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拜谒凤州文庙 (提秀莲)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前段时间听说坐落在凤县凤州镇凤州村的古凤州文庙修缮一新了,却一直没有机会前去拜谒。也许是喜欢文字的缘故,心里向往的去处总有文友相约同往,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我便欣然同行。

  古凤州文庙位于凤州村中心,据县志记载,其始建于明洪武三年( 1370),崇祯末年( 1644)毁于兵乱;清康熙四十三年( 1704)知县高斗光重建,乾隆二十五年( 1760)知县王廷钧建戟门并三祠,嘉庆十七年( 1812)邑绅重加修葺,同治十二年( 1873)知县郭建本重修,前为戟门,门之东为名宦祠,西为乡贤祠。周围建粉宫墙,左右建礼门,前开泮池,右前棂星门,正中大成殿,两旁东西庑。凤州文庙在“文革”期间遭人为毁损,仅留大成殿五间,其一角挑檐已摇摇欲坠。

  我们细观,东侧的青瓦粉宫墙还处在修建之中;西侧的青瓦粉宫墙,镶有葡萄、牡丹、荷花、秋菊、竹月等层次分明、立体感强的青色砖雕图案。图案在构思上,或青枝斜依,寄月于景;或花团锦簇,以叶托情。其精湛的“切、勾、削、凿、剔”等雕工技巧,把花朵绽放的舒展、果实的饱满晶莹和翠竹摇曳的风姿,惟妙惟肖地再现于青砖之上,令人叫绝。

  沿着西侧粉宫墙旁边窄长的水泥小径走走看看,不一会儿就到了文庙侧门。我们满怀接受教育的虔诚踏进文庙,七八棵有数百年树龄的古柏、国槐便在第一视角向我们展示“巍然屹立、万代千秋”之意。特别是古柏,郁郁葱葱的绿冠高达十几米,盘曲苍虬的粗干周长达 2米,令人啧啧称奇,像是日夜蓬勃着古凤州的历史,静默着唐玄宗、唐僖宗为避战乱先后经此地逃往蜀地的故事。也因古柏、国槐的雄伟苍劲,将文庙古老的底蕴显现出来。一棵古柏旁,立有一照壁,上面镌刻着清乾隆皇帝御笔书写的“万仞宫墙”四个苍劲有力的朱红大字。据说这四字蕴含这样一个故事:孔子的弟子子贡曾在朝辅佐鲁君。有一次,鲁国大夫叔孙武叔在朝堂上对大夫们说,子贡比孔子强些。在场的子贡却谦虚地说,人的学问好比宫墙,我的这道墙不过肩头,人们一眼就可看见墙内一切;而我老师孔子的那道墙有数仞高,如果找不到他的门,就无法看到墙内宗庙的宏伟壮观。古时七尺或八尺为一仞,后人觉得“夫子之墙数仞”不足以表达出对孔子的崇敬,就题写了“万仞宫墙”。仰头与古柏对视,我突然想起“翠柏参天入碧空,狂风暴雨仍从容”的诗句,骤然对古柏的寂静、沧桑、风姿多了几分敬畏。

  文庙坐北朝南,为四合院建筑格局。其布局正前方为大成殿,左右各有供奉历代名宦和乡贤的东西廊庑,大成殿正北为供奉孔子五世祖牌位的崇圣祠。东西廊庑后面各有水泥步道,四周为青瓦粉宫墙。崇圣祠后有一小巧秀丽的花园,步道和青瓦粉宫墙之间或雅竹生姿,或绿草与阳光对语。庙中最高大的建筑是大成殿,高 7.77米,进深 9.8米,四周檐口均为五踩角科斗拱,并有 1.2米的石台将大成殿高高托起。大成殿前门和后门两侧各悬挂颂联:前门为“豆积山奇不让尼山文章圣祖沛千秋,嘉陵水秀恍如泗水道德真源同一脉”,后门为“海阔天高先师功德披龙图,今来古往儒学精华照凤州”。两副对联均为本土知名书法家王朗坤先生书就,其书法雅健劲拔,含有浓厚的魏碑意味,让大成殿的本土文化气息更为浓烈。走进大成殿,只见孔子像端坐于正中神龛之上,其两侧为复圣颜回、宗圣曾参、亚圣孟轲、述圣孔汲等生动传神、栩栩如生的四配塑像。在大成殿东西墙面上,绘画着闵子损、冉子雍、端木子赐、仲子由、卜子商、有子若、冉子耕、宰子予、冉子求、言子偃、颛孙子师、朱子熹十二哲像。

  伫立古韵四溢的文庙院内,细观文庙巍巍殿宇及墙壁上彩绘的“仁、信、礼、孝”等图案,我知道自己正踩着先人的草鞋、木屐、布鞋、胶鞋印迹参悟文庙的昨天,眼前浮现那些耕者、乡绅、太守、樵夫、商贾、隐士、僧尼及赶考书生虔诚的面孔,耳畔似乎回响着孔夫子那“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于礼,亦可以弗畔矣夫”“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的话语。

  我想,正是祖祖辈辈的祭祀活动,让孔子的品行、言论和思想在民间广为传播,凤县才有名宦与乡贤聚集。清代朱子春上任凤州知县时,严于法度,勤于政务,常跋山涉水访贫问苦,使得贫穷百姓得到救助而生息;他还主修《凤县志》供后人查阅历史,鉴古知今,并捐俸银建张果老铁棋亭,保护文物古迹。翟象仪( 1890-1950)在历任凤县留凤关县佐、县立高中小学教员及校长、县教科长等职时,常以“衣贵洁,不贵华”“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学问就是要学要问,不懂不要装懂,千万不要做半瓶子哐当的人”教化身边同事与学生。卢献之( 1877-1948)在凤州开药铺,如遇病人困难,就抓好中药送与病人,分文不取,如有人请他出诊,他从不问路途远近……

  诺贝尔奖获得者、瑞典科学家汉内斯·阿尔文曾说:“如果人类要在 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头两千五百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如今,县上按“修旧如旧”的保护思路,将这座 600余年历史的文庙重新“搬回”人们的视野中,也是让人们从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进而提高自己的学识水平和道德修养。

上一篇:与音乐相随的日子 (肖吉萍) [2016-03-01]

下一篇:寻访蹇家沟 (杨烨琼) [2016-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