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用文墨寻找宝鸡的乡愁 (宝鸡 麻雪)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周原 月无月无,堇荼如饴,这里是周文化的摇篮、秦文化的肇始之地。老关中、老西府,逮青蛙捉蝌蚪的涝池,圪蹴在里面冬暖夏凉的窑洞,“偏偏盖”却能牢牢拢着西府人富足日子的厦房……这些寄托着关中西府人浓浓乡愁的物什,在我市散文作家吕向阳的笔下,盛着满满的乡土味,以“大散文”的恢宏笔调,拨弄着我们心中那根叫作“乡愁”的琴弦,弹出一曲曲月是故乡明的泠泠曲调。

  作家的心总是在路上,但也总是回望着故乡。从 6月 12日起,每周五在本报首发的吕向阳的系列民俗散文《老关中》,掀起了宝鸡文学创作的“寻根”热潮。由此回溯去年以来宝鸡文坛有关故土民俗题材创作走高的现象,你会发现“乡愁”写作在当下方兴未艾——

  散文:细品细咂“老关中”   “此生此地”不可忘

  “关中四面如壁垒,如锁钥,如宝匣,扼守着天府之国的命脉,珍藏着帝王之都的背影。”这是吕向阳在系列民俗散文《老关中》“开篇语”中的一句话。短短数十字,道尽作家对关中故土的崇仰、守望之情,正是在悠悠沃土之上,在仰望的同时,又俯下身子深情地摩挲……

  截至目前,已经刊出的《涝池》《窑洞》《厦房》《门楼》四篇文章,无不包含着作家想要“留住根、守住魂”的故土情丝。细细品咂这些文章,那些仿佛已经离我们远去的乡间物什,在依稀的梦幻中,又牵扯我们游走在阡陌之间。它们是关中人、西府人骨子里的魂,血脉里的根,在作家既细腻生动、又勃然大气的文字中,夹杂着熟悉的汗味与土气,搭建着乡愁的巢穴。

  如此下去,宏大、磅礴的《老关中》系列必将引人入胜!其实,如此之可供安巢的民俗遗风“大树”,不仅是作家拳拳故乡情在笔墨中的展现,更是千百年来,关中地区敬天、遵祖、保民、尚贤、明德等可贵的地域民风文化的缩影!

  在《老关中》崭露头角之时,吕向阳已经出版的散文集《神态度》,正在掀起一轮西府“民俗风”的热潮。散文集《神态度》囊括了作家曾获第三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的系列民俗随笔《戏说凤翔木版年画之小人图》,以及另一部系列民俗随笔《封神新榜 16封》,还有《感受臊子面》《西府贩子说》《润德泉探秘》《祖庭深深》《文武天下  诗礼宝鸡》等曾经引发读者兴趣的单篇名作。如今,《神态度》正在我市各大书店热销。

  《此生此地》是我市青年作家胡宝林即将推出的一部散文集。翻开书稿,招魂乡间的唢呐,吸引“花姑娘”蛾子的椿树,碾场上肥实的碌碡,腊月里扫舍用的白土……这些东西无不深深烙印着西府乡村的印迹,品读一篇,便是与作家一起回到老村、老庄、老屋前,看曾经的过往,儿时的岁月。

  正如吕向阳在本书的序言中所写到的,“宝林的散文有着体验式的情怀历程,他在实践‘散文记录乡间’的使命。宝林知道乡村的苦难,乡村的煎熬,乡村的疼痛,读罢宝林的散文,我很欣赏他笔触的纵深、心思的细腻、眼界的宽阔。”

  此生此地,此乡此情,作家的乡愁亦是浸在如斯沃土中,缠绕不去,惆怅又甜蜜。

  不久前,扶风籍青年作家扶小风推出了他的散文集《湋川笔记》。这是一部行吟扶风大地、追溯湋水源头的文化散文集,为家乡的地理定下了一套文化的坐标。《寂寞湋峰塔》《风雨贤山寺》《苍老飞凤山》等等,扶小风在书中为这些家乡的景观定制了独属于各处的文化情感。湋峰塔的寂寞幽静,贤山寺的风雨凄凄,飞凤山的苍老厚实……别说作者年龄还轻,青年亦有乡愁的厚重与华美。

