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新闻中心>争议话题

政府鼓励创新 但“有形之手”该伸向哪儿

编辑:于明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1月7日至9日,第十三届中国国际网络文化博览会举行。“双创时代,网文天下”作为主题,吸引了包括动漫、游戏、音乐、上网服务、公共文化服务、非遗、文物等多个领域的260余家企业参展,呈现出产业百花齐放的多元化样态。视觉中国供图

  “我们现在坐在这里讨论‘互联网+’,也是奇葩了。‘互联网+’的哪个产业也不是政府推动出来的,都是自己生发出来的。”尽管上海市人大代表、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施雷讲话有些不留情面,但他的观点却得到了随后发言的几位人大代表的支持。

  1月26日上午,上百名上海市人大代表就“推进互联网+行动计划,构筑经济社会发展新优势和新动能”展开专题审议,据悉,“互联网+行动计划”已被写进了尚在意见征求过程中的上海市“十三五”规划草案中。

  政府应该在“互联网+”大行情中扮演什么角色,这个话题成为这次专题审议会代表们讨论的重点。而上海市新近出台的“天使投资发生投资损失可获政府补偿,最高补偿额度高达600万元”的政策,也引发了人大代表们对政府在创新创业中的角色定位的思考。

  “补贴”指挥棒一挥,带来问题一堆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继2015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后,上海也在去年11月推出了《上海市推进“互联网+”行动实施意见》。这份意见提出21个专项行动,包括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加速经济转型升级领域的13个专项,分别是“互联网+”研发设计、虚拟生产、协同制造、供应链、智能终端、能源、金融、电子商务、商贸、文化娱乐、现代农业、新业态和新模式、众创空间;面向广大市民的衣食住行,提升生活品质领域的5个专项,分别是“互联网+”交通、健康、教育、旅游、智能家居;建设服务型政府,提升城市管理能力领域的3个专项,分别是“互联网+”公共安全、城市基础设施、电子政务。

  这21个行动专项,较之国务院文件中所列明的11个专项,还多出了10个。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傅新华在专题审议会上介绍,多出来的“互联网+”专项,是根据上海互联网创业和城市需求等多种因素考虑设计出来的,符合上海的实际需求。

  但在专题审议会上,施雷和上海市律师协会会长盛雷鸣等人大代表却对政府直接介入各个行业鼓励“互联网+”行为提出不同意见。

  “政府主要精力应该放在宏观规则的制定上,而不是放在微观层面,去规划哪个领域需要‘互联网+’,要怎么在这个领域加大力度强推。”盛雷鸣认为,从政府层面出发,应当花大量精力去制定“游戏规则”,保护公众利益,而不是把精力花在“如何挥动指挥棒来刺激某个行业大发展”。

  “想象一下,‘补贴’这个指挥棒挥一挥,可能带出来一堆问题,有借此政策骗取专家资金的、有权力寻租的,到最后,大家都往这个行当涌,最后导致产能过剩。”盛雷鸣提醒,互联网行业目前看上去风生水起,但实际只有千分之一成功率,“与其花钱、花精力去补贴这个行业,不如花点时间研究政策环境如何优化。”

  政策环境恶劣导致重大经济损失的案例如今比比皆是。盛雷鸣说,科学的游戏规则,就像身体里的血管,没有血管,血液就会在身体里胡乱流动,而这个血管,只有且必须由政府层面来搭建,“任何一个老百姓、一家公司都不能干这个,政府不干这个,干什么?”

  这种评奖、评优“不如算了吧”

  施雷是上海市经信委评选出的上海市首届IT新锐,这一评选至今已经延续了十余年,每年都有10名互联网界的优秀创业者获奖。但在专题审议会上,施雷却表示,这种评奖、评优“不如算了吧”。

  他说,一个互联网企业的成长、成功,不是靠政府扶持来的,“我们不必纠结BAT(指百度、阿里、腾讯三大互联网巨头)不在上海,就算BAT明年把所有总部都迁过来,对上海也没有什么用。”

  施雷建议,与其花大笔的钞票去“蒙”哪个行业可能诞生下一个互联网巨头,倒不如搭建一个能够带动企业成长的平台,“我在这个行业十几年了,那些草根企业怎么成长到今天的?就是靠平台带动,靠平台上的国际投资人带动。”

  施雷说,即将启动的“战略新兴板”应当成为上海鼓励创新的发力点,“我们的战略新兴板要建成,让全球的企业家都到我们这里来。给创业者一个好的平台,比什么都实在。”

  就在这两天,上海就因为出台的一项政策而受到全国各地舆论的关注。这项政策出台的本意是鼓励创新创业,但却被业界人士认为不符合市场规律。

  科学技术委员会同上海市财政局、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在2015年年底共同制定了《上海市天使投资风险补偿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天使投资发生投资损失可获政府补偿,最高补偿额度高达600万元。

  消息一出,有人立马开玩笑地给出了政策“套利攻略”:先成立风投公司A,再找人成立个两创业公司B、C,A给B投资1000万,除正常开支100万之外,B用剩下的900万买下C,实际钱回到自己手里,三个月后B经营不善倒闭,再找政府补贴60%,600万到手。

  “天使投资是极高风险的投资,通常只属于少数人或机构。市场经济的一个最基本原则就是权责利匹配,谁承担风险就谁应该获利。”资深创投人、软银赛富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在接受财新网记者采访时称。

  此前有着“创业教父”之称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院长佩德罗·雷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也对“政府鼓励创业之手”应该伸向哪里作出过详细注解,“不仅是中国,包括欧洲也有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喜欢直接给予创业者或者投资人补贴,各国政府的做法都出奇地一致。但实际上,这种方法并不能有效鼓励创新。”

  雷诺建议,给予那些有盈利的科技公司一些税收补贴或者直接的投资引导,才是真正有效的做法,“事实上,没有哪个国家政府会像投资人那样专业地去审查每一个项目,政府很多钱补贴了,那些小公司却成长不起来。”(记者 王烨捷

上一篇:谁在放纵六旬老头性侵女童? [2016-02-01]

下一篇:深圳回应“14岁初中生列席市政协会议” [2016-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