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长姐如母 (何铃领)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2006年夏,我部奉命到千里之外的西部边陲某地域执行演习任务,夕阳西下打靶归来,我思念起家人,想起了我的大姐,便拨通了她的电话。大姐关心我的工作、家庭和孩子,并为我在部队的进步感到高兴……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没想到这次通话竟成了我们之间的诀别,第二天清晨大姐因风湿性心脏病复发走了。噩耗传来,我的心情无法平静,思绪在模糊的泪光中追寻起她的从前。

  打我记事时,大姐就远嫁到百里外的一个小山村。那时交通落后,回娘家一趟不容易,大姐每次回家都会讲述路途中如何费尽周折。记忆中,大姐每次回来,我们几个小兄妹都欢呼雀跃,兴奋无比。她总会给我们带些好吃的好穿的,尤其在春节,除了有她做的柿饼、晒的干枣外,还有买的袜子、亲手做的布鞋和衣服等,足够让我们在村里小孩子中炫耀一阵子。小时候觉得,有大姐回到家的日子就感觉特别幸福。

  小时候家里穷,大姐为家里分了不少忧。我们兄弟姐妹七个,大姐除孝敬父母外,还要关心我们六个弟妹,为弟妹们做鞋做衣买学习用品,因此她的针线活一年总忙个不停。我们穿着大姐一针一线做的布鞋和衣服逐渐长大,大姐也从关心我们的物质生活逐渐转移到关心我们的学习和思想教育。二哥的高中时代就是在大姐那儿度过的。可以说,我们的成长有大姐的爱一直伴随着,以至于大姐在我们兄妹心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大姐是上世纪 70年代农村高中生,那时农村高中生寥寥无几,大姐可谓当时村里的文化人。大姐通过自学在他们村当了一名赤脚医生,在多年的救死扶伤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医学知识,总结了很多农村医疗经验,还学会了针灸技术,这为她后来走乡串村行医养家糊口,贴补我们学习、生活之用打下了基础。大姐能坚持在农闲时在外行医,靠的是她过人的毅力,以及特别能吃苦特别爱钻研的农家女的朴实。大姐行医口碑很好,因为她是农家善良女孩,有一副好心肠。有时遇见家境困难的,她就少收甚至不收治疗费。我知道大姐为减少我们的苦,却堆积了她自己的苦。大姐每次递给我的钱,都带着她的体温,我感受到了她行医途中的辛酸和她对小弟的疼爱。此时此刻,我想起一句歌词:假如你不曾温暖我,我的生活将会是什么;假如你不曾呵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她常教导我们在家要做孝顺孩子,要听父母话,父母养育我们多么不容易。她本来自身条件很好,一个有思想有抱负的女知识青年在追逐自己梦想的人生关头,遇上了一个动荡的年代,她默默地认了,心肠柔软的女儿家不愿再给负担本来就很重的父母增添负担。

  后来我入伍了,她又叮嘱我要懂得珍惜,要对得起这个伟大的时代。我成为优秀士兵,并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又考入军校……这些成绩和进步,都饱含着大姐的激励与关爱。

  大姐给予我们的很多,可我们回报她的却很少,但她从不计较。我们常说很对不起大姐,没有给予她什么回报。她走了,这回报只能化作永远的遗憾与愧疚,只能成为我们对她永远的怀念与对自己内心的拷问。大姐把我们呵护到大,填补了很多的母爱。她并不图我们将来报答她,而是为我们尽可能有好的成长,长大成人后做个有抱负的人,能够做一个对家人、家庭,对他人、社会、国家有用的人。

  有一天,我又一次思念起大姐来,想着她对我们的好,便不由自主写了一首《大姐》为题的歌词。词的最后一段这样写道:我的大姐呀,贫寒的家让你尝尽了风霜雨雪;我的大姐呀,你编织着不离不弃的手足情结;我的大姐呀,长姐如母何时再与你的爱相约?

上一篇:最是迷人俏厨娘 (王红霞) [2016-03-07]

下一篇:相约文字的女人 (秦曙霞) [2016-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