  麟游青年作家赵玲萍也即将出版她的散文集《诗意麟游》。我们将会在她细腻如水的笔触中,看到一位乡间姑娘,穿着绣满山花的长裙,款步如蝶,吟哦着山城麟游的史迹、物华、风俗,向我们徐徐而来。

  同时,刘省平的《梦回乡关》、满茳荭的《故乡的雨水》、魏晓婷的《绝处风景》等散文集,也是新近出版的品读乡愁的佳作。

  诗歌:“附庸风雅”话周风   “守望”家乡抒乡情

  如果你还没有从《慢下来》的唯美诗情中醒过来,那就请继续沉醉,沉醉在诗人白麟即将推出的新诗集《附庸风雅——对话〈诗经〉一百首》中。《慢下来》是我市着名诗人白麟 2009年推出的一部诗集,连获全国鲁藜诗歌奖和陕西省第三届柳青文学奖。曾有不少读者说到,《慢下来》中“附庸风雅”这部分是最惹人沉醉的,每每翻开,便觉书香四溢。诗人在这一部分中,以现代诗歌的方式品读了《诗经》中的爱情诗,以情怀重温黄卷、用唯美重述经典,创作出 40首诗歌,堪称现代版的《诗经》。

  40首,或许你还觉得意犹未尽,依依不舍。没关系,《附庸风雅——对话〈诗经〉一百首》将再续前缘。诗人目前鏖战正酣,预计年底出版!这部新诗集以周文化为背景进行创作,已获得 2014年度陕西省重点文艺创作资助项目,关注度颇高。

  我们知道,《诗经》中的很多篇章与宝鸡有关,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自然美景,到“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慷慨之情,再到“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的部族迁徙史诗,景、情、史,无一不有。所以有人说,读通一部《诗经》就了解了先秦时期的宝鸡。《附庸风雅——对话〈诗经〉一百首》是诗人对家乡厚重人文的膜拜,是对故土旖旎诗情的再次歌颂。我们期待再次的沉醉,沉醉在周风秦韵的乡愁中。

  诗集《守望》是我市诗人王宝存即将推出的一部力作。守望,诗人守望的将会是什么?

  在这部诗集中,诗人是以关中地区,特别是自己的家乡金台区金河镇的历史文化、人物特性、思想动态、民情民风为创作基因,紧紧围绕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的变化,人的思想变化以及内心纠葛为主题,创作故土情深的诗篇。着名诗人、《延河》主编阎安认为,王宝存是中国乡村最后一批守望者,他站在季风与旷野、传统与现代之间,以泰然的、守株待兔般的敦厚与坚韧,收获岁月的星星烟烟和碎屑金箔,酷似时代可爱的叛徒。

  去年年初,岐山青年诗人梁亚军在文朋诗友的资助下,推出了他的首部诗集《回声》。母亲、姐姐、父亲等亲人带给他的亲情感怀,皆被他化作诗篇。梁亚军生长在农村,他的亲情诗中又蕴含了浓浓的乡村情、故土情。亲情、乡情,非有“情”字,不能成全他的诗情。

  今年年初,千阳籍作家王维新也出版了自己的诗集《梦回故园》。这是诗人多年来居于他乡,把浓浓的故乡情摁在一首诗、揉进一部诗集中的乡愁之作。翻开诗集,可以感受到诗人对家乡自然美景和深厚人文历史的热情讴歌与深深眷恋……

  小说:“关中”沃野数岐山   温情流淌“日月河”

  曾经听一位岐山的朋友讲过一个传说,颇有意思。当年,周文王还是西伯侯时,曾在治下的岐山撒下了一把菜籽,于是,这片沃土之上就经常出“才子”。菜籽——才子,有着谐音的妙趣。

