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豆子烩面中忆童年 (宝鸡 韩武红)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3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淡紫色的汤中,飘着绿油油的韭菜、红彤彤的番茄、金灿灿的鸡蛋、青幽幽的茄子、紫莹莹的秋紫豆、白花花的面片,闻一闻,馋涎欲滴,迫不及待地吃一口,好香啊!这是久别了的童年这个季节的美食——豆子烩面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每到收玉米的季节,妈妈就会领着我们姐弟俩,拿着蛇皮袋,去玉米地里摘套种的秋紫豆角。这种豆角长得又宽又长,表面是紫色的,产量高,替代了之前种的绿豆角。常听老人说秋季还有 24个火老虎,确实是,玉米地里,格外热。我们一字摆开,一人摘几行。玉米叶子可真锋利,不小心划在脸上、胳膊上,留下一条条红痕,汗水流过,热辣辣得疼。这时,我和弟弟就嚷嚷着不干了,但在母亲的鼓励下,又冒着被划伤的风险扎进玉米行里继续摘,我们不时摘一股玉米缨子咬嘴里扮关公,乐得连玉米花落头上都浑然不觉,伤痛也早抛至九霄云外。

  回家后,在母亲的指导下,再把豆角按老嫩分拣,老的剥出豆子,用来煮豆子糊糊或做豆子烩面。我最喜欢剥豆荚了,只要剥了豆角,第二天早晨就能喝到豆子面糊糊,那豆子散发着清香,咬一口,绵绵的,真好吃!中午吃的是豆子烩面,因为有自己的劳动成果,所以觉得格外香。

  如今,因为水位下降,灌溉设施年久失修,家乡的人们外出务工,已经很少有人种玉米了,我家也是,难得母亲把门前的一小块地开辟出来作为菜园,种上了各种蔬菜,我才能吃到绿色蔬菜!

  初冬时节,我把国庆节时母亲给我装的秋紫豆角剥出来的豆子煮了,烩成面片,重温了童年的美食味道,亲切,欣慰!

上一篇:记忆 (宝鸡 林之风) [2015-11-30]

下一篇:家乡情 (宝鸡 张晓峰) [2015-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