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我与一个维族少年的戈壁邂逅 (宝鸡 吕恭)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我的心灵深处,蕴藏着一个美好的记忆,它无数次地牵动我的情思,使人久久难以忘怀……

  1977年,我在驻新疆铁道兵某部一个汽车连任副排长,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个“八一”建军节过得非常隆重,各连队都要到团部大礼堂参加纪念大会并观看自治区歌舞团的慰问演出。我也兴奋的正在换一套新军装。突然通讯员把我叫到连部,连长一脸歉意地对我说:“有个特殊情况,虽然今天“八一”放假,但团运输股刚下了一个非常紧急的任务,必须在下午6点前从吐鲁番车站师转运站,拉运一车急用的拱型钢模架到三营隧道口,夜班等着施工。我和指导员思来想去,还是让你去完成这个任务我们放心。这样吧,我看有次慰问演出机会也不容易,干脆助手你也别带了,就一个人辛苦一趟吧。”

  尽管我也很想过节,尽管我更想看这场慰问演出,但我是老同志,又是连队的技术骨干,组织这样看重我,还说什么呢?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二话没说,脱下新军装,换上工作服,羡慕地看看即将去参加集会的战友们,就一个人立即向停车场走去……

  那是个罕见的大热天。汽车沿着赤褐色的火焰山,在一望无际的浩瀚沙海上急驰。午后两点,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太阳喷射着令人窒息的炽热,无情地射向戈壁,坐在驾驶室里的我,干渴的喉咙又干又痛。可这会儿,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别说是水,就连草也找不到一棵啊!

  水箱里的温度已到了沸点,我只好停下车,打开引擎盖散热。脚刚沾地,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恶心,眼前直冒金花,我知道这是中暑。也难怪,那天为按按时赶回来,我连午饭都没赶上吃。便赶忙回到驾驶室,斜靠在座垫上,昏悠悠地,浑身一点劲儿也没有,一会儿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敲车门声惊醒,硬撑起困倦的身子打开车门,瞬时,我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站在我面前的竟是个不满10岁的维吾尔族小男孩,晒得黑亮的背上套件白布小汗衫,短裤下伸出两只又黑又细的腿,赤脚站在灼烫的沙砾上,纤小的手中拎着个小水罐,光光的脑袋上渗满了汗珠……

  他是谁?从哪里来的?

  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他调皮地一笑,用手向远处一指。顺那方向望去 ,沙舟上两行浅浅的脚印,伸向山脚下一个刚露出地面的“地窝棚”。

  我知道,那儿准是发现了文物,派来了挖掘的老乡。这一带,是有名的丝绸之路,常有文物发现。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他。

  “卡的·玉索甫。”

  这可是个好名字!“卡的”是维语“当头人、领导” 的意思,叫这名子的孩子挺多。

  “他哈,卡依西青。”(维语:“叔叔,请喝水)

  啊!这稚嫩的童音纯朴又细腻,是那样甜蜜……

  卡的把水罐举到我的胸前,长睫毛下一对闪亮的大眼紧盯着我,仿佛不把水喝光他决不离去。这水一定是他的亲人用毛驴从很远的村里驮来的。在这能烤熟鸡蛋的戈壁上,谁不知道水是多么珍贵啊!

  我被深深感动了。面对这个不满10岁的孩子,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激动地接过水罐,不是一口一口,而是一滴一滴,浸润着干渴的喉咙。顿时,一股清凉舒适的感觉,注入我的心田,很快便恢复了体力……

  时间不允许我再停留,我蹲下来,用手在卡的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用刚学会不久的维语轻声对他说:“热哈麦特,热哈麦特!”(维语:“谢谢,谢谢!“)

  汽车缓缓起步了,我从驾驶室里伸出头,想再看一眼卡的,他站在公路边的砂砾上,一个劲地向我招手告别,表情是那样难舍难分。蓦地,一股再也无法忍住的泪水从我眼中涌了出来。我用手背抹去泪花,用力向他挥动着,心里默默向他喊道:“再见了,卡的!我的好兄弟,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一晃三十八年过去了。这中间又发生了多少事情啊!可发生在茫茫戈壁上的这件往事,却总是萦绕在我的心头……

  怎么能忘得了呢?

  烈日下,沙海上,那幼小的身影,陶制的水罐,甜蜜的童音,深情的呼唤……

  啊,卡的,我的维吾尔族好兄弟,你还记得这件事吗?

上一篇:柔柔,你慢点长(宝鸡 胡云林) [2015-08-14]

下一篇:花香鸟语--梦幻般的岁月 (宝鸡 崔妍) [2015-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