  岐山确实是出才子的地方。其中有四位小说家已引起当今文坛关注。

  省作协副主席红柯,生于岐山农村,他的第12部长篇小说《少女萨吾尔登》年初已出版发行。大学生周健是小说的主人公之一,周健是周原人,毕业后来到渭河岸边的一座城市工作,波折的故事便从这里开始。红柯在小说中,不厌其烦地描写岐山臊子面和凉皮、锅盔的味道,这些风物以及各种民间习俗和传说故事,无不携带着文化记忆和传统寓意,岐山人的情感、血脉甚至文化基因就蕴藏在这一碗面、一句乡音之中。另外一个主人公是在新疆长大、回到周原故里的周健的叔叔周志杰。与周志杰相携的伴侣是蒙古族姑娘金花,擅于萨吾尔登舞,在汉族文化腹地城市呈现出了游牧民族的原始激情和天地至美。这部小说通过讲述回到故乡的年轻大学生以及“异乡人”的故事,试图全方位解构现代文明和传统乡土文明的交融,意在为家园故土进行精神招魂。

  着名作家温亚军出生于岐山曹家镇,他的小说集《影子的范围》近期出版,书中收录了其 16篇中短篇小说。温亚军曾在新疆服役十多年,在这部小说集中,既有获评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的《驮水的日子》等以军营生活为主题的作品,当然更不乏《谁能让牡丹开成玫瑰》《麦子》等以故乡农村为背景的作品。温亚军很早就离开了家乡,但是在他看来,自己是岐山人,是吃着素臊子面长大的,根就在岐山,与故乡的深情是扯不断的。故乡的一切都已转化为生活经验,融进了他的作品之中!

  本文要说的第三位“才子”便是冯积岐,与红柯、温亚军相比,他在岐山生活的时间相对较长,对故乡的了解自有他的感悟。在这种感悟中,他的第 11部长篇小说《关中》近期出版。《关中》是一部用散文笔法创作、第一次直接写故乡的“奇书”,小说中讲述了“我”在“陵头村”的成长故事,堪称一部灵魂洗礼之作。小说以关中为背景,通过一家三代从民国到新中国成立之初半个世纪的家族变迁、爱恨情仇和个人命运,反映了波澜壮阔的时代生活。

  宁可不仅是岐山人,更是常年在岐山工作,去年年中他的首部长篇小说《日月河》出版。《日月河》以岐山的特定区域为宏观精神地理,撷取当地民俗物产,以 40年时间跨度,聚焦了人性在大时代背景下的失真、没落,以及恒性坚守,是一个特殊年代的温情故事、一曲碰触人心的岁月赞歌、一部让人尊敬的知青小说。

  梳理一下近几年我市作家出版的小说,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扶风籍着名作家张浩文创作的长篇《绝秦书》,杨广虎的《风云·党崇雅·明末清初三十年》,李巨怀的长篇《书房沟》、吴双虎的长篇《社火》、赵韬的长篇《白岸》、冯建伟的长篇《阴杨村的故事》以及李喜林的中篇小说《火晶柿子》与《映山红》、秋子红的小小说集《将梦想播进脚下的泥土》等,这些小说如今已经颇有名气,是以本土文化为题材创作的力作。

  文学理论:“关中方言”收获丰     陕西作家出“新论”

  资深教授、宝鸡文理学院文传院原院长赵德利创建的关陇方言民俗研究基地,去年出版了《关中方言语法研究》等书,他本人还发表了《丝绸之路东段生活文化的生态保护与功能再造》《论关陇庙会的礼仪》等论着,其中不乏对西府方言、丝绸之路宝鸡段、西府庙会文化的系统论述。

  这让记者想起了他于 5年前主持编着的《西府曲子资料汇编校注》一书。“西府曲子”是在凤翔、岐山等地流传了数千年,有着悠久历史的戏曲形式。有种说法认为,西府曲子甚至比秦腔的历史还要长。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流传于民间的戏剧,词、曲遗失不少。作为一名文化学者,赵德利等学者奔波于乡野之间,与几名民间艺人一起整理了这部书,使传统地方曲艺以实物资料的形式得以传承,实属难得。

  去年盛夏之际,《宝鸡文学六十年》一书问世。这部文论,由宝鸡文理学院的 13位学者参与编纂,是陕西文学研究所策划的“高校服务地方文化建设工程”系列着作之一,由该所原所长冯肖华主编。书中收录了宝鸡作家 38人,是宝鸡文学 60年文学创作规模性研究的首部成果展示。就在《宝鸡文学六十年》出版座谈会上,陕西文学研究所确定了首批 10名“陕西文学创作与批评对接重点研究之实力作家”,其中有温亚军、白麟、宁可、李喜林、范怀智、梁亚军等 6位宝鸡籍作家。陕西文学研究所今后将重点关注、研究、评论他们的创作。

