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岐山游击队智脱敌围 (宝鸡 吕元亨)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1947年农历三月间,正值麦苗拔节的当儿,一天早饭后我去本村小学上学,刚登上村东的胡同坡,就看到一大群穿黄军装的士兵,老远急匆匆地向北开来。我吃了一惊,赶忙跑回家告诉我的父亲,因他是岐山县的游击队员,后来还随队踏过青化乡公所,受冯兴汉大队长之托,保管过缴获的电话机子,多次向边区输送过物资,曾被乡公所抓捕过。其时他正高枕无忧地睡觉,听到我的诉说,赶紧从后墙逃走了。可是这支队伍却没有在我们衙里村逗留,径直向上冯村开去了。不一会儿,枪声就像连珠炮似的响起来,枪子儿一直射到我们村的西沟边,把探视的群众都吓跑了。

  这天开来的近百人的队伍是有目的的。因为此前,游击队的队员郑德杰叛变投敌了,他向敌伪县大队告密说:“冯兴汉率大队去边区了,家里只剩下中队长强志诚及分队长巨鸿斌等人,只要县大队一到,他们就如同瓮中鳖一样被捉,容易得很!……”县大队便给他许了个小队长职务,一待马到成功即嘉奖荣升。这支队伍相信有叛徒做内应,擒获游击队员如囊中探物,费不了多大事,因此一个个都兴高采烈,期待着胜利的到来,一到上冯村就猖狂得像疯狗一样端起枪乱射,把冯兴汉家四周包围了个严严实实,想抓几个活的来领赏。

  诚如叛徒告密的那样,当天冯兴汉家里确实只剩下以强志诚为首的 7名游击队员了,要不是他们提早听到风声压紧大门,敌人就会冒险冲进来,打起交手仗。这时被困在家里的游击队员,面临的形势十分危险,毕竟敌众我寡,稍一不慎或决策失误,就有被打死或活捉的可能。这时候出主意拿事的就要数中队长强志诚了,他思忖了一会儿说:“先把机枪扛上屋顶给敌人一个下马威……”吩咐分队长巨鸿斌擦拭机枪上房扫射。但巨鸿斌在擦枪时,发现机枪上的重要部件被人做了手脚,出了问题。他一时气怒,就要在内部追查,“谁把机枪弄坏了?”作为总负责的强志诚,此时却很镇定,他一听立即断定内部出了叛徒,但在这紧要关头不能贸然追查,一查就会引发内乱,给敌人留下空子。他故意佯装训斥巨鸿斌:“你胡说什么?机枪放的时间长了,自然会出问题,看着修好就对了。”这下也提醒了巨鸿斌,他停止追查,顺手把修理好的机枪扛上屋顶,准备撂倒几个,让敌人看看。但强志诚却很有分寸地说:“县大队的人多是换上军装的老百姓,家里有妻子老小,不可以打死一个,吓退就对了。”于是巨鸿斌便把枪头抬高,向门前的空地上扫射了一阵,县大队的人果然都退到土堆及塄坎下面去了。敌人虽暂时退却了,但包围没有解除。突围是强志诚他们要选择的最佳对策,于是他们便采取声东击西的办法,派人向后院的墙外扔了六七颗手榴弹,敌人以为他们要越墙向北逃跑,况且爬山越岭钻烟雾套是游击队惯用的战术,县大队果然中计了,他们派重兵层层封锁了钻山的路径。这时强、巨二队长却带着游击队员连同冯兴汉的小脚老婆一起,打开大门向西南方向撤退了。以重兵把守村北的敌人此时才发现中计上当,但要重新部署兵力已来不及了,只好无目的地发射了一阵乱枪了事。游击队员退到冯家沟边时,叛徒郑德杰看到敌人大势已去,原来许诺的小队长也成了黄粱美梦,于是便狗急跳墙,在乱枪之中,乘人不备,向强志诚大腿上部打了一枪,多亏来自乾县的两名游击队员勇猛还击,打退了敌人的追兵,并将强队长搀扶下沟,才没有使他落入敌手。

  县大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以为有叛徒做内应,里外配合,一定会大功告成,结果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无功而返。但这次遭殃的不是游击队,而是田野中即将起身的麦苗,大片大片地被踩坏了。县大队恨气难消,临走时竟然用铡刀砍死了冯兴汉浪圈上的一头老耕牛,把万般仇恨倾泻到这头不会说话的牲畜身上。“以牛易人”,可见敌人空虚到了什么程度。

  等了约两个多月,冯兴汉率队从边区归来,强、巨二队长便将被围之事陈述一遍,并提请审查郑德杰。经调查郑德杰叛变确系事实,游击队便在箭括岭脚下西侧的杜城坡上挖了个坑将其活埋了,这就是叛徒的可耻下场,这就是从敌人那里领赏而得的结果。这件事的概略经过,是“文革”后期,强志诚在县城西关食品收购站养病时我去探视,他亲口对我讲的,可算是第一手的历史资料。

上一篇:我珍藏了 《松花江上》 手迹 (宝鸡 胡… [2015-09-09]

下一篇:白露高山麦 (宝鸡 曹雪柏) [2015-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