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大清相国 (宝鸡 王跃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他定了半日神,才看清皇上遗诏上的字,原来皇上自开罪责十四款,自省自悔,抱恨不已,语极凄切。看到诏书末尾,知道是三阿哥玄烨即皇帝位,命内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为辅臣,嘱咐他们保翊冲主,佐理政务。

  陈廷敬正心里发怔,忽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他吓了一大跳,回头看时,却是明珠。明珠常服穿着,面色悲戚,眼睛有些红肿。彼此只略略拱拱手,哪里还顾得上客气。陈廷敬想着先皇的恩遇,不觉落下泪来。

  明珠悄悄儿说:“廷敬随我来,有话同你说。”

  明珠把陈廷敬领到僻静处,说:“廷敬,您我相识多年,您以为我待您如何?”

  陈廷敬猜着明珠有要紧话说,便道:“您是我的恩人,廷敬时刻记着。”

  明珠看了他半日,才道:“千万别再同那个道人往来。”

  陈廷敬惊得脸都白了,道:“我同傅山并无往来。”

  明珠眼睛望在别处,嘴里轻声说道:“您中试那年回山西,傅山去陈家老宅看了您,您从山西回京时又去阳曲看了傅山,傅山前不久又去了您府上。”

  陈廷敬惊得冷汗涔涔,道:“原来明珠大人一直盯着我。”

  明珠道:“先帝对我有过密嘱,让我看着您。”

  陈廷敬问道:“廷敬不明白,如何看着我?”

  明珠道:“先帝密嘱您不必知晓详情。您只想想,您同傅山往来,先帝了如指掌,为何没有问您的罪?”

  陈廷敬道:“请明珠大人明示!”

  明珠道:“先帝相信卫大人的话,看重您的才华人品,想您不是那有悖逆之心的人。可眼下时局非常,前明余孽又在蠢蠢欲动,有人若想拿这事做文章,您就又大祸临头了。”

  陈廷敬谢过明珠,敷衍道:“傅山先生是个游方道人,是位悬壶济世的名医,他四处走走并不奇怪。他来京城找我,一则有同乡之谊,二则读书人之间总有些话说。说到谋逆之心,我在傅山先生身上看不出。他只是不愿行走仕途,可天下不想做官的读书人何止一个傅山?”

  明珠说:“廷敬,没那么轻巧吧?傅山曾因谋反嫌疑入狱,只是查无实据才放了他。他是什么人,你我心知肚明。”

  陈廷敬却道:“正是查无实据,就不能把罪名放在他身上,更不能因为我同他见了面就有罪了。国朝是讲法度的。”

  明珠摇头道:“廷敬,你我之间说法度没有用。傅山是什么人,先皇知道,太皇太后知道,朝中大臣也知道,天下读书人都知道。廷敬,你在敷衍我。”

  陈廷敬道:“既然你我心里明白,廷敬就说几句真心话。朝廷对傅山这样的读书人与其防着忌着,不如说服他们,启用他们。只要多几个傅山顺了清朝,天下读书人都会响应的。梗着脖子不顺清朝的读书人,都是大有学问的哪!”

  明珠叹息道:“廷敬,明珠也是读过书的人,明白马上打天下,马下治天下的道理。治天下,就得靠读书人。先皇也正是如此做的。可满臣当中,忌讳汉人的多着哪!您才看过先帝遗诏的,先帝为自己开列一罪,就是重用读书的汉臣!先帝不这么说,难服满臣的心!”

  陈廷敬道:“廷敬佩服明珠大人见识。人不分满汉,地不分南北,都是清朝哪!”

  明珠说:“这个道理,先皇及太祖、太宗,都说过的。但朝政大事,得讲究个因时、因势、因人,不要太死脑筋了。廷敬,此时此刻,傅山是沾不得的!”

  陈廷敬问道:“朝廷将如何处置傅山?”

  明珠道:“傅山已逃离京城,这件事您就不要问了。”

  陈廷敬猜想傅山只怕有难,心里暗自担心。天知道像明珠这样没有穿官服的暗捕在京城里头有多少!他正心里七上八下,明珠又道:“鳌拜大人可是您的恩人,您得记着。”

  陈廷敬隐约听说过这件事,只不知个中细节。明珠道:“索额图父子当年想要了您我脑袋,去向庄亲王交差。鳌大人巧妙说服皇上,才保住了您我性命。”

  陈廷敬忙说:“我一直没有机会谢过鳌拜大人。”庄亲王放泼这件事传出来,简直就是出老王爷大闹金銮殿的戏文,陈廷敬早听说过了。他不明白其中真假,但当时他差点儿在梦里掉了性命,肯定就是事实了。

  明珠又说:“索尼身为内务府总管,如今又是首辅大臣,您我都得留点儿神啊!都太监吴良辅先帝最是宠信,眨眼间就叫杀了。”

  陈廷敬吃惊道:“内监干政,祸国殃民,前史可鉴。廷敬倒是听说吴良辅做过很多坏事,他只怕死得不冤。可如今时局非常,有人想借机杀人的话,确实太容易了。”

  明珠道:“索尼父子借诛杀吴良辅之机,擅自换掉乾清宫侍卫和内监,分明是故意离间幼帝跟鳌大人。如今幼帝身边全都是索尼的人了。”明珠注视陈廷敬良久,“廷敬,要靠您了。”

  陈廷敬如闻天雷,问:“这话从何说起?”

  明珠道:“此乃天机,您暂不可同任何人说起!先帝驾崩前有遗旨,必要召卫向书大人回来,着他出为帝师。卫大人只怕已在回京的路上了。”

  陈廷敬听说卫大人要回来了,自然大喜,却又问道:“我还是不明白啊!”

  明珠道:“卫大人要请两个他信得过的翰林共同侍候幼帝读书,鳌拜大人想推荐您干这个差事。您又是卫大人最赏识的,这事自然成了。”

  陈廷敬听说自己要去侍候幼帝读书,又是暗喜,又是惶恐。若依他当年考进士时的性子,他不会惶恐;若依他在太原乡试时的性子,他也不会惶恐。可在京师待了几年,他倒越来越胆寒了。

  明珠道:“您到了幼帝身边,要时刻同我通消息,那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鳌拜大人都要知道!”

  陈廷敬回家时,家人也早知道皇上死了。老太爷说:“我就料到傅山进京同皇上出天花有关,果然如此。廷敬,那些义士必定会借机起事,你得小心啊!”(连载 41)

上一篇:用文墨寻找宝鸡的乡愁 (宝鸡 麻雪) [2015-07-03]

下一篇:寻觅周原 (宝鸡 张占勤) [2015-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