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庙会看戏 (张峰青)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家乡坪头,一年一度的庙会都要唱戏。

  唱戏前先要订戏。订戏的人一般是懂戏的行家,他们应该算本地的戏迷或半个演员出身,在庙会到来前,他们要四处打听,看哪家剧团的戏好,哪家剧团有名角担当台柱子……当戏订下后,就要四处张贴海报,大力宣传。

  唱戏的时间,一般确定为三天四夜或五天六夜,人们把第一晚演戏,叫“挂灯”。当天下午,剧团风尘仆仆赶到会场,然后一帮人进行戏台设计与挂幕装灯。当所有设备调试停当后,再看舞台上灯火通明、板弦氤氲,而戏台下面早已是人头攒动,黑压压的观众呈扇形分布于整个会场。挂灯当晚,先是一场折子戏打头,随着锣鼓铙钹笛子二胡的伴奏,剧团最拿手的折子戏让戏台下吵吵嚷嚷的场面渐渐平息下来,随着剧情推进,戏台下面逐渐安静。

  挂灯的戏,是许多人非常期待与喜爱的。因为挂灯当晚是剧团初来乍到、演员整体亮相的时候,也是剧团展示唱功实力的时候,能否赢得观众赞誉,能否圆满地唱好戏,给当地人留下好口碑,是至关重要的。因而挂灯当晚的戏,就得唱出本色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家乡人会尽地主之谊,邀请亲戚友人到自家做客,统一的邀请词为“看戏来”。要将能叫到的都叫,能请到的都请,这样才不失礼。于是,在看戏的几天里,每家每户的亲戚基本上都会来,亲戚们提一两捆麻花作为礼物,在主家吃个午饭,为看后晌的折戏;或暂住主家,连着看灯光闪烁的夜戏。特别是那些刚说了亲事的家庭,还会将未过门的“新媳妇”叫来看戏,当然看戏的空当也不忘为其扯一两件新衣服,以增进亲事的进度。

  唱戏的时候,戏台下多是中老年观众。上午的戏唱完了,留在戏台下占座位的还是他们。在占座位的当儿,老太太们会聚在一起,聊一聊家长里短;老头们通常会摊开一把纸牌“掀花花”,在相互戏谑与揶揄的吵闹中,乐此不疲。等到下午秦腔慢板再次悠然响起时,他们才极不情愿地收好纸牌,又聚精会神地看戏。他们在戏台下看戏,常常会品评这家剧团的衣服新不新、道具布景好不好;当然,更多的是温习式地谈论剧目的下一个情节,真有些百看不厌、越看越有味的劲头。在看苦情戏时,他们会跟着落泪;看到高兴处,他们也会情不自禁地跟唱几句。有时自家亲戚会端来热腾腾的饭菜,于是他们会就地吃起来,毫不在意周围的吵嚷声,当然也不忘向周围的人推让一番。在他们看来,耳边萦绕着秦腔,安心地吃着美食,再沐浴着温煦的阳光,那就是神仙般的生活。还有一些外地人在看戏饿了时,才走出会场,到外围的摊点上,要两碗凉粉或面皮,再就几个热汪汪的油糕,吃饱接着再看。

  庙会是一道景,唱戏是一道浓缩乡土气息的文化大餐,其中的乐趣、风情、故事,尽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显现。乡村的庙会年年都有,在多年的发展中,年年如是,岁岁翻新,在物资交流、文化传播中,见证了城乡的融合及发展变化。

上一篇:二月二 送豆豆 (秦紫) [2016-03-08]

下一篇:乡间赶会 (李洋) [2016-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