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过 年 (韩星海)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农村人很重视过年,有“千节万节,不如过好一个春节”之说。当然,最爱过年的还是儿童,他们穿上新衣裳,男孩戴上新帽子,女孩头扎美丽的蝴蝶结,伴随着节日的礼花和爆竹声,随父母走东家、串西家,看爷爷、拜奶奶,吃着年夜饭、领上压岁钱,别提多高兴了!

  过年最热闹最有趣的要数农村。一进入腊月,杀年猪、蒸年馍、购年货;扫屋舍、贴窗花、挂灯笼;前院后院、鸡舍牛圈,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三十晚上,父老乡亲、兄弟姐妹、邻居妯娌,大家围坐在温暖的土炕上,说东道西。男人们一边抽着“金丝猴”香烟,喝着西凤酒,品着又浓又酽的“陕青茶”,先用陈年佳酿敬长辈,酒过三巡后,打开“话匣子”,讲述外出打工的经历,有收获也有艰辛;女人们在一旁吃菜拉家常,诉说在家带孩子、种庄稼、务苹果的苦和累。除夕夜的欢声笑语,就像关中男人“吼秦腔”,或者说像陕北高原上没有结尾的“信天游”,在农家屋子里、庭院里、乡村大街小巷里飘荡……正月初一,天刚蒙蒙亮,随着金鸡一声报晓,千家万户门前响起爆竹声,过年就开始了……

  我已到知天命之年,常感到光阴的短暂,也常忆起幼时过年的情景。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刚八九岁,农村生活艰难。大年初一,社员还要干活劳动。记得这年三十黄昏,生产队给社员放假了,且杀了几头猪准备过年。村里分猪肉了,我就提着小襻笼和伙伴们一起排队等候,好不容易轮到我,会计一报账,说我家因为一些原因不能领猪肉。我“哇”的一声哭了,在尴尬和绝望中,只好提着襻笼灰溜溜回到家。父亲见我满脸泪水,自尊心特别强的他,一下明白了原因,半晌不语,竟然忙着干活去了。母亲在一旁生气地说:“嘴馋得很,没分上肉的人多着呢,那人家就不过年啦?这就是小娃爱过年,大人没钱花,过年难啊!”

  陆游《午饭》诗云:“吾侪饭饱更念肉,不待人嘲应自知。”这年三十晚上,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全村年味十分暗淡。这时,村里一位叔父得知此事后,给我家送来一斤猪肉,母亲忙炒成肉臊子,我们就和爷爷、父亲一起围坐在炕头吃,不一会儿,一碟肉吃了个精光。可我那勤劳的母亲,忙碌了一年,辛苦了一阵子,连一块肉丁都未尝到,但她无怨无悔,仍是一脸慈祥的喜悦。正如鲁迅所说“自己没有幸福不要紧,看到别人得到幸福生活也是舒服的”,多么平凡而又无私的母爱啊!

  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息。让人欣慰的是,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唤醒了那沉睡的黄土地,希望的田野上唱响了丰收的凯歌……五谷丰登再说年,从城市到乡村,各有特色。走进新时代,虽然年味淡了,但过节的味儿更浓了,城里人都愿意去乡下亲友家过年,体验农家乐。城乡一体化,致富奔小康,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

  这几年,我每年都要回家乡过年,走亲访友,惊喜地发现了与年有关的好多亮点,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在农家宴席上,山珍海味上了桌,人们喝起了名酒,抽起了好烟,绿茶饮品与新鲜果蔬成了他们招待客人的时尚佳品;如今的父老乡亲,走亲访友,电话手机一打,出租车开到门上,既体面又省时;衣着打扮上,也和城里人一样,追求起时髦和流行色。下地干活有劳动服,上街赶集、休闲之余也有专用服装,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好一幅“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的幸福图景。国强家富民乐,春浓日暖花开。就拿我家来说,每年春节,我们弟兄们总要团聚在一起,在除夕夜一边吃年饭,一边交流,看着春晚,那幸福的滋味比蜜还要甜……

  正是:年年过年一年一个样,岁岁登高一岁一重天!

上一篇:年礼的变迁 (杨军) [2016-02-16]

下一篇:阿 斗 (红柯) [2016-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