  由宝鸡文理学院教授、陕西文学研究所所长孙新峰及其学生席超合着的文论《陕西新时期作家论》,近期新鲜出炉。在这部书中,孙新峰以陕西当代小说作家为主,对 15名陕西新时期代表性作家进行了系统论述,特别是对宝鸡作家红柯、温亚军、宁可、李喜林的作品进行了深刻细致的研究,视角独特,立场鲜明。

  值得一提的是,赵德利与孙新峰并非老宝鸡人,他们都是求学于宝鸡,并留于这里工作的学者,他们以“校地合作”的模式,多次关注宝鸡的文化、文学。于他们而言,宝鸡是第二故乡,他们的创作和文艺研究与这方厚土已水乳交融。谁说“乡愁”便特指出生的故土?与第二故乡常年的相伴相依,他们已经与她血脉相融!

  分析:“崇洋媚外”不再有   文化自信“攀高枝”

  作为宝鸡文艺评论家协会的主席,赵德利对文墨中的乡愁谈了他的看法:

  从鲁迅的《故乡》、沈从文的《边城》等这些大家写故乡的作品开始,全国的作家都一直在挖掘本土文化进行自己的创作。尤其是近几年,宝鸡的作家更有了一种创作的审美自觉,在经过曾经一段时间的仿写后,开始从本土的历史、文化中发掘素材,这是对家乡文化的透视。“我曾经在 2007年时写过一篇文章寄语宝鸡作家,希望能立足本土文化,尤其是周秦文化进行创作,这样的作品就会有了独立性、特立性。”

  赵德利还特别谈到了吕向阳的散文,认为他的散文是“文化散文”,但与学者们的“文化散文”又不同。他笔下的东西,是用民间微小的视角去看的,是他从儿时起就知道的、见到的,如今他用哲理性的、思辨性的角度写出来。可以用“民间精英视角,本土文化情怀”来概括。他还谈道,吕向阳散文的最大特点在于取材寻常独特,书写不同常规,笔法杂糅叙事、描写、议论、抒情多种表达方式。见解常有出新,可谓融众家之长,形成创新个性。“近一两年来,宝鸡作家扎堆地关注本土文化进行写作,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宝鸡文理学院陕西文学研究所所长孙新峰,在谈到文学乡愁的写作时,有着一语道破的总结。

  孙新峰继而分析到,首先从大局上来看,这是宝鸡作家在贯彻十八大精神提出的振兴民族文化的举动,民族文化具体到一个地域就是本土的地域文化,这体现了宝鸡作家的大局意识、时代担当。再次,从文学发展的层面上来看,陕西文学要在全国文学中突围,必须要寻找自己的“文学地理”。例如,贾平凹的陕南、路遥的陕北等。宝鸡作家也在寻找自己的“地理坐标”。第三,宝鸡本身就是一方文化热土,文学高地,素有“陕西的石河子(诗城)”之称,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国平曾明确说过“宝鸡无疑是陕西文学的重镇”。宝鸡作家写宝鸡的热潮现象,无疑就是一种满满的文化自信的表现。这种大家不约而同的“群体景观”,在陕西其他地方是不多见的。他们虽然写的是小地方,但却是有着大视角、大担当,只要持之以恒,积蓄力量,不排除会有独一无二的大作叫响全国。

  陕西文学研究所立足于宝鸡,近年来一直把关注的重点对象也放在了宝鸡。孙新峰表示,研究所会与宝鸡作家共同呼吸、共同成长,扶持关注典型的作家,参与到宝鸡文学的建设中来。

  记者在本文的采访过程中还了解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由市文联、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办的“当前宝鸡文学创作研讨会”将于 7月 7日在宝鸡文理学院举行。研讨会上,将重点讨论吕向阳、白麟、李巨怀、李广汉、范怀智、梁亚军等作家的作品,他们基于本土文化而创作的作品也将是研讨的重点。些许期待、些许憧憬,希望共话乡愁的温馨,期待更多乡愁佳作的诞生!

上一篇:书香映华年 (宝鸡 赵玲萍) [2015-07-02]

下一篇:大清相国 (宝鸡 王跃文) [2015-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