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

西安医生回应四毛钱处方:是对症下药无关价钱

编辑:艺龄 来源:法制晚报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所开药超便宜 涉事医生回应质疑——

  “四毛处方”是对症下药 和价格无关

  核心提示

  《华商报》13日报道,西安市民王先生国庆出游后血压一直降不下来,吃降压药也不管用。急诊科医生深夜开了12片白色小药片,只用4毛2。服用后血压降下来,也没有再反复。其爱人刘女士表示不可思议,“我活了53岁,第一次碰见这样的好大夫”,还将药方及门诊收费单上传微博,引发网友热议。

  10月14日,该急诊科医生文新强对《法制晚报》记者说“没想到”突然出名,事后很多外地病人,包括湖南的都说想来看病,被他阻止了,“我也就是一个一般的、普通的大夫”。当时开4毛钱的药是根据患者实际情况,对症下药,并未考虑价格。

  深度对话

  “那是对症下药和价格无关”

  法晚:请回忆下当天开药的过程。

  文新强:当时我夜班,病人和妻子一起在晚上11点多过来,挂了号,我问他病史,他说平时有高血压,吃着一种叫氨氯地平的药维持得不错。十一旅游回来在家测血压测了6、7次都觉得高。我考虑到他这次血压高是劳累引起的,就没有动他以前的治疗方案,在此基础上加了12片氢氯噻嗪。

  法晚: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开这个药?

  文新强:我当时主要是对症下药,把病诊断准确治疗才能合适,并不是从价格来考虑,和价格无关。他是劳累引起的,没有休息好血压波动了,所以开了个短效药见效比较快,再加上他吃着长效药,效果也不错,暂时的增高没必要再加个长期药。就好比,衣服脏了洗一下就行,没必要换个新的。

  法晚:这件事后,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文新强:我当时也没想到,一般咱们看病也没有上过新闻媒体的,没想到大家关注度这么高。对我们医生来说,最主要的是对症下药,并不是说和药的价钱有多大关系,有的病需要开贵的药还是得开贵的。

  “每个医生的出发点都是救人”

  法晚:怎么看待网友给你“良心医生”这个称号?

  文新强:我觉得医生本职就是治病救人,每个医生想着把病人救好是最基本的出发点,治病是第一位的。其实可能几百万的医务工作者平时都做着这样的事情,我自己也没想到会成为这个新闻人物。

  法晚:报道后给你带来什么困扰吗?

  文新强:事情报道以后,有很多外地病人给我打电话,其实没有包治百病的药,都要对症下药。有个湖南的病人说想来找我看病,我说你们湖南这么大,肯定有很多三甲医院好多大夫,没有必要跑这么远,我也就是一个一般的普通的大夫,你想要这个药我把名字发给你。并且比如短效药也有副作用,降压药有6类,这个药是其中一种利尿降压药,长期吃会引起低钾,需要补钾或者吃保钾的药配合,而且很多病人不能吃这个药,比如高尿酸病人。

  法晚:如何看待网上的质疑声音?

  文新强:我工作时间十几年了,有负面评价也是正常的,个人的体会不一样。我觉得要正确地去引导患者,相信技术,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好人。网上的评价有些还是不客观的,我特别怕老百姓误以为说短效药就好或者贵药就好,或者便宜药就好贵药就不对,一定要根据自身情况来对症下药。

  法晚:平时工作中遇到过跟患者的矛盾吗?都怎么处理的?

  文新强:也有,有些病人等不及,有人就会说“我是急诊,咋还让我排队?”他可能没考虑到大家都是急诊,前面可能有比他更重的病人,病人的理解是急诊号就要马上看。一般我尽量跟病人沟通,相互体谅。

  法晚:平时的急诊工作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文新强:有些病人病情特别严重,送来也比较晚,八九十岁的老人,来的时候奄奄一息的,很紧张大家都围上来抢救。

  法晚:怎么看待“医生收入和开药挂钩”的说法?

  文新强:医生首先是诊断,价格不是医生考虑的问题,医生考虑的是把病治好,就拿这次的病人来说,打个比方,一个人饭吃饱了,没必要再给他上个肉或者加份饭,可能他喝点水就更舒服。

  “医患矛盾的根源是不信任”

  法晚:怎么看待现在的医患关系?

