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探幽凤州古栈道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如今去凤县,无论坐火车或汽车,沿宝成铁路或 316国道、 212省道西南行,一到凤县境内,但见铁路穿山越岭、跨沟越壑,公路纵横交错、宽阔平坦。省道两旁金丝柳摇曳、银杏挺拔、玉兰俊秀;国道绿树夹道、近旁椒园溢香,道旁还栽植了宽幅林带,修建了绿景小品;县际公路和通村道路上,也随处可见银杏、烟柳、凤椒、翠柏……

  从宝鸡益门古镇开始,翻秦岭,穿凤县,南达四川,有一条延亘四五百里的天然隘道;源于凤县大散岭南麓的嘉陵江,沿山谷隘道蜿蜒南流,在重庆注入长江。这些又为古人修筑通道创造了便利条件,造就了古凤州“秦蜀咽喉”“汉北锁钥”的战略地位。

  古称“入蜀有四道,凤占其三”,指的是除了四川境内的金牛道,进入四川的古道经凤州境内的就有故道、连云栈道和陈仓道,为古长安通往汉中和巴蜀的官驿大道必经之地。

  据史志记载,战国时期,秦相范雎便组织大规模修建通蜀栈道。当时人们遇峭壁悬崖则在壁上凿孔,架横木,覆木板;遇深沟险涧,则要架椽檩,覆厚板;遇危险羊肠小道,则在道旁打桩,砌石起坝或修栅栏,再在木板铺成的路面上修起长长的阁棚,也叫阁道或栈阁,以保护行人车马安全,防护路面不受风雨侵蚀。据说那时修筑栈道,先用火将岩石烧灼,再以醋激酥,然后锤敲钎凿,所需材料全靠人背马驮,十分艰辛,但古人仍锲而不舍。当时凤县叫故道县,因此起于陈仓(今宝鸡市),南渡渭河,越秦岭,经凤县西入甘肃两当,再经徽县至汉中略阳县,出白马关至勉县与金牛道相接的栈道叫故道,为最早通蜀的军事商旅要道。

  古凤州桑坪铺(今连云寺)有一座清乾隆年间的石碑,上刻“对面陈仓古道”六字,由此南渡凤县境内的野洋河,进陈仓沟,与连云栈道的南栈(金牛道)相接的栈道上,便是历史上着名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故事的发生地。

  由散关经凤州至褒城的栈道原称褒斜道或斜谷道。《史记·河渠书》记载,汉武帝时,兴修了褒斜道,其利弊为“故道多坂、回远,今穿褒斜道少坂,近四百里”,其实早在商周时期,褒斜道就已被开辟利用。史载,周武王伐纣时,有四川和汉中一带的少数民族武装参加;周幽王伐褒国,得美女褒姒,两次进军都是沿褒斜道行进的。唐开成四年( 839年),归融大修蜀道,辟散关至剑门千余里为官驿道,凤州以北借用故道,再由凤州古城西门外缘坡岭南行,越凤岭,经凤州境内的心红铺、三岔、留凤关、连云寺、高桥铺,再越柴关岭入留坝县境到褒城、勉县、宁强,至四川广元。元代“因其道路盘旋于崇山峻岭,高可连云”,故定名为连云道。

  清康熙三年( 1664年),陕西巡抚贾汉复又筹款,用三月时间,“剔险披隘,特开路于诸岭上,由是陟降而行,无复昔日之沿山架木”,栈道从此改为碥道,路宽可并行二轿四马;乾隆、嘉庆、光绪年间,又多次整修此道,此后一直沿用到民国时期。

  除了这几条古栈道,凤州境内还有后唐长兴元年( 930年)十月开通的唐仓(今凤县唐藏镇)湖田路,向西可通驮道经甘肃利桥至秦州(今天水市);向北有驮道经凤境隘口通宝鸡湖田(今胡店)和越凤境庙儿梁与故道连接;向南有驮道至双石铺与故道交会。又有一回车道,从故道所经过的东河桥向南翻秦岭南梁,入凤县境顺车道河而下,至留坝县的江口接古褒斜道,为西魏恭帝元年( 554年)修建;再有河池关至凤州道,历来为凤县东部通往关中的驮道。

