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淡之境界 (杨闻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水火交叠相依构成的“淡”字,最初是产生于琐细的日常生活里。饭桌上食物盐分少,味薄,谓之寡淡无味;几个人所谈的事体不打紧,无聊、乏味,谓之扯淡;市场上某种产物紧俏、短缺,谓之淡季、淡月。这里形成的淡字,多含贬义。

  老子被誉为“混元之祖,太清之尊”。混元者,天地原始状态;太清者,天之道也。这位东方哲学家,对“淡”字的归纳是“淡兮其若海”,世界上的江、河、湖、汊统归于海,被老子用一个“淡”字囊括了。老子以后,多情、好思的文化人扩张视野,触类旁通,相继将这个“淡”字进一步提炼、升华。“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曹操);“长空澹澹孤鸟没”(杜牧),展现的是广漠无际、骀荡无涯的寥廓视野。“春光淡沲秦东亭”(杜甫),则是波光轻微荡漾的景致。天际云翳,地面流水,  “淡”字在这里渐渐转化为褒义,俱呈现为幽雅秀美的境界,被赋予了审美的意味。

  真正爱美的女儿家,热衷于朝着“有大美而不言”的大自然看齐。苏轼的“淡妆浓抹总相宜”,张祜的“淡扫蛾眉朝至尊”,早早就窥破了此中消息:女性之取法自然,是其心底认为真性灵的质地与本色殊胜于人造的铅华脂粉。“自知明艳更沉吟”,这类素面朝天者,不愧为“天之骄子”,其姿色是超越了天上的七彩云霞和地上的轻烟疏柳的。尘世间所推重的“天香国色”,归根究底,乃是一个境界最难企及的“淡”字。

  女娲造人,人活一口气。因为清妙高雅的“淡”字与水、气连襟,似乎也就更易于渗入人的精神领地。我们这个民族在立身处世上渐渐地注重“淡”字,或许与诸葛亮(忠贞与智慧之化身)的“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有更为密切的关系:明志即坚定心志,致远即脱屣荣利,这样一来,人性中的俭朴、坚实、真诚、清纯、沉毅、从容,便与“淡”字水乳交融地化为一体了。诸葛亮距今 1800多年矣,这期间不知有多少人钟情于“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每于别人家里见到以此为座右铭的条幅,我都禁不住要对这家的主人及其子弟刮目相看。

  影视艺术出现之后,时空转换之际常出现“淡入淡出”(即渐显渐隐)的画面。人生百年之间,荣利对人性的剥蚀与考验是最严酷的。如果有人能将“淡入淡出”运用于荣利场合,那可就不属于等闲之辈了。

  天网恢恢,人生实难,人一辈子要真正地领略、解读一个“淡”字,委实不易。仅就交情而言,“君子之交淡如水”是庄子的话,直到唐代的白居易时才写出“淡水交情老始知”进行照应。人际交往上体认“淡”字就如此不易,更何况一系列比交情深邃、复杂的领域呢。功名利禄,这是囊括着山珍海味、声色犬马的大味、至味。君不见,面对名利场合,古往今来,熙熙攘攘,多少人都在削尖脑袋往进钻、朝上爬啊,这能叫“淡入”吗?进退出入,相反相成  ,没有了“淡入”,“淡出”也就不复存在。古今中外有多少人进入功利场合,发觉情况不妙而谋算退步“淡出”,则有似于陷进泥淖而亟欲拔身,愈挣扎而愈下陷,直至彻底灭顶而后已。雨果有一篇八百来字的短文《沙葬》,将此等陷落的无奈写到了极致。

  大味必淡,即浓而后淡,这是一切事物发展进化的必然规程。上善若水,智者淡泊。祝愿急功近利的人们能看淡世事、参透人情,学会在花团锦簇、烈火烹油的场合“淡入淡出”。  青山绿水雾霾少,宁静淡泊春长住——平平安安,小康度日,这才是人生正道。

上一篇:无用的诗意 (叶延滨) [2016-03-11]

下一篇:问草 (吴克敬) [2016-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