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寻访蹇家沟 (杨烨琼)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据《岐山县志》记载:蹇叔之后,居于“雍州蹇家沟(即今五丈原蹇家沟)”。

  蹇叔,春秋时宋国人,前 655年被秦穆公拜为上大夫,先秦着名政治家和军事家。前628年,秦穆公急欲扩张称霸,置蹇叔制定的称霸三戒“毋贪、毋忿、毋急”政策及外交盟约于不顾,谋袭郑国。

  穆公向秦国老臣蹇叔征求意见。蹇叔以“劳师袭远、师劳力竭、远主备之、郑必知之”等晓以利害,进行劝诫,但秦穆公并未听从蹇叔意见,而是执意派孟明视(百里奚之子)和白乙丙、西乞术(蹇叔的两个儿子)率兵出征。

  蹇叔见不能劝阻穆公,便在东门外痛苦地哭着对孟明视等将领说:“我今天看着大军出发,却再也见不到他们回来了 !”

  秦穆公派人对蹇叔说:“你知道什么?  你若只活个中寿,坟上种的树该长到两手合抱粗了 !”  见还不能使穆公醒悟,蹇叔又哭着对随军出征的儿子白乙丙、西乞术说:“晋人御师必于崤(今河南洛宁西北),崤有二陵焉。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进,不久,秦军全军覆没于崤。

  崤山之战过后的秦穆公三十六年(前624年),在一次朝臣齐聚的庭会上,秦穆公作《秦誓》自责不听蹇叔之谏。

  这段历史故事,史称“蹇叔哭师”,《史记》《左传》等史籍均有记载。

  据史志记载,蹇叔当年入秦为相,助秦强盛。其百年之后,子孙为纪念他,就以祖名为姓称为蹇氏,分两支居住于两地:一支在秦国都城雍城附近,一支居于“雍州蹇家沟”,即今五丈原蹇家沟,世代相传。根据《通志·氏族略》记述,蹇叔是蹇姓氏族的始祖,这也是有关蹇姓唯一的源流。

  搜古索今的冲动和对古地的亲近向往使我们急于去寻访“蹇家沟”,一睹其容。

  我们一行到了五丈原下的五星村,问村人,但皆不知有蹇家沟这个地名。村中虽有蹇姓分布,但不是很集中。急急查阅地图,在五丈原范围也未发现蹇家沟这个村子。

  正在我们迷茫之时,遇一老者,约有 70余岁。问其蹇家沟,老人思索良久,说:“你们找的大概是蹇子沟吧。”一听“蹇子沟”,我们顿时来了精神,蹇子不就是对蹇叔的尊称吗?老人耐心地给我们比画着前行路线。走了不远,来到老人说的丁字路口,也看到了老人说的白色照壁。细看照壁上的文字,才知此沟曰“剪子沟”,而非“蹇子沟”。原来我们寻沟心切,理解有误。

  剪子沟狭窄、坡陡,沟中一溪清水欢流而出,沟左有水泥路直通而上,沟西面三孔张口欲诉似的废弃窑洞高挂于半崖,徒增几分历史的沧桑之感。

  我们沿水泥坡路边看边走。走着走着,水泥路却戛然而止,左为荒地,右边不远处有一村落。沿小路到村边,只见村落坐南朝北,背依五丈原高顶,村落与原顶落差在 30米左右,东西两面略高,呈箕形;西邻诸葛亮庙;向北,可俯视渭河川道;远眺,对面北塬上下情况一览无余。箕形地势使得这个村落极为隐秘,既有北视之开阔,又有独立世外之幽谧。

  在村口询问仅见的两名路人,说明来意, 40多岁的路人很热情,连说村名叫“大沟村”,村里 60户人家,蹇姓占三分之二多。“听村里老人说村子和古代一位丞相有关呢。”他们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被村里人尊为“文化人”的白东财老先生。

  白老先生听了我们的来意,高兴地说,村里蹇姓就是秦穆公的丞相蹇叔的后代,村子的历史有两千六七百年呢。他高兴地领我们参观了位于村西、过去人们居住的那条大沟。原来,上世纪 70年代前,村人就沿“大沟”两边凿窑而居,沟中上中下有三口水井。后来人们才渐渐在沟西面的平地上盖房建院,成为我们今天见到的村落,沟中窑洞渐渐废弃。

  如今,站在沟岸上,看着废弃的一孔孔窑洞,看着高出沟岸许多的树木,顿生一股沧桑古意。侧耳细听,冬风轻拂,仿佛能听到悠远的诉说和昔日的欢闹:辘轳吱呀、孩童嬉戏;刀案叮当,风箱欢唱;崖背上炊烟袅袅,沟底暮生寒烟……

  村中人讲,蹇姓别处不多见,五丈原只有大沟村比较集中,五星村有蹇姓,但比较分散;东面不远处的蹇家滩,基本全为蹇姓,但都为大沟迁移而出。

  查阅史志,可以看到的最早的明朝史志中有“大沟”之名,而未有蹇家沟之称。而各代史志在名人介绍中均因循古记,有“雍州蹇家沟(即今五丈原蹇家沟)”之记。

  经过这次寻访,我们初步认定:大沟就是史志中的蹇家沟。原因如下:其一,蹇家沟,必是蹇姓集聚之处;其二,必沿沟而居;其三,五丈原周边再无符合上述两条件的地方;其四,县志均记载蹇家沟“有蹇叔祠”,而大沟沟口曾有蹇叔祠。 70多岁的蹇应奎对此记忆犹新。可惜蹇叔祠在上世纪 60年代被拆除,碑石等也不知去向。

  那为何不叫蹇家沟,而叫大沟呢?据白老先生分析,早在明朝之前,随着沟中其他姓氏人口增多,蹇家沟的名称已不能反映沟中姓氏分布情况,再叫蹇家沟,可能引起其他姓氏人的不悦,于是人们便商讨取沟大、可容居人口多、沟内多姓大同之意定名为大沟村。白老先生的分析不无道理,此类村名之争的情况在历史上也不鲜见。

  蹇家沟,这个古老的地名,在经历了2000多年的历史风雨后,渐渐浓缩为县志中的一句记载,但“蹇叔哭师”的故事仍在流传,让人深思、回味……

上一篇:拜谒凤州文庙 (提秀莲) [2016-03-01]

下一篇:陇县燎疳习俗 (魏斌) [2016-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