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大清相国 (宝鸡 王跃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皇上出门去,叫上侍卫倭赫,说:“朕骑马去。”

  倭赫请皇上稍候,飞跑出门牵马去了。太皇太后嘱咐过,皇上年纪太小,想骑马只在乾清门里头转转,不准到外头去。周如海等几个太监也忙随皇上出来了,生怕出事。卫向书同陈廷敬、高士奇也只得出了弘德殿,跟在皇上后面。

  倭赫牵了御马来,抱着皇上骑马。皇上还未能独自骑,便由倭赫带着。周如海连声喊道主子悠着点儿,皇上却嫌太慢了,抢过倭赫手中马鞭使劲儿抽打。马只在乾清门里兜圈子,倭赫怕跑得太快摔着了皇上,便老是勒着马缰。

  皇上没了兴趣,又嚷着要下来射箭。倭赫勒住马,周如海过来要抱皇上。皇上却朝一个小太监喊道:“张善德,你抱朕下来!”

  唤作张善德的小太监忙跑了过去,把皇上从马上抱了下来。张善德才十三岁,力气不大,那马又高,差点儿摔了皇上。周如海便斥骂张善德该死。皇上偏护着张善德,反过来骂了周如海。

  倭赫拿起御用弓箭,拉如满月,啪的一声,正中前头的树桩。皇上接过倭赫手中的弓箭,涨红了脸也拉不太开。听得一声闷响,箭不出五十步落地。皇上气得把弓箭往地上一摔,道:“不射箭了,朕回去读书!”

  倭赫道:“皇上不能读着书想骑马射箭,射着箭又想读书。皇上年纪还小,能射这么远,了不得了。”

  皇上使着气说:“我说不射箭了就不射箭了!”

  这时,一直呆立在旁的高士奇上前道:“皇上,奴才有样东西想献给您,既可练腕力,又可拿着玩儿!”

  皇上问:“什么东西?”

  高士奇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个弹弓。那弹弓做得很是精巧,铁打的架子,手柄上镶着黄杨木。

  高士奇道:“回皇上,这叫弹弓,乡下小孩很平常的玩意儿。”

  皇上接过弹弓,眼睛一亮,说:“宫里怎么没有这东西?”

  高士奇笑道:“这本是乡下孩子玩的,只是做得没这么好。奴才教皇上怎么用。”

  高士奇拿弹弓瞄准树上一只鸟,啪的一声,鸟中弹而落。皇上高兴得直拍手,只道这个东西好玩。

  高士奇道:“奴才随侍多日,见皇上腕力尚弱,挽弓实在勉为其难,便想起自己小时候玩过的弹弓,特地找匠人做了这个弹弓,孝敬皇上!”

  皇上笑道:“高士奇,朕很高兴,朕让太皇太后赏你!”

  高士奇低头道:“臣能侍候皇上读书,已是天大的恩宠!士奇不敢邀功。”

  有回又轮着卫师傅讲书,他突然身子不好告了假,奏请太皇太后由陈廷敬顶替几日。太皇太后恩准了。皇上见是陈廷敬讲书,更是不想读书,只道:“好了好了,卫师傅病了,我也正想玩哩!去,骑马去!”

  陈廷敬忙说:“皇上不可如此。哪日读书,哪日骑射,自有师傅、谙达们安排,不可乱了。”

  皇上生气道:“读书读书,要读到哪日为止!”

  陈廷敬说:“回皇上,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还有三分没学到。学无止境呀!”

  皇上毕竟还是小孩,道:“什么学无止境,怎么不见你们读书?”

  陈廷敬道:“臣虽然中了进士,仍在翰林院读书。臣除了侍候皇上读书,就是自己读书。士奇也是如此,他除了侍候皇上读书,自己在詹事府听差仍要读书。”

  皇上道:“卫师傅教的,我实在读厌了。能不能换些文章来读?”

  陈廷敬说:“经史子集,皇上都是要读的,慢慢来。”

  高士奇却道:“皇上不妨说说,您最爱读什么文章?”

  皇上说:“我最近在读诗,喜欢得不得了。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

  陈廷敬听皇上读的是曹植的《野田黄雀行》,吓得脸色大变,忙说:“皇上聪明异常,可您现在还需师傅领着读书,不可自己随便找书看。”

  皇上拍了桌子,道:“真是放肆!朕读什么书,还要你说了算。有本事的话,把这首诗说给朕听听!”

  高士奇却抢先答道:“回皇上,这是曹植的《野田黄雀行》。”

  陈廷敬知道这话题不可讲下去,厉声道:“士奇!”

  高士奇却是有意夸显学问,道:“各代诗文,自有不同气象。曹植是三国人物,那时的诗词,多慷慨悲凉,气魄宏大,自古被称作汉魏风骨。”

  皇上欢喜道:“高士奇,你有学问。说说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吧。”

  陈廷敬劝道:“皇上,我们还是接着卫师傅教的书来读吧。”

  皇上呵斥陈廷敬:“你别打岔!”

  高士奇又道:“这是曹植的郁愤之作。曹植的哥哥曹丕做了皇帝,就杀了几个亲兄弟,把曹植也贬了。曹植悲叹自己没有能力解救危难的兄弟,就写了这首诗。”

  皇上问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也是曹植写的吗?”

  高士奇忙拱手道:“皇上小小年纪,却是博闻强记。”

  不料皇上说道:“曹丕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兄弟呢?假如是朕的哥哥做了皇帝,也会杀朕吗?朕幸好自己做了皇上。”

  高士奇这下可吓着了,不知如何回答。太监们也吓着了,周如海忙说:“皇上,您可不能这么说话,奴才们还要留着脑袋吃饭哪!”

  陈廷敬也急坏了,忙说:“皇上,这人世间很多道理,长大之后自然明白,您现在只管读书。”

  皇上道:“朕说不定还没长大就被自己哥哥杀了,还不如不长大哩!”

  陈廷敬额上早已冷汗直冒,道:“皇上,那曹丕不施仁政,同室操戈,曹魏江山很快就覆亡了。这已是前车之鉴,历代帝王早已汲取教训。皇上不必担心,只管读书就是了。”(连载 43)

上一篇:肥美 (宝鸡 吕敏讷) [2015-07-06]

下一篇:一条河的华丽转身 (宝鸡 严晓霞) [2015-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