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影视文化

磨镜人磨的是什么

编辑:志军 来源:豆瓣影评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先说这个电影讲的是什么呢?

  就是讲比较能打的女青年,来砍渣男。下山一看渣男好弱啊,懒得砍了,尘世之无聊无聊入骨髓,和一个磨眼镜片的世外高人遁隐江湖了。有的电影像小说,有的电影像散文,有的电影像诗歌,而与《聂隐娘》最接近的,是游戏流程视频。所以请大家和我一起加tag #砍渣男#

  1、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说服自己,这是一部好作品。甚至无法说服自己,这不是一部炫技的作品——换了六百个体位思考,仍然感到,没有这个视觉风格,我一定中途离场。侯导肯定是有很大的野心和很高的追求,但是电影制作是个比较复杂的过程,在这个到处取景、苦心孤诣、集结各路精英的过程中,《聂隐娘》成了一场玩脱了的实验艺术……

  2、长镜头、固定镜头、纪实美学什么的,念书的时候背名词解释真是背恶心了,恶心到如今一旦感到有人要和我扯这个,我的第一反应基本就是拔腿就跑。《悲情城市》、《恋恋风尘》、《童年往事》等作,我都非常喜欢,但是非要和《聂隐娘》共鸣,还是挺难的。就算换八百个体位去看,也改变不了故事层次很一般的事实:比较能打的女青年来追杀渣男,一看渣男怎么变得这么弱了,弱到懒得砍他,既扫兴又伤感,尘世之无聊无聊入骨髓,于是和一个磨眼镜片的世外高人细软跑了……

  3、如果说“视觉”真的不是它的优点,那我可要委屈死了。以前我做过一个大概还算先锋的学生作业,我真的挺喜欢那个故事的,我觉得那个故事起码算是言之有物,直到今天我仍在试图将之重写。因为要打工、考证以及我技术水平未够班等等原因,这个片子呈现出来的效果比较cult。问题出在我用其他影片的段落混剪的那个部分。播映的时候老师批评我:你为什么拿个半成品出来?不把它弄完?

  4、当时我真是羞愧得想跳楼了——虽然这个片子很cult,但真的不是半成品啊,是我有意识地设计啊,我要是自己去拍肯定比这弄得快多了好吗?你再给我点时间修一修画面,一定比这好看很多的好吗?我就试图解释。我说那是我的手法。我连“的手法”三个字都没说出去就被老师打断了:解释什么!解释有什么用!你的作品交出去了,解释就是没用的!有哪个导演在交出作品后仍然解释来解释去的!解释权要全部交给观众!我于是明白了,真名士,不解释,顶多只证明。证明不了灰飞烟灭,既要强硬就得高冷到底。

  5、那么《聂隐娘》就成了个营销问题,它甚至不是艺术问题。我现在在做营销,感到它开创了一种崭新的形式叫“留白营销”,非常非常地奢侈高雅。它成功地让观众们拼命地替它解释,仿佛高贵冷艳的绿茶。如果之前没看任何分析,我无法从中悟出任何意境来。若说这是在呈现古诗,那最起码的,应该讲究个格律与节奏吧?看了分析以后,我变得很纠结:我是不是也得从中悟出点什么,比如古典,比如文化,比如大唐,比如遁隐,比如孤独——但这种思维模式实在是太粗暴了,粗暴到让我难为情。

  6、面对据说是“留白”的大片空白,我发觉,只要我想解读,我就能自由地解读,我可以从中解读出我的整个人生;但假若这就是导演的艺术手法高超,恕我难以认同。作者当然可以不顾及观众,可以不告诉观众眼睛该往哪里看,可以让观众从一大堆空白里面找自己想要的,但最起码的,作者本身应该言之有物吧?大师胜在思想与意识,不是莫名其妙。很多看起来不明觉厉的作品,未必是真的那么厉,纯粹只是里面有很多东西并不是写给你的,作者的心中没有你,不care你;只有真正尊重你的作者,才会小心翼翼、痛下决心地,删去所有你可能无感的段落,生怕你在这茫茫黑夜漫游中担惊受怕——这并不是什么向商业妥协,纯粹是个care与不care的问题。当然,很多时候,我们追求的就是担惊受怕。

  7、问题是,只要抱着“我要解读出什么”的心态,我们可以从大多数成色不错的电影中解读出很多东西来。“创作者”是种非常用心的生物,他们不知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反复修改一字一句、一笔一画,只希望精心的设计能被读懂。他们真的是太有热情了。文艺青年们最看不上的商业傻片,恰恰是在设计上最尊重观众的,他们付出的心血并不比《聂隐娘》少,也是在努力塑造某种“意境”,反映的东西可能也比《聂隐娘》深刻。要知《聂隐娘》中的那几场动作戏,特别是轻功上房的那段,连物理上都没法让人信服……我觉得这也是蛮不尊重观众的。当然,人都是贱骨头,照顾你的你往往不受用,非得“作”得你要死要活你才舒服。

