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绝秦书 (宝鸡 张浩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先别急!县长这时说话了,他拦住局长,说怎么抓人,我们得商量一个方案。他让书记员把记录拿到告状的跟前,叫这些人一一画押,然后说,各位父老,案子我们已经受理了,你们先回吧,等候处理结果。告状的没有立即起来,他们觉得好歹总得有一个说法嘛,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回去吧?县长说你们要相信政府,相信宋总指挥,他都派了副官审理你们的案子了,你们还怕什么?一定会给你们满意的答复!

  这些人望着周立德,周立德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他们,只好胡乱点点头。那些人才犹犹豫豫地走了。县长问局长,你到哪里去抓人?你知道花豹子在哪里吗?他就在剿匪指挥部里!那里的人能是你随便抓的吗?听了这话周立德有些脸红,县长没有看他,可他觉得县长的眼光里有芒刺。

  县长训完局长,转而笑眯眯地问周立德,周副官,你看这逮捕令是不是马上签发了?

  周立德犹豫了。他心想逮捕令一签发这事就捂不住了,传出去对总指挥,对剿匪大军都不好。毕竟花豹子现在被我们抬举得上了天,即使要逮捕他,起码也得先让总指挥知道吧,给他一个回旋的机会。周立德相信总指挥是容不得恶人的。他对县长说,我觉得还是先让总指挥看看案情吧?

  说得太好了,县长对局长说,你看人家周副官,办事多周到,哪像你这样毛手毛脚的!他给书记员说,把案情记录呈送周副官。

  周立德回到司令部已是下午了。他问了执勤的卫兵,得知花豹子还在司令部里,他不便呈交案情记录,只能等待。可是他又怕花豹子一旦离开司令部就会得知告状的事,这世上没有不通风的墙,花豹子要是因此逃跑或者反了怎么办?土匪耳目众多,消息灵通,不能不防。周立德焦躁不安,犹豫了好一阵,最后横下心在外面喊了报告,就进去了。宋哲元和花豹子正在欣赏一张虎皮,见周立德进来了,就对他说,周连长你来看胡团长送给咱们的礼物,这可是稀世珍品华南虎啊,撞到胡团长的枪口上了。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可惜胡团长打虎时我不在场啊!总指挥把花豹子比作他亲兄弟,这让周立德心里抽紧了,可他豁出去了,他眼里容不下吃人肉的恶魔。周立德啪一个立正,把案情记录拿出来,报告司令,太白县政府呈送的公文!

  宋哲元看完案情记录,面无表情,把它转给花豹子。花豹子受宠若惊,这是多大的信任啊,他装模作样地瞄了几眼,得意洋洋地说,兄弟我不识字,啥事都听司令的!宋哲元笑了笑说,这公文跟胡团长有关呢,我给你读读吧。他挑了几处要紧的地方念起来,花豹子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灰,额头的汗珠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周立德的手按在枪把上,只等宋哲元的命令,一举拿下花豹子。他知道总指挥对土匪向来恨之入骨,不会放过这畜生的,而且由总指挥拿下花豹子,更能显扬国民军赏罚分明除恶务尽的威名。

  可是周立德万万没有想到宋哲元哗哩哗啦把案情记录撕碎了,骂道,胡说八道,无中生有,胡团长是那样的人吗?本司令就那样有眼无珠吗?

  花豹子抹了一把汗水,脸色由阴转阳,他结结巴巴地说,总指挥……眼睛亮,他们给我扣屎盆子呢!

  我知道,宋哲元笑着说,我相信你,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回西安,你跟我到那里去享福吧。

  宋哲元把花豹子送出司令部,周立德“瓷”在那里。

  宋哲元感觉到了周立德的吃惊,不过他没有理会他。这是政治,政治只认利益,不论是非。政治是长期投资,不能只图眼下痛快。杀人还是不杀都要从长远计,周立德对此不理解说明他还年轻,也说明他还是可造之材。他不会给他解释,圣意难测是驭下的策略,况且一个总指挥还要看自己侍卫的脸色这是可笑的。他想花豹子最后的结局或许会让周立德明白他的用心,他准备让花豹子充当攻打下一个匪巢的先锋,这家伙不是死于敌人的子弹就是死于背后的黑枪,反正不会让他善终,他死了再给他颁一个英雄的名号,谁也无话可说。

  可宋哲元低估了周立德内心的情绪。他岂止是吃惊,简直是义愤填膺。他没有想到宋哲元竟然如此是非不分!剜人心吃人胆的故事他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那些书都是传奇说部之类的,荒唐不可信,可现在却活生生地在身边遇到了。就是这样一个恶魔,宋哲元却偏偏把他尊为座上宾,难道他眼睛瞎了吗?联系到上次凤翔杀俘,周立德对宋哲元的好感消失殆尽,他晚上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反复思想,最后决定离开宋哲元,不在他身边待了,省得每天看见他心里添堵。离开的理由他也想好了,就是要求下基层连队锻炼,到作战部队去冲锋陷阵,这是冯玉祥当年告诫他的。他猜想宋哲元不会轻易放人,甚至可能跟他翻脸,实在不行他就把冯总司令抬出来。

  第二天他把这个要求提了出来,没想到宋哲元非常痛快地答应了,这让周立德很意外。其实宋哲元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他有一个远方亲戚的儿子在他的队伍里混世事,这次回师西安,剿匪队伍要东调河南前线支援冯玉祥。东征是血战,他不想让自己的亲戚去冒险,决定把他留在太白驻防。国民军每收复一地都要留下若干部队驻防,以协助地方维持治安。这位混事的亲戚是一个营长,宋哲元知道他的能力根本不能胜任这个职务,所以要给他配备一个得力助手。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周立德,没有人比这小伙子更适合了。宋哲元也没有想到周立德会提出下调连队,给长官当侍卫是多少人眼馋的肥差啊!他心里当然略微有点不舒服,知道周立德是因为花豹子的事对他有看法,不过他也正要用他,也就不深究这些了。宋哲元当下任命周立德为太白驻军副营长,限令当天报到。(连载 65)

上一篇:诚信无价 (宝鸡 王心怡) [2015-07-06]

下一篇:肥美 (宝鸡 吕敏讷) [2015-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