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仰望『千秋』忆襄公 (李秉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站在“千秋”巨型石雕前,不仅是我,所有人都会脉搏腾跃,血流奔涌,就连呼吸也变得异常急迫。因为仰望石雕,会有一种震古烁今的伟大精神燃烧着每个人的心灵。

  变法图强,开拓进取!

  陇州的儿女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位秦国的开国之君——秦襄公,在家乡这片热土上建都立业的丰功伟绩。因为这是华夏民族精神的瑰宝,更是陇州儿女思想的灵魂。他们辟地县城之南、汧邑路北端,采用本县生产的花岗岩,以敬慕仰望的心灵,独具匠心的设计,高大雄宏的造型,精湛绝妙的工艺,将这位诸侯出兵救周、浩荡东进的壮观历史生动地呈现给世人。

  我被惟妙惟肖的“千秋”雕塑所震撼。那位具有雄才大略的开国之君,挥师众将士,跨战马、乘兵车、披盔甲,手持锋利的三锋矛和以朱羽为饰的盾以及虎皮为饰的弓等兵器,高举秦国大旗,英武雄壮,势不可挡,浩荡东进。雕塑用刚柔相济的线条,块点结合的造型,阴阳互补的刀法,奔放传神的风格,将秦国将士们个个刻勒得有血有肉、有筋有骨,有脉动、有呼吸。

  “秦襄公”那深邃锐利的眼神给人们传递着大秦必胜的信心。我仿佛穿过两千九百多年的历史隧道,当年将士们的呼喊声、战马的嘶鸣声、战鼓的铿锵声、战旗的呼啦声在我耳畔幻化成雄浑激昂的交响乐,我闭目聆听着它的节律,感受着它的神魂。

  谁能说“千秋”仅仅是个艺术造型呢?要知道,一切艺术都不会只是呈现单方面的生命。人们在欣赏雕塑的同时,也在追忆浩渺的历史,审视自己的未来。

  时值新春,尽管寒气还没有退场,可日朗风和,天澄景明,一群又一群穿着新年衣装的大人娃娃们,接踵而至于雕塑前。这里没有喧哗声,没有嬉闹声,一派肃穆,甚至静得连空气都像凝固了似的。他们是欣赏石雕艺术呢?还是瞻仰襄公雄风?我没有弄清。可从他们肃然敬仰的神情中,我完全可以猜得出,大家心里肯定明白,没有襄公出兵救周,秦就不会获得岐山以西的大片肥沃土地,也就不会使一个刚刚诞生的秦国,与齐、晋、郑等国平起平坐。要知道,那时的秦国像个婴儿,连存活都难以保证,更谈不上为日后秦国强大打下雄厚基础,可襄公实现了!没有襄公以敏锐判断力和战略眼光,实施嫁妹于西戎丰王和迁都于汧邑(今陇县)膏沃之地两项英明决策,就不会从根本上改变秦在夹缝中生存的困境,一个朝气蓬勃的新邦国何谈崛起 ,可襄公做到了!没有襄公整军备战,就不会有秦的强大军力装备和扩大势力范围的能力,可襄公完成了!

  此时,我产生了一种猜想,如果没有襄公以开拓进取的精神实施以上一系列战略举措,华夏民族的历史,一定会因失去秦统一六国的光辉一页而黯然失色吧?

  人们在瞻仰襄公雄风的同时,也难免为这位开国之君壮志未酬身先死,葬身于讨伐西戎的沙场上而捶胸落泪。可大家肯定打心底里感激,襄公开拓进取的精神大树今天已顶天立地,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使陇州大地处处生机盎然。肃立在“千秋”石雕前,我在想,襄公千秋不朽的伟大精神,必将鞭策陇州儿女继续创造不朽业绩!

上一篇:丙申新春话“周风” (扶小风 ) [2016-02-17]

下一篇:行者的足迹 (刘鉴) [2016-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