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家乡情 (宝鸡 张晓峰)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3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老家是关中平原最不起眼的那种小村庄,只有三十来户,居县城东三、四公里处,紧邻西宝公路北线,区域很小,在县以上的地图上是很难看到的,村庄被四周高大茂密的树木遮掩着,让人很难发现和寻到,只能用卫星导航来搜索她的存在。

  村庄很小但名气不小,上世纪 70年代,农村还是集体劳动,县上在这儿搞试点农业,将周围的三个村组合并在一块,成立了独立的行政村——蒲家村。随着时代的变迁,行政区划几经调整,蒲家已由村名变成组名,这个不足两千口人的小村被大村兼并。

  农村在变革,社会在前进,村容村

  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唯有老家

  东西走向的院落却始终未变,村前屋

  后的水土未变,四邻八里的乡情未变。

  我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是因为出生、

  求学都在这方圆以内,我热爱家乡,

  是因为这里有培养我成长的沃土。现

  在虽然在城里工作多年,但每逢周末,便有回家的冲

  动,曾经的记忆、留恋,包括脑海中那些熟悉的身影都

  是内心强烈的呼唤,回家成了一种习惯,也成了生活

  必不可少的内容。

  城里在酷暑难熬的伏天,没有空调便不可想象。

  回到老家,在门道支一把躺椅,静静地半躺在上面,手

  捧一本书,再砌一壶清茶,穿道而过的风会让烦躁的

  心无比安静,简直是种享受。耳畔时而响起清脆的蝉

  鸣声,眯缝着眼神就能勾起儿时的遐想 :和伙伴一起

  上树捉知了,苜蓿地里捉蚂蚱,打谷场上扣麻雀,钻涝

  池逮青蛙,跑到崖边抓蝎子……

  而今逮青蛙时的涝池找不见了,曾经捉迷藏钻过

  的地道已被垫埋,村口高大的照壁早已没有身影。富

  丽堂皇的砖瓦房取代了从前的土坯房,曾经的砖瓦窑

  都成了花草苗圃基地,幼时出入村庄的沟壑土路,现

  已修成平整宽敞、松柏成林的水泥大道……

  “ 80后”“ 90后”喜欢都市的快节奏生活,或是因为

  年轻需要打拼,或因浅淡的记忆少了份眷恋,而对于我

  这样在农村生活久了的人来说,对家乡故土的依恋,便如叶对根的深情。在老家虽然感受不到城市的喧闹和繁华,却能亲临大自然,感受自然风光。那份灵动,那份幽静,那份深邃,那份心旷神怡,会让人思绪万千……

  喧嚣的尘世日渐远去,匆忙的时光,总想让心灵得到一份空闲,放下繁杂,归隐故居,泊于宁静,让心沉寂在烟雾朦胧之中。在这里能听到板胡的“二泉映月”,感受炊烟四起,貌似诗意的仙境。微风起,心情翩然,一股清新沁入心脾,灵魂的放逐,心灵的给养,让身心陶然,轻盈飘逸。凝眸远方,念如花开,曲曲清韵,袅绕心空,农人哼几句秦腔小调,绵绵之音,款款深情,随风吟唱,飘远……

  农村是一个孕育生命的地方,年轻一代的希望在这里放飞,老去的一代默默留守。守不是无奈,是为远航的船只守住港湾,是为高飞的鸟儿守住暖巢,是为生,是为情。故乡,我的牵挂,我的根。

上一篇:豆子烩面中忆童年 (宝鸡 韩武红) [2015-11-30]

下一篇:母亲的绣字鞋垫 (曹雪柏) [2016-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