  而凤州始有现代意义的公路,已是 1934年,是年 11月到 1936年 5月,宝(鸡)汉(中)公路修通,所走路线大部分沿连云栈道走向。后公路延伸,由褒城南行经勉县、宁强入川, 1941年川陕公路才列入国道;在此前后,由凤县通甘肃的华(甘肃通渭县华家岭)双(石铺)公路也修通,但因坡陡弯急、路况低劣而晴通雨阻。

  凤州自古便是扼秦、蜀、陇之战略要冲, 228年,诸葛亮率大军攻魏,沿故道进军,出散关、围陈仓,后因“曹兵拒之,亮粮尽而还”。唐玄宗也因避战乱,曾经故道、过凤州,逃往四川,形势稳定后又沿故道返回长安。在南宋江山面临危难之际,吴玠、吴璘兄弟扼守大散关与和尚原,以保汉中、四川不受侵犯。当时吴玠、吴璘在栈道沿线和凤州一带驻兵屯田,垦荒种地,粮食丰收年份收粮达一百多万斗,受到南宋朝廷嘉奖。 1131年,金兀术统领十万大军南渡渭河攻打和尚原。宋军先以强弩密集发射,封死敌军前进道路,又出奇兵切断金兵粮草后路,双方激战三天三夜,金兵只得撤退。宋军乘势追杀,使金兵死伤万余之众,金兀术身中两箭,狼狈逃命,南宋朝廷转危为安。

  凤州还与藏、川、滇横断山区和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流域的以茶马互市为主要内容,以马帮为主要运输方式的“茶马古道”紧密连接,历代中原王朝通过这条古道,巩固西南边疆,维护国家统一。据专家考证,宋朝与契丹对抗,所需军马主要从西北地区的秦州、凤州等地的市场获得。

  革命年代,凤县也曾发生过许多大事件。 1932年,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在古凤州城策划了震惊陕甘的“两当兵变”;徐海东、贺龙等红军将领也曾率军到过这里;抗日战争中,国际友人路易·艾黎和乔治·何克在这里开展的“工合”运动,至今仍被人们广为传颂; 1946年,王震将军率领三五九旅在此突破重围,抵达陕北。 1949年 8月 29日,解放军发动秦岭战役,占领凤州古城后,越凤岭追击逃敌,最终解放凤县全境……

  虽然历经漫长岁月,但各条栈道部分遗迹尚存。修筑最早的故道沿途,虽蓬蒿弥径,栈阁消失,关隘驿站也难以目睹原貌,但如今仍依稀可寻其遗迹。 1987年,宝鸡市博物馆曾在大散岭发现宋代铁铠甲 300余件。1994年 10月,凤县东河桥村 3名学生放牛时,又发现一宋代重修大散关的残碑,虽经风雨剥蚀,但尚可辨认“修大散关记”“幸顾嘉定八年”“从义郎利州兵马”等字句。秦岭南坡,长桥、红花铺草凉驿、柏林寺,五星台、白家店、白石铺、龙口沿途古驿站之地,古村落遗址和碥道遗址甚多;连云栈道上,今人能从碥道荒基和诸多题刻上辨寻其路径走向;陈仓道上,进陈仓沟三里地,有坟墓残迹,并有石碑,上书“陈仓古道之墓”。传说当年韩信黑夜逃跑,进陈仓沟后,因山高林深,不辨方向,幸遇一樵夫指点方向,韩信怕自己离开后樵夫告密,便杀死了樵夫。后来,樵夫女儿将父亲安埋在陈仓沟,当地人又将其称为“樵夫坟”。另外,陈仓道上还留有多处栈道孔迹……

  古栈道在凤州人眼中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一座永不枯竭的富矿,就连外国人也对古栈道情有独钟。 2006年 3月,一位 63岁的美国老人不远万里来到凤州考察连云栈道和陈仓栈道。前不久,这位美国老人再度来到凤州,重走古栈道,可见凤州古栈道的魅力所在。

上一篇:甘南六日 (宝鸡 吕恭) [2015-11-12]

下一篇:昔年千阳桥梁市场 (宝鸡 赵广才) [2015-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