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柿子红了 (宝鸡 温瑶瑶)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经过一个夏天热烈的生长,柿子终于从树叶里钻出来时,已经起了秋风,有丝萧瑟。凉飕飕的风吹落树上的叶子,柿子却不觉得冷,反而露出红扑扑的脸颊。

  十月是苞谷成熟的季节,苞谷披着米黄色外衣,显得有丝苍老,庄稼人开始忙碌起来了。拉苞谷的车在水泥路上来来往往,车轱辘转啊转,转到柿子树下戛然而止,庄稼人把车缰绳往上拢了拢,抬头看见一个娇滴滴的“姑娘”躲在叶子后,庄稼人伸手一摘,“姑娘”老老实实躺在农人的手掌心,那“皮肤”吹弹可破。庄稼人看着脸上乐开了花。车轱辘看在眼里,喜在轮里,转的越发快了。

  柿子可分为好几种吃法,甜柿子是老少皆喜的。甜柿子只要挂上橙色,便褪去了原有的那股涩味,咬一口脆脆的、甜甜的,但甜而不腻。孩子普遍都喜欢吃脆皮的甜柿子,父亲会把软柿子树嫁接成甜柿子树,不等几年便可挂果了。

  当然也有给孩子们暖柿子的母亲。母亲把新鲜柿子装入铝锅或洁净的缸内,再倒入 40℃左右的温水直至淹没柿子,然后密封缸口隔绝空气流通并且要保持温度,有的会在容器下边生一个火炉,有的在容器外面用谷糠或者麦草等包裹,也有的隔一定时间掺入热水等等。脱涩时间的长短与柿子的品种、成熟度高低有关,一般经过一天或者半天便能脱涩。  这种温水脱涩的方法,关键是控制水的温度,过高过低都不合适。水温过低,脱涩很慢;水温过高,果皮易被烫裂。暖好的柿子吃起来很是甜糯。

  在干旱缺水的塬上,柿子树是很受欢迎的树种,因为它耐旱。所以村子道路两边种满了柿子树,每到成熟时节,一眼望去,像是红红的小灯笼迎接着国庆,又像是涨红了脸的姑娘急着要回娘家。

  这时,庄稼人上树摘柿子的气候形成了。男人们扛着梯子,拿着竹竿,媳妇跟在后边拿着篮子竹筐,就连鸟儿也叽叽喳喳地来凑热闹。这是农家最温馨的画面,收获喜悦的同时,亲情从柿树下蔓延开来,充盈着秋天的每个角落。民间有个传统,摘柿子时不忘在枝头上留两三个柿子,这些柿子是在给树枝上憩息的鸟儿、雀儿留下的美食。老一辈人说鸟儿雀儿吃了这柿子,来年柿子可以大丰收。

  柿子还有一种吃法,就是做成柿饼。柿饼不但好吃,而且更容易长久贮存,如果方法得当,放一两年也不会坏。其实,柿饼的制作方法极其简单,首先选取一些肉质坚硬、果形端正的柿子,将果皮转圈旋削下,把果肉拿去晒,选光照充足、空气流通、清洁卫生的地方晒到七八成干就可以了,柿饼就算做好了。只是不要晒得太干,那样口感就差一点,况且吃起来也费劲。

  记忆最深的,当然还是奶奶给我烙的柿饼,和好白面,再把熟透的柿子捣碎和进去,擀成手掌大,烙成饼就行。在锅里烙这种饼时,待两面都烙出了花,厨房会飘出柿子的甜味混着面香味,咬一口不粘牙,甜度刚刚好,好吃极了。

  摘完柿子后,柿树上的叶子开始泛红,到了晚秋,整个柿树叶子全红了,可与枫叶媲美了。这时候再看,柿树不光是一种果树,还是一种优良的观赏树木,更给秋收后肃杀的乡村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上一篇:十月菊花黄 (宝鸡 徐祯霞) [2015-10-19]

下一篇:举家圆梦 误入仙境 (宝鸡 崔妍) [2015-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