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绝秦书 (宝鸡 绝秦书)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回了帖子就是把这个帖子退回给下帖子的人,表示不愿与对方交往,这是打对方的耳光。土匪也有碰到这事的时候,他给人家下了帖子,可人家有背景或者增加了看家护院的,不怕你,就把帖子给你退回来。这时候你就为难了。硬碰硬去抢一次吧,也可能抢成了,那就算对方倒霉,他得加倍给你报酬。可要是抢不成被对方打下来了,你就得按帖子上索要的数目倒赔给人家,这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那你的脸面就算丢完了,从此就甭在江湖上混了。一般敢退帖子的都是有把握赢你的,你识相就不要去碰,乖乖收了帖子权当是没有这回事,当然这自己认栽的事万一传出去了也丢人,可它总比让人打回来好看一些。

  旱地龙说慢,他不知道收到帖子的只是自己一家还是各个山头都有。这帖子上有一个人的名字他耳熟,那就是周立德。他是不是周家寨秀才哥的大公子?传说他不是给冯玉祥当副官吗,吓得这些年谁也不敢去抢周家寨,咋降职到太白当副营长了?如果真是他,那他就是公报私仇,专门整我来了!不过他又一想,觉得不大可能,他们两次抢劫明德堂都是化装的,没有人能认出来,他咋知道是我旱地龙搞的事呢?

  旱地龙派人到别的山头打探,结果是所有的同道都接到了红帖子。这一下他不急了,帖子先不退,退帖子你得掂量自己的势力,他们这几十个人根本不是县守备营的对手。可他也不愿平白无故地放自己的血,况且还是一笔大数目。他知道不愿出钱的肯定不止他一个,总会有人去硬碰一下的吧?先看看形势。

  果然有这样的愣怂。五道梁的周鳖蛋自恃人多枪硬,撇着嘴把红帖子退回去了。三天以后周鳖蛋的人头就挂在城墙上,守备营全部出动,只一天就拿下五道梁。周立德知道会有人当出头的椽子,他必须杀鸡给猴看,狠狠打下一窝土匪,做出样子给那些观风的人看看。

  十天的期限一到,各路土匪都按数目缴了捐款。

  二十七

  进了七月,狼就来了。

  刚开始时狼在塬顶上。哑静的晚上,狼嚎的声音刀子一样尖利,把人从睡梦中扎醒了。娃娃吓得钻进女人怀里,女人吓得钻进男人怀里,男人抱紧老婆娃娃,黑暗中睁大眼睛,想看清楚门窗拴紧了没有,即使看不清楚,他们也不敢点灯,唯恐亮光把狼招了过来。后来狼嫌塬上太荒凉,没人气,就从塬上下来了,在寨子旁边的田野和城壕里撒欢。周家寨人心惶惶,已经好久不关的寨门不等天黑就关上了。太阳一落山村子里就空荡荡的,所有人都早早缩进被窝里,不敢大声说话,连打呵欠放屁也憋成哑的。

  按说周家寨人不该这么怕狼,他们不是有猎户吗?这话平时说他们高兴,现在这关口上说周家寨的猎户可就不乐意了。他们说我们哪里是猎户?我们跟大家一样,都是种庄稼的,只是农闲了到沟沟洼洼里打一些小野物补贴家用,哪能叫猎户?秦岭山里放倒老虎豹子的人才叫猎户呢。人家有抬杆和铁铳,我们有啥呢?咱手里的土枪只能吓唬吓唬野兔山鸡,对付狼就跟拨火棍差不多!除了不愿承认自己胆小,武器和技术不精都是实情,周家寨这些半吊子猎户根本不敢去打狼。狼这玩意别看个头不大,可它凶起来不亚于老虎豹子,喋牲口不说了,伤人也是常有的。这家伙平时藏身在深沟烂窑里,一到秋季就出来撒欢了,青纱帐是掩护它们的天然屏障。

  甭把娃往出抱了!周梁氏叮嘱春娥,她唯恐自己的宝贝孙子有啥闪失。周梁氏疼孙子,可她孙子却不领情,你不把他往外抱,他在屋里就哭闹。这是个野娃娃么,周梁氏说。这都是周克文惯的,自从孙子满月后,周克文一有空就抱着他满村转。他爱孙子爱疯了,觉得把孙子关在屋里就委屈了他。当然了,满村转也是炫耀,他要让全村人看明德堂有后了。这娃娃就是这样逛野了,不愿在屋里待,他虽然还不会说话,可他会哭会笑。一进屋就哭,一出门就笑。这可叫人作难了。

  春娥没辙,忽然想起了一件宝贝,她把它拿出来给儿子戴上。有护身符呢,我们不怕。春娥对公婆说。

  周克文看见孙子脖项上的物件,大惊失色,立即卸下来厉声问道,这是哪儿来的?谁敢给我孙子戴这个!

  春娥吓得脸色煞白,她不知道自己犯了啥禁忌。

  周梁氏看见了,问春娥,是立德给你的吧?

  春娥说,是他留给娃的,说能辟邪,保护他长命百岁。

  周梁氏朝老汉吼了一声,你这么凶干啥?这是洋菩萨,灵得狠。

  啊呸!周克文吐了一口痰,比老婆声音还高,啥洋菩萨?你瞎眼了,这叫移鼠!他指着十字架上的小人说,传洋教灭国粹的老鼠,你爹当年入义和拳,打的就是他们,亏你还是他闺女!

  周梁氏不服,她说,这就是我爹给我的,我爹能从洋人的枪炮里逃出活命,全凭的它。

  哦,周克文恍然大悟,他说,怪不得我老丈人后来好端端的吃搅团噎死了,原来是这东西害的!我孙子不能戴这个。

  周克文一扬手,要把这东西扔到院墙外边的坟堆上去,可在脱手的一刹那他又把它捏住了。周克文掂出了它的重量,这是纯银子的呀。

  我要给我孙子戴真神的护身符!周克文说。他把移鼠拿到绛帐镇上的银匠铺里,让人把它熔化了,铸成孔子。银匠问孔子是谁吗,他没见过,没办法描影。周克文真想抽这银匠一个耳光,马融讲经的地方竟然还有不知道至圣先师文宣王的!他拍出一个银圆,对银匠说,这是路费,你跟我走,我带你去见圣人。他把银匠领到县城的文庙里,在孔子的塑像前三叩九拜,回来后那银匠照猫画虎给周克文铸了一个桃子型的银饰,里面錾了一个大脑袋人像。(连载68)

上一篇:大清相国 (宝鸡 王跃文) [2015-07-13]

下一篇:抗战中的宝鸡 (宝鸡 李洛发) [2015-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