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礼贤下士“鹿鸣宴” (王怀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春节的喜庆渐行渐远,宝鸡城区又再次回到了平常,人们各自忙碌着。

  渭河南岸的石鼓山,萌动着春天的气息,鸟儿的鸣叫与探出嫩芽的小草,为这里三千多年来生生不息的周秦一脉添彩。暖暖春日,催动历史,曾留下人类无数的脚步,寻觅脚印,便找到了文化的根系。

  石鼓山的历史文化气息太浓,浓得令我窒息,纵有千言万语,也不能一一道明。信马由缰,游走山下,见到一组雕塑,气势非凡,便驻足仔细观看起来。

  初看此雕塑,心生疑窦。一群鹿,全身通红,神态各异,围着一大帮古代模样的人,想干什么?再看这帮古人,上下分为三层,最上层只有一人,像是一位诸侯王,气宇轩昂,手持酒樽,把酒临风。第二层是一群人,臣子装束,也都手持酒樽,或喜形于色,或面带沉思,表情各异。第三层明显是一群乐手,鼓瑟吹笙,鼓簧击磬,沉浸在美妙的音乐当中。

  这得是一场多么盛大的豪宴呀,竟然能引来群鹿相伴?

  有人告诉我,这组雕塑的名称为“鹿鸣宴”,是“亶父礼宴群臣”,在雕塑北面的底座上,刻有《诗经·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文史知识匮乏的我,还是不理解这组雕塑的意义何在。

  凝视良久,急忙回家,翻书上网一探究竟。

  据说,“鹿鸣宴”因宴会上演奏《诗经》中的《鹿鸣》篇助兴而得名,是在周代“乡饮酒礼”基础上演变而来的聚会形式。乡饮酒礼的历史,早见于“周王亶父宴会群臣宾客”,当时在宴会中,增添《诗经》之《鹿鸣》乐章,吹笙鼓簧,宴乐熙和。

  为啥要演奏《鹿鸣》乐章呢?原来,古人在诵读此篇时,体会到兽鹿有一个特点:发现了美食不忘伙伴,发出“呦呦”叫声招呼同类一块进食。古人认为此举是美德,是君子之风,如果在宴会中运用,可以表现出礼贤下士的品格。据记载,春秋时,叔孙穆子被聘到晋国为相,晋悼公办饮宴款待嘉宾,席间即诵《鹿鸣》三章。

  到了唐代,“鹿鸣宴”成为科举制度中规定的一种宴会,地方官举办“乡饮酒”,以祝贺中榜的学子。饮宴之中,必须先奏响《鹿鸣》之曲,随后朗读《鹿鸣》之歌。此宴一直延续到了清代。

  翻阅历史,茅塞顿开。所谓“鹿鸣宴”非同一般,此源于《诗经》,起于周代,与礼贤下士之风息息相关。

  回头再看那组“鹿鸣宴”雕塑,便多出了几分亲近感。历史是有温度的,可以透过文字、透过时光,更能透过雕塑这种具象化的表达传入身心。

上一篇:文化新路拜“穆公” (魏晓婷) [2016-02-24]

下一篇:春到周原颂“文武” (张永乐) [2016-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