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十月菊花黄 (宝鸡 徐祯霞)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十月的天,酷热渐褪,阳光变得柔和很多。朋友邀我采菊花去,我欣然前往。

  秋天采野菊花是一种很好的休闲娱乐活动,得空的时候,携亲带友,一大伙人,热热闹闹地便上山了,菊花采回来后,择净,放在笼里一蒸,晾干,用以泡茶,可明目去火,是一种很好的饮品。

  进到山中没多远,路边就渐次有了细碎的小菊花,这种菊花花形很小,只有指头蛋大,花色澄黄,开得很稠很繁,植株却很小,但是枝叶很遒劲,像是矮化了的盆景,让人感觉很坚挺,很有力,满山遍野,随处可见。

  那些在秋风中摇曳着的小菊花,像是在向我们点头致意,欢迎我们的到来,放眼望去,真的很美,黄灿灿一片。今天真好,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这么大一片野菊花,这令我们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开心。

  山村里的沟沟岔岔,就爱长这种细碎的小菊花,路边,地头,山坡上,到处都是,秋天的山野,遍地金黄,这是只有菊花盛开的季节才有的美丽。这种花儿不似家养的菊花那般娇贵,它们的生存能力极强,只要有阳光照晒的地方,只要有土壤的地方,这种小菊花就能生长。

  我们从自己的脚边一溜儿采过去,菊花很小,采得很慢,我们也并不着急,一边采着菊花,一边聊着关于菊花的各类闲话,此情此景,倒应了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人在花间,花随人走,人为花增色,花为人添香,那份悠然自得,那份闲情洒脱,比之陶渊明又如何?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在所有的花里面,我对菊花情有独钟,一是觉得它有君子之风,二是觉得它有隐士风范,当所有的花都开罢的时候,菊花才粉墨登场,它不与百花争艳,独自静静地开放在秋风中,装扮着清冷的山川,点缀着萧瑟的大地。它在春天里萌发,它在夏天中守候,一直等到万类霜天的秋日,只为填补一个季节的空白,每每想到这儿,我就会对它生出一种敬意,一种出乎人类对于自然的敬意,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人在很多时候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日上中天,我们的纸盒也差不多快满了,看着这一大盒被我们一朵朵采下的菊花,心中的那种快慰不言而喻,在菊花的生命快要终结的时候,我们以另一种方式让它的生命得到了延续,此后的日子里,它将盛开在我们的茶杯里,在袅袅的水汽中,菊花依然灿烂金黄,绽放出生命中独有的美丽。

  菊花开在秋日,为大地做了最后的装扮,那一地的金黄,是秋天里最美丽最浓烈的色彩,这个季节在菊花的盛装中落下帷幕,带着诗意的味道离去,又怎能不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十月菊花黄,不是春光,却又更胜春光。

上一篇:太白毛栗香 (宝鸡 尚海军) [2015-10-19]

下一篇:柿子红了 (宝鸡 温瑶瑶) [2015-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