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大 寒 (周塬风)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刺骨的寒风呼啸袭来,故乡的大地似乎为之震颤。天低草黄,花枯树秃,枝丫横空,生命萌动的灵气和斑斓缤纷的色彩几近消失,我不知道它们躲到哪里去了?“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时光在田野里撒腿奔跑,日轮滚动,碾碎了一个又一个朝暮,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如期而至。

  风从田野刮过,穿透滴水成冰的冷清,烈性十足,时大时小,让路上独行的人心里发毛;没有叶子装饰的树,被风摇曳得吱吱作响,像在悲泣,又像在疯狂地舞蹈。

  广袤的原野裸露出苍茫的泥土,显然有些僵化,硬邦邦的。往日繁盛嫩绿的野草,绵软苍白地瘫倒在大地母亲的怀抱。狗尾巴草浑身上下干枯透彻,在冷风中瑟瑟摇曳;蓬松的黄蒿萎瘪凌乱,像燎烤过的黄发任意盘曲;匍匐于地皮的车前子脑袋耷拉,缩紧身躯,看起来奄奄一息。“大寒大寒,无风也寒。”《二十四节气解》中说:“大者,乃凛冽之极也。”就是说“大寒”是气候达到最冷的时候,它沉淀在二十四节气的最底部,积蓄春夏秋的精锐,向外散发着冷峻和严酷。

  欢畅流淌的渭河水,少了热烈奔放,多了淡漠孤寂,悄无声息,潺潺流淌,不舍昼夜,一片素洁和隐匿的清静,像一位哲人在思索厚重的生命话题。河滩里能够感觉到的是沉寂,没有自然生长的气息,潭面有水鸟不时掠过,留下一圈圈涟漪。水瘦了,石砌的坝面突兀高大,顽强的扒地草,没有了绿的装裹,虽然瘦骨伶仃,却依然紧紧地攀附在石头上,把坝面分割成棋盘。

  渭河两岸的麦苗,完全进入冬眠期,紧紧贴伏于地面,叶子怯弱黄瘦,灰头土脸,被冬天打上了特有的标签,像孩子冻坏的脸。油菜更是塌了身架,软卧在地,懒散十足,唯独菜心生机尚存,只需春风吹来就得意盎然!它们也知道,幸福就是忍耐和等待 !“小寒大寒,杀猪过年;过了大寒,又是一年。”此时天气虽然寒冷,但已近春天,隐隐中已可感受到大地回春的迹象,心里总有暖意潜升,人们开始忙于辞旧迎新,准备年货,因为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春节快要来临了。

上一篇:往事非烟 (吕元亨) [2016-01-19]

下一篇:她想有双红鞋子 (吕 恭) [2016-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