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影视文化

那些越看越有食欲的电影

编辑:志军 来源:豆瓣影评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蒲公英》(TAMPOPO)

  拉面

  第一次观看日本“拉面西部片”《蒲公英》时,电影结束后我只有一个想法:“必须要吃一碗拉面,就现在!”。至今每次观看时,我仍会产生同样的感受。

  电影发展主线是厨师蒲公英追求美味拉面过程中经历的艰难困苦,她经营着一家举步维艰的拉面馆。黑郎( Goro )是一个枯瘦、寡言、大摇大摆的货车司机,他头戴一顶牛仔帽,卡车前面有一对角,他驾驶着卡车而不是马进入小镇寻求帮助。他们得到了当地恶棍和蒲公英的梦中情人Piskin的帮助;一个拥有大师级味蕾的流浪汉带领着一群居无定所却十分快乐的流浪汉,他们也对精美食物都拥有相同的味觉能力;一个富人被糯米团卡到,他们用一根吸管吸出了粘粘的米团,救了他的性命。

  导演伊丹十三(Juzo Itami)所采用的拍摄方式使人们对一碗拉面垂涎三尺,欲罢不能。我喜欢周月拉面店( Shugetsu ),这里有美味的猪骨浓汤烧黑豚肉拉面、周月拉面(配有浓汤沾面),以及我最喜欢的帆立贝油面(无汤拉面配上生蛋黄和帆立贝油)。

  《乌冬厨神》( Udon )

  也许《蒲公英》并不是名作,但本广克行(Katsuyuki Motohiro)的《乌冬厨神》使我深深地爱上了这白色面粉制成的粗粗的乌冬面,以至于对它的喜爱超过了拉面。

  这部欢快的喜剧片以香川县(Kagawa)为背景,讲述了乌冬爱好者的探险指南的故事,香川县是乌冬之乡,这里聚集了上百家制作当地著名小吃赞岐乌冬面的面馆。本广克行和他的团队走访了近200家乌冬面馆,电影中也精选了好几家面馆。

  那些寻找“日本灵魂食物”的食客可在丸龟制面(Marugame Seimen )香港分店得到满足。

  水果沙拉

  多年以前,我生活在美国,无意中看到了梁柏坚(Patrick  Leung  Pak -kin) 1997年的一部香港电影,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使我意识到水果沙律也可以成为非常诱人的佳肴。

  《热血最强》(Task  Force)是一部以人物为主导的电影,富有很强的当地色彩,故事几乎全部是由一个缺乏经验的青年干探(古巨基(Leo  Ku  Kui-kei)饰)的角度展开,他与由杨采妮饰演的心地善良的私钟妹成为了朋友,她非常热衷于制作五颜六色水果沙拉。

  看到她如此愉快地选择搭配的水果,我也产生了强烈欲望想要尝试,后来在芒果甜品店许留山(Hui Lau  Shan)的多家分店中,我曾无数次地实现了这一愿望。

  Chigae

  李廷香(Lee Jeong – hyang)的作品《爱情倒后镜》(Art Museum by the Zoo)以女性导演和编剧的生活经历为依据,讲述了一段发生在两个陌生人之间古怪而又浪漫的爱情故事,男主角的女友悄悄地搬离了她的公寓,随后男女主角相遇。

  影片被认为是20世纪90年代韩国电影的经典之作,这也是我观看过的第一批韩国电影之一,我可以准确描述其中的一个场景,男女主角一起吃着一大锅红红的、滚烫的食物,它激起了我尝试这道韩国美食的欲望,后来,我才知道它有很多种类,包括豆腐(辣汤炖豆腐锅)、鳕鱼子(altang chigae ),甚至是午餐肉或热狗( budae   chigae——字面意思是“军营乱炖”)。

  玉米天妇罗

  是枝裕和( Hirokazu Koreeda )的精美之作《横山家之味》(Still Walking)是一部非常感人的电影,影片讲述了爱子(准确地说是长子兼继承人)英年早逝后给其他家庭成员带来的伤痛,该片虽然有悲伤的一面,但同时也充满了生活气息,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夫。

  鉴于此,这部2008年的萤屏之作使我深深地迷恋上了日本美食,这也就不足为奇了。我特别想品尝玉米天妇罗,影片中树木希林( Kiki Kirin )饰演的母亲一角为家里的三代人制作了这道美食。每次在Yardbird吃饭时,这都是我的必点美食。

  河豚白子

  在电影《礼仪师之奏鸣曲》(Departures)结尾时,我对丈夫说,“我特别想吃河豚白子。”他回答道,“你不知道这是部关于死亡的电影吗!”我当然知道,这是很难漏掉的。影片讲述了一个叫小林大悟(Daigo Kobayashi )的年轻人的故事,他是一个大提琴手,因事业发展不顺回到宁静的家乡,开始接受培训成为一名入殓师。入殓师的工作远非人们想像的那样肮脏、恐怖,相反,影片通过这份工作展现了日本入殓仪式之美。

  但由于人们对存亡的社会禁忌,小林大悟对这份新的工作感到十分挣扎。他的上司佐佐木( Sasaki )非常睿智、端庄,明知大悟前来辞职,却为他准备了一顿饭。其中一道菜是烤河豚白子,或者河豚精子。他们直接用手吃,先吹凉然后再嘬进去,这种吃法听上去有点恶心,但实际却并非如此,我非常想试一试(我以前吃过白子,但不是河豚的)。所以,我在最爱的餐厅之一寿司喰( Sushi Kuu )请求了厨师Satoru Mukogawa 。他花了好几天才找到,然后打电话通知我。多年来,他用多种方式为我制作了这道美食:天妇罗(丰盛至极)、烤的(非常美味)和chawan mushi (味道更佳)。

上一篇:史上最长贺岁档,这十部片不得不看 [2015-09-14]

下一篇:10部影史成本最昂贵电影 [2015-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