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年礼的变迁 (杨军)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作为周礼发源地的西府地区,走亲访友“手不能空”更是流传了千百年的习俗。春节期间,人们拎上各色礼物,把平日不怎么走动的七大姑八大姨,挨个走一遍,增进感情的同时,礼物也折射出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然而,随着近些年各种花哨的礼盒异军突起,成为“年礼神器”,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了一些人好面子的心态。

  刚过初五,家里的核桃酥、杏仁露、八宝粥、猕猴桃等各色礼盒竟有三十多件,堆了小半个客厅。午间开席,父亲专门挑了一盒“营养快线”,本想着一大盒饮料足够满桌人喝了,打开包装却发现,纸箱里仅装了六个小瓶,其余地方全用包装纸填充着。父亲无奈地笑了笑,在席间对我们讲起了他那个年代走亲戚的年礼故事。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生活条件有限,逢年过节农村人走亲戚的最佳首选就是自家蒸的白面馒头。每年大年初一早上,男人们便找个能晒太阳的角落“话来年”,妇女们则忙着把家里仅存的白面拿出来和面蒸馒头,手巧的还会变着花样做点“花馍”和核桃包子,赶在第二天走亲戚时当作礼物。当然,家庭条件稍好的还要炸油饼、油糕做改样礼。走亲戚时,他们把“礼馍馍”用麻纸包裹起来,每走一家,就从印有“红军不怕远征难”字样的背包里掏出来往瓦盆里一搁,低调奢华有内涵!

  那时人们走亲戚也讲究,在亲戚家的午餐桌上,各家的“年礼”馒头往出一摆,比比谁家面白馒头香,谁家的花馍逼真漂亮,倒也其乐无穷。据说,奶奶当时做的花面馍在我们那一带也是相当有名。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粮票退出流通,一些新兴的商品逐渐代替了年礼馒头。农村人习惯在年前赶集时买好礼物,养猪的农户还要给丈人、叔伯等近亲割几斤猪肉算作“礼条”。总体来说,那时的茶叶、罐头和两包“金丝猴”香烟凑在一起,已成了过年礼物的“黄金搭档”。记得有一年大年初二,我和弟弟背着罐头、糕点去走亲戚,翻山越岭走了一上午,眼看就到外婆家了,却不小心滑倒了,五瓶罐头碎了四瓶,弟弟见状,蹲在地上大哭,没了礼物怎么走亲戚?我只好安慰弟弟,愣是带着五袋糕点走了五家亲戚。

  不知从何时起,越来越多的“注水”礼盒出现在行色匆匆的人们手中,精美的“外衣”下却是粗制滥造的伪劣商品,其价格还不菲。过完年,这些礼盒成了真正的“鸡肋”,让主人吃也不行,扔也不是。

  表哥在外打工数年,今年新婚不久,回家后要把他们两口的亲戚全部走一遍,为送礼他可真是绞尽脑汁了。本来家里已在年集上批发了一小堆礼盒,但小两口坚决一件不用,他俩几经商量,决定打破常规,按需送礼。去大姐家时,媳妇拎了个包空手而去,进门后从包里掏出了上中下三本简装版《平凡的世界》,送给了正在读高一的小外甥,大姐和姐夫脸上乐开了花,小外甥一头扎进房子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连午饭都没顾上吃。据说表哥去媳妇的娘家时,小车后备厢里载了满满的米面油。

  走亲访友赠送礼品,代表的是自己的心意,表达的是对亲友的敬意,所以古人才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其实,年礼也无须刻意注重包装或档次,只要能按需赠送,使受之者高兴即可。无论是过去的白面馍、水晶饼还是如今的励志书、米面油,收到礼品的人都会高兴。

上一篇:吃在春节 (王红霞) [2016-02-16]

下一篇:过 年 (韩星海) [2016-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