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一条河的华丽转身 (宝鸡 严晓霞)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小时候的渭河,像我们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一样恓惶。河水总是疲惫不堪的纤弱模样,终日一幅愁肠铺满河面。 2004年暮秋,宝鸡市中心626米的拦河闸开闸蓄水,多情的陈仓人借此挽留住本是过客的渭河水,为自己牵绊一脉清流,也让空守了几十年的堤岸获得温暖和尊严,我们的城市终于有了润泽灵魂的水,城市从此在水中脱胎换骨。

  无论走多远,我依然魂牵梦萦儿时的渭河,故乡的渭河。老家绛帐古镇坐落在渭河北岸,自汉代始,绛帐的渭河码头就成为南来北往的物资交易集市。船只运载的不只是货物,还有思想和文化。童年时光有幸在渭水之滨——马融传薪之地幸福度过。不论日子如何恓惶,童年的渭河总是孩子们的乐园,光着脚丫在清澈见底的渭河水中抓鱼时的惊喜,打水仗时的尖叫声仿佛仍在水面上漂荡,传递着孩提时代的欢乐。

  1981年,读着扶风作家吴克敬、马友庄的《渭河五女》,跟随在外工作的父亲走出绛帐,却一直未曾远离渭河。工作之后,和丈夫一起修筑宝鸡市区段渭河河堤,把我们对一条河的恋情融进每一方砂土,每一寸砌石,然后梦想着丈夫成为那坚固的堤,我只愿做堤岸怀中幸福的渭河水。在防汛工作岗位上青春无悔的十年,是我们在渭河边安澜驻水的十年,也是我们的小家庭共沐风雨走向小康和幸福的十年。多年以后,我们在市区渭河北岸临水而居,每天临窗望见渭河水或浑浊或清澈,总是欢快东流去,便可临水放下尘世的苦和累。

  回老家时,大姐说村南的渭河堤修成了四车道大马路,可以行车,而且四季有花,绿树成荫。才知道渭河宝鸡段正在建设的“百里画廊”,起点是我工作生活的市区,终点就是我的家乡。

  乙未年孟夏,文朋诗友相约岐渭国家水利风景区。这些口吐莲花的青鸟们,一到水边即刻拂去人间尘埃,吟咏着“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诗词,一如蒹葭姑娘从《诗经》中走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天生丽质,诗心如兰。蒹葭、菖蒲这些风情万种的水草从千年前线装的词赋中又回到了《诗经》的故乡,在清亮的渭水中伸展腰肢诗意生长。而荷叶田田的渭河水温存如淑女,水中嬉戏的天鹅和鸳鸯在初夏的阳光中温暖低语,旁若无人的相亲相爱。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忘情地在水中嬉戏了,我和几位文友雀跃着,赤足牵手走进水中央,循着温柔的水草,在天光云影中诗意行走,亲近阔别多年的河水,亲近远去的童年时光。

  此后,不止一次沿渭河“百里画廊”顺流而下,或逆流而上,每一次都会看到一条河的华丽转身。渭河两岸新修的回廊栈道以及雨后春笋般冒出的休闲度假山庄,让人们有更多的机会亲近渭河,临水煮茶或隔岸观花,总看见自己生命的影子。曾经在“百里画廊”终点的“十里花海”,安放温暖的童年时光,然后在生命的盛夏努力长成荷花的模样,待芦花飞荡的暮秋在水边留下生命最美的风韵。在“百里画廊”的起点踏雪寻

上一篇:大清相国 (宝鸡 王跃文) [2015-07-08]

下一篇:相约浅夏,在水一方 (宝鸡 赵亚玲) [2015-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