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阿 斗 (红柯)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这是个智慧的时代,人人都有好脑子,关键就看遗产了。先主继承的是汉皇江山的正统,名正而言顺。所以先主不管怎么落魄,总是牛皮哄哄的。孙权承的是兄长的江东十六郡,曹操承的是三十万青州军。刚开始大家都差不多,慢慢就显出优劣来。孙氏兄弟在江东稳稳扎下根,曹操把三十万黄巾乱党训练成一支劲旅,雄踞中原,进而挟天子以令诸侯。先主除一顶皇叔虚名和一个狡诈的脑袋以外,所剩无几。他晋见过汉献帝,与皇族刘表刘璋有过交往。皇族的气象奇迹般出现在他身上,祸焉福焉,他无所适从。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汉室的颓废与腐朽。这是一洼发馊的水潭,绝不是蛟龙存身之处,甚至没有一丝鲜活的气息。寄身汉室,无疑让死尸回生。先主是聪明的,先主用的是借尸还魂术,可就在他借的时候,那腐朽的气息就成为他的生命,他走到哪里,凶残与恶臭就传染到哪里,天府之国沃野千里在先主手里赤地千里,民有菜色,真正成了曹孟德笔下“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人间地狱。蜀地远离战争,却成了荒原。而战乱频繁的北方在曹操手里变成了粮仓。蜀汉的使节常常从魏国带来丰收的消息,阿斗几乎能听到菽麦的唰唰声。而成都全是泣血的杜鹃全是枭,枭是先主的象征。

  枭的形象最早源于对刘璋的征讨。军师直言相告,地盘已经叫别人抢光了,主公既为皇叔,只能打皇族的主意。他横下心夺了刘璋的地盘,人一旦发狠,就能狠一辈子,关键是把形象树起来了。

  这就是悲剧的所在。

  先主觉察得太晚了。入蜀川前,在荆州刘表府上,他多喝了几杯,情不自禁发人生之感慨:腰胯上的肉又厚了许多,大丈夫应该在马背上打天下。刘表刘景升不由一愣,照刘备的说法,我们这些人都是酒囊饭袋了。先主自觉失态,掩饰不及,只好悻悻而退。刘表果然起了疑心,给先主找了不少麻烦。先主搞不明白:皇族怎么就这样没起色?皇族就不能学一下曹操孙坚吕布?

  那时,先主应该对皇族的腐败有所感悟。可惜他只迷惘了一下,又心平气和了。

  隐患就这样潜伏着,直到穷途末路。

  我既不是君子也非小人。先主知道阿斗的呆傻很不一般,先主担心阿斗把孔明先生也给泄露了。捅破生命的秘密很容易使人一蹶不振。先主亲口尝过这种滋味。先主劝孔明取代阿斗就基于此。

  阿斗我干脆坦诚相告。在安葬先主后不久,就召见孔明。阿斗说:我给你做个游戏。孔明的小脸蛋就发白了。阿斗我不管这些,照说不误:“相父。”“臣在。“相父你要是一直以诸葛亮为名,你这一生肯定是另一种样子。”“臣不明白。”“你就会成为张良第二。”“天运不济,非臣之过也。”“不,不能怪天运,怪你孔明这个名字。”“臣不明白。”“你应该明白。”“臣实……实在不明白。”“孔者大也,你是最大最大的明白人,天下没有你不明白的事,你干吗非要装糊涂?”“陛下在暗示老臣。”“你还是很聪明的嘛,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明不明,这就是你的命啊。”“陛下你说什么?”“大明不明,对人明不明?”孔明白白的脸蛋变蜡黄了,像一个腹泻很重的病人。我知道今天泄露太多,立即传旨太医抢救丞相。同时传旨全国,今后对丞相一律以诸葛先生相称,不许吐露孔明两字。

  我这么做纯属徒劳,诸葛后边还有个亮,他不明就亮,总是绕不过那个大明不明的劫数。

  念他一生忠烈,我不能袖手旁观。我亲临病榻探望丞相。诸葛丞相气色好了许多,我叫他免礼,他硬撑着做完参拜大礼,从袖筒里抽出那篇有名的《出师表》。我明言相劝:你这是劳民伤财,仅仅为报答先主知遇之恩,也不该拿国家利益开玩笑。

  在场的大臣们扑通扑通全跪下了,非要跟丞相北伐中原不可。我拗不过,只好准奏。

  丞相先后在秦陇群山间折腾了六次,我不禁问他还有完没完?丞相也火了:“我们不打,魏军就会入蜀,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

  “难道你让蜀地的石头都要流血吗?我们既然没有能力扫平天下,就看好家门过安宁日子算了。”

  “照陛下的意思,魏军入蜀也不要抵抗?”

  “我正有此打算。”

  “你怎么这么糊涂这么傻!”“傻人也会干聪明事的。”

  “即使亡国,也要奋力抵抗。”“你那样干,无非是想产生一批英雄罢了,丞相你也不想想,五虎将以后,不会再有英雄了。”

  “姜维呢?廖化呢?”

  “姜维是回光返照,廖化是矮子里拔将军;别说蜀国,东吴魏国也不会有英雄了,英雄时代已经结束了。”

  “陛下,你不能这样想啊。”

  “不是我不能这样想,天道如此,谁也没有办法。”

  诸葛先生惊讶得说不出话,直到魂归五丈原,也没回过神来。

  ……(连载 53)

上一篇:一个探索宇宙的梦想 (张根龙) [2016-03-10]

下一篇:无用的诗意 (叶延滨) [2016-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