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新闻中心>争议话题

令狐补充:幸亏爱写诗的不是带枪的科长

编辑:莫扬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有“熊艾春怒灿砸社区电脑”字样的这个纸条,承载着如下荒唐事,而正因为其别具一格的谬诞怪异,我强力推荐后人将它载入史册--这是湖南省耒阳市文联熊主席艾春,在社区网站晒诗作,遭遇网友“差评”,老羞成怒带人砸了社区网站电脑后亲手写下的留言。这个……话说也可算是物证吧?

  熊主席此举当得起我的“好评”:言必信,行必果,敢砸敢当,坦荡磊落。主席在写打砸书面证据时,不会“砸”字的写法,错为“灿”了,还能不耻下问被砸方的工作人员……围观者必须注意到,在熊艾春歪七扭八的字里行间,透着一种按捺不住的“豪情侠义”-- 怪不得有媒体在报道中借用文学史上的知名血书“杀人者武松也”作为比附,直让水泊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哭晕在厕所。

  网络时代,但凡行事出格,各方反应都格外敏捷。这边厢网络上调侃熊主席行径和诗作的声浪还在荡漾,那一面耒阳文联副主席就站出来发言救驾,声称熊主席有精神障碍,且正在治疗之中……随即电话一直关机的熊主席也有回应了:“网站工作人员骂我神经病,我才摔东西。”事情发展至此,我不仅有看法,还有建议:倘若肖副主席这是奉命掩护而祭出了“精神病”这一法宝,则当另说。如果不是,熊主席就应该立马带上喽啰,去又提神经病的肖副主席办公室或者家里再砸一次电脑啥的,以示说一不二,一视同仁。

  表达侧重娱乐,围观兼顾反思,是盛世网民应有的基本素养。彻头彻尾打量熊艾春砸场事件及其引发的网络效应,如果只聚焦在主席不忍卒读的“诗”上,我觉得最难将息,得窜改一下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名诗句”才能展现我的感受,那就是“纵做鬼,也更幸福”。好吧,我的意思其实是,这件事之所以有趣且值得叨叨,纯粹是熊艾春的文联主席、“诗人”和疑似“精神病”三个身份,结合其人其言其行,交织冲突,产生了非同凡响的戏剧效果。

  熊主席以一小小的科级干部之身,敢于如此乖张跋扈,想必在许多网友的意料之中,何以惊叹?潜台词无非是“咱早就知道而且说过的,这回可信了吧”之类,而其中的机制和所折射的问题,过于深奥复杂,让高大上的专家们忙乎去,咱们就别染指专家赖以为生的饭钵了。权衡再三,我认为文联主席的身份在其中十分吃重,还觉得有必要提醒社区网站,不要自以为触了霉头,而应当庆幸来砸场的不是一位带枪的科长。涉及到有行政级别的“诗人”和“诗作”这一重大问题,我想说,自诩为诗国的华夏,诗歌词曲,自唐以下,李白也早说了“飞流直下三千尺”,跌落到熊主席这个档次,一点也不稀罕啊,是不是?那么咱们就别装外宾了。倒是“精神病”这个茬,具体得热乎乎的,仿佛是我们时代的盾牌,是许多疑问的终极答案,似乎值得进一步打听一下:这种病确实是可以规避法律制裁,不过,文联主席既然被发觉有精神障碍了,那也该立马下课歇菜了吧?令狐补充

上一篇:环球时报:骂计生者比当年批马寅初还疯狂 [2015-07-15]

下一篇:王云帆:试衣间不雅视频应有法治答案 [2015-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