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古人的心情和故事 (宝鸡 张炜)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我们今天时常引用的一些比喻、成语、名句,许多都来自古代经典。只是用得多了反而不再留意它的出处,也不关心其中蕴含的典故了。可是文化的传承就是依靠这一类基因密码的,它深刻在一个民族的文化年轮之中,时隐时现,永不断绝。我们吟诵“天涯共此时”,会想到唐代大诗人张九龄;念“千里共婵娟”,会想到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举杯邀明月”“轻舟已过万重山”“国破山河在”“家书抵万金”等句子,能让人一下想起李白和杜甫。可是更多的妙词与绝句却是需要查一下典籍才知道出处的,原来他们写下这些千古名句的那些时代,他们自身的心境与情境,是永远封存在那儿的。

  可见这就是我们的语言,正隐隐连带着古人的心情和故事一起往前。传统文化使我们不至于遗忘自己民族最重要最不可忽略的东西,它们就隐藏在日常的使用之中,连带着根柢。这就是文化的伟大,语言的伟大。由此来看网络时代的阅读与写作,它表现出的一些问题,让每个人都不能回避,以至于引起痛苦和不安:对一些通俗流行文字,包括一些受到指责的所谓垃圾文字,我们是否已经过分地宽容和忍受了?

  大家都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认为这不过是人们用文字排遣心情、做做营生之类,也算一种人生选择,不必埋怨和干涉——那只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既然如此,大家流连于这类网上文字也不会有什么害处——有人一再强调阅读经典,实在是杞人忧天多此一举。这就是让我们大家认同网络垃圾,接受“与时俱进”的说辞、听任和放弃。什么经典,什么李白杜甫,读不读无所谓。那些诗句除了耳熟能详的一小部分之外,绝大多数需要劳神费力才能领会一点点,需要具备古文知识、翻阅注释资料,实在太麻烦了。比如我们今天看杜甫被人反复提起的《三大礼赋》,会觉得真是难读极了。读李白的《与韩荆州书》《为宋中丞自荐表》,虽然不会觉得过于困难,也还是有点拗口。同样是李白写的文字,那几篇赋就相当晦涩了。因为赋是讲对仗的,十分讲究文采,不啻一次文才大展示;而那些自荐表急于推销自己,要把问题讲得更明白一些,也就不能那样深奥高古了。

  可是这些经典以及经典作家本身就是汉语的根柢,我们舍弃它们又能走向哪里?只能走向文化畸形和文化蛮荒,大概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我们不能想象一个时代会出现一种截然独断的古怪创造力,会有文化上的空穴来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现代文明”其实只是痴人说梦。

  “文化”这个时下到处可见的词汇,作为一个概念已经被极大地庸俗化和扭曲化了。许多人谈论的这种“文化”那种“文化”,其实已经与文化本身没有什么关系,甚至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文化”这个概念也许很难用一段文字规整严密地表达出来,它是运用一套符号系统去记录和传播的传统内容,这里面有记忆、分析和鉴别,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深入和扩大,得到延续。古今中外的文学写作正是文化延续的一个重要手段,也是文化构成和文化积累中最重要的部分。

  从甲骨文到今天,文化尽管演变得很多,但却不是嬉戏和放纵,不是痞子气的践踏;它只能是严谨的严肃的,也是在充满曲折的道路上慢慢完成和接续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不负责任的数字化文字堆积,可能就是文化上的至大罪过。

上一篇:怀念拥挤的日子 (宝鸡 妥清德) [2015-07-02]

下一篇:书香映华年 (宝鸡 赵玲萍) [2015-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