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扶风槐树林遐想 (宝鸡 崔妍)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2015年5月20日至22日,我很幸运的随宝鸡市杂文散文家协会采风团来到扶风县。三天来,所观、所瞻,所闻、所见,似一颗颗耀眼的珍珠,在我眼前闪烁不断,然而,最令我震撼的、让我流连忘返至今难忘的,还要数贵妃故里--野河山风景区里的那片18万亩长达20多里地的槐树林。

  当地人说,降帐的十里花海令人沉醉,但当我们行驶在这片充满了勃勃生机的绿林中时,人性追求自然与美的本真,再次被自然的馈赠唤醒,令我们真正体会到造物者的伟大,感叹自然之美的无穷魅力。可以想象,在这长达20多里、18万亩的槐花竟相绽放,蓊蓊郁郁、起起伏伏,层层叠叠、觥筹交错,浩浩荡荡、隐天蔽日,花海如潮、吐纳芬芳的壮观与华美,一朵朵洋槐花洁白如玉,就像一只只小小的酒杯,盛满了甜蜜的甘露。又如好客的女子般,盛装打扮,整齐的列队于道路两旁,只为静候钟情者的到来。

  瞧那枝头的树叶,绿如翡翠、油亮非常。绿叶后所剩不多的那一串串、一簇簇的米黄色小花,在浓密茂盛的枝叶下显得更加妖娆,她们散发着诱人的清香,不时引来些贪美的麻雀,嗡嘤的蜜蜂以及一群贪恋着花香的彩蝶。

  在如此魅惑的美景环绕下,沿着盘山公路,我们一直向山顶行驶。站在山峰的制高点,迷离在周遭的美景中,望着漫山遍野的葱郁,山色青翠,生动昂然,奇峰罗列、怪石嶙峋,心情竟有些说不出的安祥。远远望去,大片的槐树林就像笼罩在洁白的云层里,被群山环抱的远端更是云雾缭绕,犹如人间仙境、美不胜收。那种若隐若现的梦幻感,和着淡淡的暮霭中、隐约可见的袅袅炊烟以及养蜂人居住的简易帐蓬,加上间或可闻的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这一切都令人沉醉,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自觉的让我陷入深深的儿时的记忆中······

  小的时候,我家住在半山坡上,房前屋后都种有很多的花草树木,有些是天赐,有些是人为。再靠上边是一大片槐树林,每年都有养蜂人带着一大群蜜蜂来山上采蜜。

  每天早上,我和爸爸早早起床,爸爸拿大桶、我拎小桶,我们一起朝屋后半山坡的泉水池走去,一桶一桶地拎水,把我们能够得到的花草树木全都浇好。记得一年夏天,我们还看到一只狐狸在泉边饮水,我和爸爸就远远地看着,等到狐狸喝完水离开后,我们才上前打水。等这一切忙完了,爸爸也要上班去了。而我最常做的,就是搬个小凳子,坐在干干净净的庭院中,面对着漫山遍野、数不清、叫不出名的花草树木、大声地诵读我认为最好的文章--童话故事。

  时光就这样年复一年一刻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轨迹?--春夏秋冬,如同不分昼夜守候在那里的槐树林,如同年年山花烂漫时都会进山采蜜的养蜂人。每当我喝着蜂蜜水时,眼前就会浮现出儿时那些养蜂人那由于长年在外奔波而变成古铜色、又布满沧桑的面孔、携着他们的孩子,脸上洋溢着幸福和甜蜜、特别满足的笑容。一家人围坐在蜂儿周围,吃着简单的饭菜,吃着自家鸡产的蛋,孩子们在林中欢呼雀跃,以天地、大自然来做游戏场所,快乐地成长着;俨然蜂儿、蝶儿、鸟儿、鸡儿、虫儿、草儿、花儿,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这个家庭中的成员,他们如此地和谐、如此地平和、如此地随缘、他们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从他们脸上看不到痛苦与忧伤。无论是儿时还是眼前这些辛苦的养蜂人,他们身处天然氧吧却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里,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是真的喜欢这样的生活和环境;他们有没有象我们这样的痛苦和烦恼,他们是不是也曾经和我们一样总是跳槽、想拥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以及能有一个安定的家;会不会在曾经的一天好想改变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他们是否也向往着神秘的大都市生活······其实,我想告诉他们,处在这样自然天成的、美妙如画的仙境中,真的好令人羡慕啊!假如人生可以重来,我一定会选择一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白云悠悠远离喧嚣的宁静之地,让自己的灵魂与肉体回归自然,也许,这才是我最想要的,也许是无数被钢筋水泥圈养的现代人最渴望的,谁知道呢?

  此时此刻,又一次站在高山之巅,再次俯瞰这壮观的18万亩槐树林,云雾蒸腾的槐树林宛若仙境,美到令人窒息;一阵山风吹来,洁白的槐花雨,芳香的槐花雨,把槐乡的山山洼洼,坡坡岗岗的地面铺陈得一片白茫茫,恰似瑞雪初降。这是花儿在生命凋谢之前,尽力展现出的最华美瑰丽的一瞬。这是一种震撼到心灵深处的美,是任何摄影家都无法表达的生命终结之美。

  我爱槐树林,爱儿时的,更爱眼前的这片槐树林,40 余年来,是扶风人始终如一的辛勤劳作、细心培植、耐心呵护,才令这片槐树林充满了生命的灵气,让曾经那么寂寞的山岭,成了人们向往的一处休憩之地,这才是人与自然最和谐的美。

上一篇:我魂牵梦萦的西府古镇(宝鸡 崔妍) [2015-07-09]

下一篇:美哉野河山(宝鸡 胡云林) [2015-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