  文新强:医患关系矛盾的基础就是不信任,有些病人总是带着怀疑的态度,他觉得自己是消费者,怀疑你让我做这个检查是不是赚我钱,给我开那个贵的药是不是要赚我钱,要相信医生,相信大夫。没有信任,吃亏、危险性最大的还是病人。比如病人不相信大夫不做手术的话,可能就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

  法晚:你觉得最理想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文新强:我自己最理想的工作状态就是在这个岗位上平平安安的,不要因为自己的原因把病人给耽搁了,这是个底线。我刚工作的时候抢救过脾破裂的病人,里面出血外面看不出来,我当时心里特别着急,就感觉肝火攻心了一样。最后抢救了两个小时抢救了过来,事后我头疼了七天。

  法晚:如果未来你的孩子要做医生你同意吗?

  文新强:他奶奶不同意(笑),因为医生这个行业压力太大,有时候还有一定风险性,我妈经常说我熬夜通宵上夜班,回去就是睡觉,生活好像不太正常一样。在农村可能一年算下来晚上找你看病的病人都不多,西安跟我在县城工作的时候都不一样,县城夜生活相对少,晚上病人也少。今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儿子还问我啥时候回来,能不能早点回来。

  生活纪实

  干急诊12年 目前仍系合同工

  2003年从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本科毕业后,文新强在西安市户县一个私营医院工作了近4年时间,直到2007年来到位于西安市的兵器工业五二一医院急诊内科。在“四毛钱处方”在网络引起关注之前,文新强在急诊的工作经验已有10余年。

  这个有着12名医生、32名护士的急诊科室每天需要接诊超过100名患者,急诊科护士长郑冰告诉法晚记者,急诊科面对的病人比较庞杂,医生都处于独立上岗的状态,就诊高峰时从中午12点到下午2点,下午6点之后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急诊科风险大,就诊环境也比较嘈杂,除了要细心,更要避免疏漏。”郑冰说。

  在同事的眼里,文新强平时内向、温和、腼腆,他对自己的个性描述为“比较本分”。文新强所在的医院医生分两种,一种是有编制的医生,一种是派遣制签合同的医生,文新强属于后者。记者从医院党委工作处了解到,目前该医院两种医生工资待遇上的差别并不大,基本“同工同酬”。

  本月13日,“四毛钱处方”的新闻传遍网络,当时这位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职业病、脱发严重已呈现“地中海”形状的文新强刚刚结束了14个小时的大夜班回家休息。

  文新强的“四毛钱处方”在医院同事们看来,是非常正常也很普通的事情。急诊科室主任唐映利向法晚记者表示:“这次的事情,是文医生对来看病的病人了解得比较全面。其实急诊科的工作很忙很累,但是在公众认可和同行认可里并不高,咱们急诊的工作在很多人看来不如专科大腕那么牛。”

  妻子同为医生 经常见不到面

  38岁的文新强是西安市周至县人,从小成长在农村家庭。

  “我老家是农村的,父母都是农民,在那边一直生活到上学”,文新强说,“小时候看见老家农村医疗条件差,医生的医术都是‘传帮带’跟师傅学的或者家传的,专业的非常少,所以当时想学医想着能解决(村里)一些问题。”

  文新强的妻子比他小四岁,也是一名医生,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妇产科工作。两人四岁半的儿子在幼儿园刚上中班,由于夫妻二人为同行,孩子根本照顾不过来,文新强的母亲专程从老家赶来西安为他们看孩子,父亲则留在村里。

  “有时候我是晚上不在或者白天不在,上完夜班回去我儿子已经上学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又到医院上夜班,连面都见不上,妻子也需要值班。我们俩有时候好几天都见不上一面。”文新强说。

  五年前,文新强和妻子贷款20余万元买了一个90平方米的房子安家,每月需要还贷1000多元,要还20年。他每天坐公交车近半小时到医院上班,每月4000元左右的收入在当地属于中等,用他的话说,“虽然有压力,但大家都是这样嘛。”

  文新强在网上“火”了之后,有亲戚专程打电话来告诉他在广播上听到了他的新闻,朋友同学也打电话来问关于处方的事。“我媳妇是在微信里看到的,她就说让我继续好好看病,尽量小心点。”文新强笑着说。(统筹执行 /朱顺忠 文并摄/深度记者 杜雯雯

上一篇:广东专车司机遭出租车司机钓鱼围攻 头破… [2015-10-16]

下一篇:山阳县一交警违规帮人消违章 被停职纪委… [2015-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