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年是一场戏 (叶丛)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年好比一场戏。农村孩子是最活跃的导演。年没到,他们已经用炮仗、窜天猴、二踢脚和“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把这个年迎进了村庄、请进了小院。换新衣、串亲戚、领压岁钱、钻戏台子爬草垫……初一到十五,谁家孩子不是呼朋引伴、尽情地疯玩?过年图吉利:天大的怨恨和咒骂是不能在大年当头释放的,只有忍。老爸笑挂在脸上,拳攥在袖里:张狂吧小子!过完这个年,老子再跟你清算!因此过一个年,农村孩子长一回心眼。

  年是一场戏。城里孩子是最开心的演员。冰糖葫芦、大头贴、五颜六色的气球……年的“广告”被他们撒遍了街巷和公园。高坡上,河滩里,各式各样的风筝任其放飞,与鸟儿们在蓝天上比翼、周旋。欣赏着小家伙的演技,爷爷大叹:我在给孙子过年!“禁令”拦不住孩子们的冲动,一声声爆竹在城管的车屁股后面炸响,令人想到《地雷战》。单元房关不住童心,逛街、购物、游玩是寒假的大餐——谁不想利用这个年放松自个儿、开开心心地撒欢?年使他们成了家里的宠物,一个个矫情、任性、贪玩。年后老爸大吃一惊:过了一个年,书没看几页,你却胖了一圈!

  年这场戏,火了餐厅、酒店,忙坏了商场、超市的老板。往年,当官的和想当官的,求人的和平日不求人的,想解怨的和欲报恩的,当儿女的和欲娶待嫁的……各有所想,心照不宣——挤成一个队,为这出戏购置着行头和“糖弹”。今年却不同于往年,正能量高悬反腐的利剑,购年货的队伍没有高低贵贱,人与人共享着阳光下的公平与正义、平和与舒坦。

  年这场戏,有时候也让人无奈,平生出对过去纯真的眷恋。年使人与人变得很世故:街上碰见了,彼此一声“年过得好!”保持一米距离,少了传统寒暄。当下的“拜年”就两个字:简单!

  年这场戏,让一些人的酸甜苦辣变了味,喜怒哀乐难释然。好儿女不分亲疏远近,再忙不能没心没肺忘父母,再远也要大包小包回家看。儿女喜气洋洋,老人眼花缭乱:哪一个儿子是孝子?哪一个媳妇是真想俺?忙乎一桌饭,儿女夹给一口菜,老爸老娘便动容:“你们工作忙,平时不要操心俺!”酒足饭饱,儿女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兴头一过,拖家带口,纷纷再见。屋子里只剩下小狗在舔剩饭。说不清是喜是悲,笑僵在老爸脸上,泪咽在老娘肚里。过年这场戏,哪一招一式不是考量着儿女的心和肝?

  好希望这个年是一瓶驱寒热身的酒,是一面拥抱骄阳的帆!

上一篇:散文领域的“潜伏”者 (温亚军) [2016-01-29]

下一篇:一年又一年 (郑金侠) [2016-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