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阿 斗 (红柯)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司马昭站在你身后,你不要有什么反应。密匝匝的“芒刺”逼过来,你不要惊慌,你跟小虫子一样叮在上边,你把芒刺当大树,跃然其间。或者把司马昭本人当墙壁,靠在上边呼呼大睡。他就要这种效果。

  我很佩服曹髦那位机灵的老祖宗曹操,曹操刺董卓不成,便跪地献刀,转脑筋于瞬间,谁也不以曹公跪拜为耻。

  我就跟相父孔明开过这玩笑。相父总以为自己很能,我有时烦他,他上朝时,我就说相父你上来。他不知什么事,他就上来了。我说相父你坐这儿。我给他的是龙椅,他“扑通”就跪下了。我爹给他来过这一手,白帝城托孤就是这样托孤的,相父“扑通”跪在我爹的病榻跟前。我做皇帝后,不时操演一下,我时时得提醒孔明先生注意自己的形象,注意自己的角色。他的鞠躬尽瘁至死不悔,很大程度上得之于这种游戏。我们双方都认同这种游戏原则,一直延续到姜维。

  曹髦显然没有这种游戏感。也就是说,当司马昭阴鸷的目光如箭矢般飞来时,他丧失了化解功能,他迎合了那种目光,那目光扎下了根,跟网一样罩住他,他发抖。司马昭走远了,他还在发抖、发呆,眼睛失神地看着司马昭的背影。

  那是个永不消失的背影。

  在那仇恨的背影里,他那祖先勇武而强悍的血性开始苏醒了。那是源自曹操的热血,汹涌如大海一般,仿佛梦幻。在大海的涛声中,曹孟德纵横天下,伐董卓,擒吕布,击袁绍袁术,直到大海。曹操在海边写下了《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曹髦热血奔涌。小皇帝弱小的身躯几乎难以承受这种强悍的力量。小皇帝写了一首诗《潜龙》,把自己比作落入井底的龙,没有办法升腾,只好受周围的青蛙、泥鳅戏弄。   伤哉龙受困,不能跃深渊。   上不飞天汉,下不见于田。   蟠居于井底,鳅鳝舞其前。   藏牙伏爪甲,嗟我亦同然!

  这首诗落到司马昭手里,是贾充送来的,司马昭悲喜交加。喜的是这条龙终于落到井底,井底之龙是翻不起浪的;悲的是他们司马家族的角色很不光彩,小皇帝一语中的,把握得很准,他父兄两代的历史使命就是给英雄收尸,打扫战场,所获甚丰而又卑鄙万分。司马家族是能打仗的,纵横天下的战例中有他父兄的身影。历史却把他们定格成一群虫豸,不是青蛙就是泥鳅。这是司马昭难以忍受的。

  更难忍受的是司马昭必须跟贾充这些人一起密谋,他们在相府的密室里,伴着胳膊粗的蜡烛,一直到天亮。

  贾充在晨光中离去。司马昭心里很不是滋味:堂堂司马家族竟然沦落到与小人为伍的境地!曹操当年可不是这样子,即使有卖主求荣者,曹操事后必斩之,视之为粪土,绝不会与他们交头接耳彻夜长谈。司马昭拔出宝剑,把插蜡烛的铜座劈得粉碎,他拄着长剑出粗气。

  贾充在大臣中大肆活动,要大家启奏皇上,给丞相司马昭加爵晋公。

  过了几天,司马昭率众官来到殿上。群臣向魏主奏道:“大将军功德无比,请陛下加封他为晋公。”魏主垂着头半天不说话。司马昭就火了:“我们父兄保曹家天下,难道不能封晋公吗?”小皇帝颤了一下,微微抬头:“大将军说的是,就照办吧。”司马昭冷笑:“陛下不要微微抬头,龙可不是这样抬头的。”小皇帝猛地抬头,直视司马昭。司马昭暗吃一惊,他只有继续冷笑,他的笑声干涩嘶哑,如同豺叫,小皇帝没有退让的意思。司马昭的冷笑不见效,众官员在看着呢,司马昭几乎出自本能地咆哮起来:“陛下在《潜龙》诗里,把我们比作虫豸,这是对待大臣的道理吗?”小皇帝双手撑着龙案,胸脯剧烈地起伏,皇帝愤怒了。愤怒出诗人,愤怒也出英雄。愤怒的小皇帝已写了诗,他只要做出一个血性的举动就离英雄不远了。小皇帝可以以咆哮还击咆哮,一个咆哮的皇帝在朝堂上足以击垮一个野心家。小皇帝的胸脯只是剧烈地起伏,喊不出声,就像黑夜里的小孩,面对狼喊不出声一样。小皇帝无论多么愤怒,无论热血如何沸腾,也脱不了孩子的稚嫩。稚嫩的小皇帝就这样败在老辣的成人之手。小皇帝满脸通红,满腮怒火。司马昭连连冷笑,大步下殿去了。

  贾充尾随其后,贾充说:“皇帝不对头。”司马昭说:“你说得不错,他被激怒了。”贾充说:“皇帝脸都红了,都快要冒血了。”贾充突然不说了。司马昭说:“吞吞吐吐干什么?”贾充说:“我闻到了血腥味。”司马昭一震:“他还真要翻起来啊。”贾充说:“他翻上来就麻烦了。”

  司马昭几乎是自言自语:“戏快要收场了。”

  贾充干愣着。

  司马昭说:“天下一统为期不远了。”

  “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晋公为何如此伤感?”

  “我也不知为什么。”

  晋公是知道的,我一见晋公,就能感觉到他与曹操、孙氏兄弟和我爹刘备的差异。他是这盘棋的最后赢家,可他一点也没有英雄时代的豪迈与勇武,那种纵横天下、气吞山河的壮举离司马家族非常遥远。(连载 31)

上一篇:踏访温家大院 (赵莉渭) [2016-01-25]

下一篇:黄土地上的围棋 揪方 (成宗田) [2016-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