏在里面,顶上再撂两层,柜门都上了锁,以防儿子“抢掠”毁书。外间多用,窗下支一小书桌,写字兼放常用书,抽屉里装妻子的教学用书。桌下定制了一个小橱,刚能装两层书,是近期要细读的。

  经过几年的省吃俭用,如今我也买了新房子,也有了宽绰而明亮的书房。而我却总会怀念起那些虽然住房狭窄,但充满了书香和惬意的“拥挤”日子。

上一篇:书页中的光阴 (宝鸡 王英辉) [2015-07-02]

下一篇:古人的心情和故事 (宝鸡 张炜) [2015-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