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师部 (宝鸡 吕恭)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3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1974年初春,当时的【参考消息】刊登了前苏联塔斯社的一条消息:“中国又向新疆增派机械化部队”。其实,这个所谓的机械化部队就是我当年所在的部队--铁道兵某师,是刚刚洗去成昆铁路的征程,由四川调防到新疆担负修筑南疆铁路任务的,由于有大量施工机械装备而误导了苏联人。部队进疆后,便沿着南疆铁路东段施工全线一路排开驻防,师部就座落在贯穿南疆铁路的那条狭窄的叫做“阿拉沟”的山沟里,那地方荒凉得连点特征都找不到,只能按养路道班的称呼叫它“13公里”。其实对那些在基层连队当兵的来说,师部设在哪儿管鸟用,只是那地方有一家货挺齐全的军人服务社(商店),还附带着个小小摄影部。于是,对撒在一百多公里荒凉山沟沿线修筑铁路的军人们来说,师部便自然成了他们心中一块十分向往的“圣地”。

  我那时是某部汽车连的副排长,汽车兵的好处就是到处跑,新疆地域广大,一出车往往就是几百公里,天天都有新鲜感。因而“师部”在我们汽车兵心中慢慢也就算不得什么了,以至每每路过13公里时都懒得停它一下。

  那年,送退伍老兵,都集合在团部大操场上,军医领来一个兵,说他刚出院,照顾一下让坐在驾驶室里。都是当兵的,话一拉开就熟,还都是陕西乡党,他告诉我是1974年入的伍,户县人,在一个打隧道的施工连队当了三年风枪手。

  车子上路后,他说等啥时到了师部让告诉他一声。我感到挺纳闷:“怎么,你从未去过师部吗?”

  “嗯”。他那一张老实厚道的脸上显得有点不大好意思,接着又怕我不信似地向我解释说:

  “你想想,我们连离师部60多公里,哪能想来就来呢?平常三班倒打隧道,下了班又累又困,星期天有点空,还要控制外出比例,有一次我请准了假,特意换了一身新军装,一大早就在公路边等车,可就是没见几辆车过去。后来一想,星期天咱休息,你们汽车兵也休息呀。直到快中午才搭上车,谁知刚走了几公里,又赶上放排炮,一等又是一个多小时,我一赌气就又回来了。以后又有几次也都是是想去没去成。再后来,我看去个师部对我们还真是挺难的,也就不再想了。这不,一晃三年过去,今天要走了,还真是想看一眼师部到底什么样啊?”

  他告诉我这些话时既平淡又自然,一丝一毫的报怨也没有。我的心里却感到一阵子的哀婉。车队经过师部的时候,我故意减慢车速,用手指给他看。天太冷,不能摇下门窗玻璃,他只好隔着车窗玻璃往外望。我告诉他,过了那座小桥,河那边那座红瓦的房子就是军人服务社。他的脸几乎要贴在玻璃上,一会儿就被呼出的热气罩得看不清了。他顺势用衣服袖子揩了揩,继续扒着车窗往那里张望着……

  后边的车急得一个劲鸣喇叭,他把脸扭过来,抱歉地笑了一下,“开快吧,别影响车队规定。”又转过脸朝师部深深地一瞥,喃喃自语:“不管怎么说,当兵三年,到最后,这师部也算是来过了吧?”

  我的心里一阵酸楚,“你也别太那个,其实师部也就那样。你马上就回去了,咱们西安多少大商店,你到哪逛不成?要不,今天我就先陪你到吐鲁番车站逛逛,那儿也有大商店。”

  “不一样,不一样。”他的头摇得象拨浪鼓,“回去是回去,这儿是这儿。师部,我可是从当新兵就想来啊,可直到退伍,整整三年,也没能……”

  他苦笑了一下,“哎你说说看,乡党是不是窝囊了点?”

  “啥?窝囊?你千万别这样想。”我也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子气势,“我给你说,这正是你的骄傲!没准今后有谁把这些事写出来,让每一个乘火车从这里经过的人们都知道,当年,有那么一个老兵,为了修这条铁路,整整三年,都没去过一个他一直想去的商店,成了他军旅生涯一个未竟的愿望……”

  他没有再言语,只是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我看到他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浸溢着晶莹的泪水,但终于没有流出来……

上一篇:愿他今夜睡个好觉(宝鸡 吕恭) [2015-07-21]

下一篇:抗战时期在宝鸡的文化人 (宝鸡 李洛发) [2015-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