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自在 (吴克敬)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想要一枚闲章,就刻“自在”两个字。

  我把这个想法说给几位搞篆刻的朋友,欲让他们满足我的这一想法。不过呢,我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设想,也就是说不能简单地刻出两个字,而是想好好地设计一下,把“自在”两个字,以上下结构的形式,刻成一尊佛的形象,于佛的形象中隐含这两个字。不知是我的想法太过理想、不切实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几位篆刻界的朋友,初听我的请求时,都答应得很畅快,但事过数日,却没谁认真来刻,我的愿望,就还只能愿望着。

  我在想,自在成佛,这应该不是我一个人的愿望吧?有血有肉的人,谁能不希望自在呢?

  但什么是自在呢?这或许是要我们认真回味的。可不可以这样说,所谓“自”,即趋于无限的小我,也就是“己”。而“在”,便是趋于无限的大自然,也就是一切的客观存在,两者相互对应,小我的自己,发现和认识大千世界的存在,并自觉适应这一存在,与之和谐相处,共生共存,从而获得“自在”,这该是多大的幸福啊!

  佛希望获得自在。现实人生也渴求着自在。

  自在人生,是个非常诱惑人、迷醉人的境界呢。然而,我们谁又能自在得了?好像是,人人都向着自在的方向奔走,却极少有人能得自在,这使大家非常泄气,困顿不堪,甚而完全绝望。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倒毙在奔向自在的路途上……自在的路途,可是非常险峻的,有时还非常险恶,雷电冰雹会有,天崩地裂也会有,而且最是无法捉摸,可能还正晴空万里,可能还正风和日丽,却突然地遭遇天灾,遭遇人祸。使追求自在的生命,畏惧不能行,惶恐复徘徊——

  美好的自在啊,你在哪儿呢?

  也许就在畏惧的心里,也许就在惶恐的脚下。难道不是吗?女儿尚小的时候,要上幼儿园了,在我和妻子的说教里,把幼儿园描绘成一派天堂乐园的样子,然而,我的女儿并不这么看,她的小心眼里,除了惧怕还是惧怕,一次一次地向我和妻子询问,询问幼儿园的阿姨,询问幼儿园的伙伴……到现在,我不知道我和妻子对女儿的说教,究竟是一种哄骗?还是一种真心?总之,在头一天入幼儿园时,女儿还是有点期盼,也还算是高兴地去了她惧怕的幼儿园。可是,接下来的日子,女儿不想去幼儿园了,那个被我和妻子说得天堂乐园一般的地方,仿佛人间地狱似的,让女儿抗拒着,并哀哀地央求我和妻子了。

  女儿说:爸爸,我不去幼儿园好吗?

  女儿说:妈妈,我不去幼儿园好吗?

  我和妻子没有理解女儿的哀求,一次一次地,强行地,把女儿送到幼儿园,我至今不能忘怀,好多次在幼儿园的门口,把女儿塞进去的那一刹那,女儿因为惧怕,幼小的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发抖……我看见了,不只是我的女儿,所有来幼儿园的孩子莫不如此,众多惧怕的小生命,在早晨的幼儿园门口,构成了这样一幅情景:孩子们望园怯步,哭闹纠缠在父母的膝下,大放悲声,惹得父母特别无奈,软硬兼施地往幼儿园的门内推着孩子,然后,背过身去,抬手抹着眼泪。

  同样在幼儿园的门口,待到夕阳西下时,又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呢?父母早早地等在那里,焦急地盯着幼儿园的门口,等到自己的孩子一出来,立即迎上去,把孩子抱起来,在孩子的左脸上亲一口,又在右脸上亲一口,而孩子则咯咯笑着,其乐融融,其情陶陶,一幅共享天伦之乐的美好景象!

  这个反差说明了什么呢?孩子不能得其自在。

  要命的自在啊!我说不清楚,但我渴望能有这么一枚闲章,让我闲时把玩在手,时常想着这个题目。

上一篇:女儿的伤心事 (刘延玲) [2016-03-04]

下一篇:三月喜雨 [201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