  8、因为侯孝贤、戛纳等等响亮名头,《聂隐娘》变成了一道诗歌鉴赏题。这题就是:“作者使用了怎样的手法,去表现海报上的‘一个人,没有同类?’”这题我零分了。解读这样的题目简直是侮辱我的智力:听说聂隐娘被负了,但,凡能“负”我者,必为我同类,因为异类根本谈不上负我,同类负我的刹那,也便证明了(我臆想中的)“同类”实为异类,那么这仅仅是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每个人都是孤独的。这有什么值得拍的吗?“孤独无人懂”,有够幼稚,少女那点心思,情爱那点门道,有什么难懂,有什么想不通,少女自己对此也很清楚,所以高层次的处理本来就不是“孤独无人懂”——这无异于孩童的哭闹——而是自己怎么处理自己的孤独。

  9、若非说这个电影是讲孤独,讲无欲无求,那换一个心态去看其他影片,绝对会发现很多乍看之下很烂俗的故事,说到骨子里,都是孤独。说到“孤独”,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个帖子:《哪些游戏会让人有深深的孤独感?》(http://www.zhihu.com/question/33944400/answer/61378433)这个叫《Elite: Dangerous 》的游戏讲的是,你乘坐宇宙飞船在太空里遨游,突破一条无人能突破的路,身为一条曾经严肃考虑投身天文学的装逼狗,我得说,这可真是全息式孤独,交互式孤独,4D式孤独,孤独得我泪流满面。

  原作者alienbat老师写道:“想象一下,如果你真的飞出10万光年,飞到了银河系的中心乃至对面的旋臂。在ED的服务器上,有几万个在线玩家(注:通过steam数据估算),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知道你的确切位置。你停泊在银河系的千亿颗恒星中一颗的轨道上,你是唯一的到访者,并且极有可能是ED整个游戏生命周期内的唯一到访者。这是属于你一人的恒星系。In space, no one can hear you scream.”

  10、然后我想到了《浪客剑心追忆篇》。若说剑道,上山,下山,入世,出世,被世上唯一的同类背叛,纠结的爱,隐忍的情绪,克制的表演,面瘫的演员,这不是个很好的范本吗?《聂隐娘》中有高喊出来的“她用鸡血伪装月事”,相对的,《追忆篇》中则有雪代巴沉默地水洗沾血的内衣。我怀疑侯孝贤团队是想一如既往地删去一切“戏剧”冲突,但是他们删的真得不好,就像倒水时倒掉了孩子一样,把最有意义的部分也删掉了,且因墨太浓彩太重而凸显不了什么虚无。它没说的、想说的,全部都在《追忆篇》的那些狗血台词里。

  11、后来我又听说聂隐娘在官方设定里是个孤独症患者。设得我简直要仰天大笑。孤独症那波澜壮阔、堪称永恒的孤独,岂是这两下花拳绣腿所能承载得了的?不如下次看《生活大爆炸》时,改换一颗慈悲之心。你会发现孤独症患者的典型代表,伟大天才Sheldon Cooper博士,比聂隐娘孤独太多太多了,可怜太多太多了,简直能看得你乐极生悲。换个角度重新拍摄Sheldon,就是那些自闭症纪录片中的患儿,简直能看得你痛哭流涕:我的天啊,怎么会有这么恒久的黑暗,这么铜墙铁壁的孤独?

  12、鉴于万物与万物的相逢皆因一个“缘”字,所以我大概不是《聂隐娘》的观众。它许是有些妙处,只是当下的我体会不到,那么我与这部影片便是无缘——再多的解读都无法将我说服,一如再多的解释都无法消除与我无缘的人对我的“误读”。我总感觉个中原理是这样的:如果你近来感到孤独寂寞、无欲无求,那么你从这一堆散乱的镜头中所能收获到的就是孤独寂寞与无欲无求;如果你像我一样深深地爱着舒淇,那你只会觉得舒淇好性感啊,哪怕我是妹子也想上她啊!侯孝贤想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看到什么;抑或说,他什么都不想说,乃至什么都不会说,只是你,拼命地调动着自己,想去填补他未曾说出口的空缺,然后击节赞叹:高明!懂我!只是太想被懂了。

  13、不对的感觉永远是不对的,一如要说错的话注定会说错。看电影,归根结底是在别人的世界里,流自己的眼泪。什么都没说的《刺客聂隐娘》,因什么都没说而成为了你的镜子,此时此刻我们都成了一场大型交互艺术的参与者。这大概就是磨镜人为什么要磨镜吧。他磨的不是镜。甚至不是寂寞。

上一篇: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2015-09-08]

下一篇:龙八与兽医的相关性 [2015-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