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隐居 (吴克敬)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下雪天,读书天。不知有谁这么说过没有?说过了,不要骂我抄袭,因为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去年冬天,古城的那场雪,给人的感觉,仿佛天是雪做的,天塌下来了,一猛子就把古城埋在了雪里。这个时候,不出门是明智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读书。于是,我从书架上随便地抽出一本书来,是顾随看似随意的涂抹;买回来随便翻了翻,就插进书架,这时候再读,便读出了不同的况味。我得承认,面孔古板、很有些老学究气派的顾随,其实是很吸引人的。我读了进去,顺着他的思路,这就发现了辛弃疾,发现了苏东坡,还有杜甫、李白,以及陶渊明、曹操等一干历史人物。

  好像是,顾随对辛弃疾的喜爱胜过了苏东坡,他写辛弃疾时,一口一个“辛老子”,或者是“稼轩这老汉”,仿佛那个把酒临风的词人,就如他的亲老爷子一般亲切。有此兴致,他也就会这么看待杜甫的。他写杜甫,就同样地以为杜甫是胜过李白的,他说“老杜诗真是气象万千,不但伟大而且崇高”,而李白“才高惜其思想不深”,以至“诗豪华而缺乏应有之朴素”。对于顾随的观点,我虽然不能完全同意,但也使我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关于苏东坡、辛弃疾,关于李白、杜甫……窗外的雪没有停,在风的作用下,常常会有几片硕大的雪块,攥成一个拳头,擂向我的窗玻璃,砸得薄薄的窗玻璃,发出惊人的声响,如此这般,倒显得家里安静。我没有抬头,也不移目光,深情地读着顾随,这就读到了他关于佛学的研究了。

  佛学是个大学问,玄而又玄,年轻时候,我是躲着而行的;上了些年纪,对这方面的着述,很自然地有了一些兴趣,迷住了,就想往深里去翻一翻,譬如南怀瑾,譬如李叙同。我后悔自己没能更早地阅读他们,在这个下雪天,我又一次后悔,没能更早地阅读顾随,他们关于佛的研究,太让人服气了……结果是,我从我读书的家里,情不自禁地抬起了头,透过窗玻璃,还透过漫天的雪花,去了望不远处的终南山。

  这是不错的,我居住的小区,在古城的南郊,天气好的时候,抬头就能看见终南山,苍劲而高峻,神秘而幽缈……我听人说,就在如今,终南山里还有不少于 500人的隐居者。

  在这个壮阔的雪天里,我为他们操起了心,担心他们居住得可暖和?吃喝得可充足?这么操心着他们,我不自觉地伸出手来,做了一个在火炉子上烤火的姿势来……这个姿势把我自己惹笑了,因为我的家里有统一的供暖设施,而唯独没有我要取暖的火炉。

  隐居在终南山里的人,他们享受不到现代化城市的幸福,他们避世到山深林密的终南山里,那种传统的幸福,他们总该能享受到吧。这么想着他们,倒使我向往和羡慕起他们来了。

  隐居终南,不能仅限于个人的行为,更在于个人的修行,何况信息化的社会,哪里是隐居的好去处呢?难找,太难找了,如果有那个念头,其实何处不能隐居?自己温馨的家,也可以的,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专注于一种学问或者别的什么,不都是一种很好的隐居?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心。

上一篇:年景 (彭学明) [2016-01-29]

下一篇:散文领域的“潜伏”者 (温亚军) [2016-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