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冷在小寒 (秦延安)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四野静寂,只有牛车不紧不慢地在雪地里兀自前行。蜿蜒的乡间小路上,便有了深深浅浅的蹄印和辙痕。虽然没有风,但寒气却见缝插针地充塞着大地,就连包裹严实的赶车人,也懒得吆喝,只是怀抱皮鞭,懒懒地坐在车上,任着牛儿自由行走。雪已经遍布整个田野,深深浅浅的脚印一直延伸到村庄。穿上白棉袄的村庄变得冰清玉洁,树是玉树琼枝,瓦是鱼鳞般的层层叠叠,就连房子也变得胖乎乎,雍容可爱。远处连绵的雪山上,戴着雪帽的青松若隐若现,一行行北回的大雁,正在赶着行程。这是一位画家笔下的小寒情景,冰天雪地里春流涌动,寒风料峭中暖意融融。

  在二十四节气中,小寒预示着一年中最寒冷的一段时期已经到来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月初寒尚小……月半则大矣。”小寒虽小,有时却冷过大寒,于是便有了“冷在三九”,有了“小寒胜大寒”之说,其严寒程度可想而知。气温一降再降,雪是一场又一场,凛冽的西北风似乎从未停过。严寒真的如此实在,无论你欢迎还是不欢迎,总是不请自到,让人们为御寒而不得不“全副武装”。北方“滴水成冰”,而江南也是“冷成冰团”。“小寒不寒,清明泥潭;小寒寒,惊蛰暖。”懂得节令脾性的人们,总是用这样的话语消遣着小寒。

  在寒冷的日子里,虫鸟不语,花草枯萎,似乎一切都是停止的,但又不完全是。你看看,檐角的冰凌,正如豆角一样,挂在风中,一寸一寸生长,一寸一寸变长,似乎天地所有的温度,都被它们野蛮霸占。还有那从烟囱里爬出来的缕缕炊烟,总是耐不住寂寞,虽然在漠漠清寒中,见风就散,但它们依旧不断地跑出来,就像屋子里的小孩子一样,虽然大人们千叮咛万嘱咐外边冷,但孩子们依然趁着大人不注意,偷跑到屋外,堆雪人、打雪仗,一刻都不停歇。即使没有雪玩,他们也要跑出来,在厚厚的河冰上,秀着滑技,用欢笑打闹,沸腾着季节的冰点。

  小寒,注定是在雪花中、天幕里徐徐浮现一个年头消逝的背影。奢想有一盆暖暖的炭火,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浸润着烤红薯的芳香,惬意地畅谈流年碎影,那该是一种怎样的享受。这一种恣意的享受,直到步入中年,我才明白是多么珍贵。因为这种守候,本身就是对人生最本质的需要。若没有天寒地冻的造就,终年忙于耕耘收获的人们,又怎有闲暇享受这种守候。而经历了众多的离离散散、东漂西泊的我,此时才知,一次家人的团圆与守候是多么奢侈,便不由得想起昔时小寒,那里有情感凝结的芳香,有悠长岁月的坚强守望。小寒不仅是岁月的更迭,更是季节痛楚的分娩,就像人一样,只有经历风霜雨雪的锤炼,才能坚强地成长起来。

  冷在小寒,暖在寒后。不需要一场雪,做漫天遍野的铺垫;也不需要冰坨的冷硬,炫耀寒冬炽盛。撩开小寒这道门帘儿,就可看到春的影子。寒冷过后是春天,不仅于季节,于人也一样,苦日子之后总有甜的时候。

上一篇:小寒的风度 (王琪) [2016-01-06]

下一篇:冬日的远山 (姚孝贤) [2016-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