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春风和煦野菜香 (杨烨琼)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野菜,在西府人眼中,依然是上天赐予的口福之物。

  每年春暖花开时,便有人寻觅于麦田垄畔,得之者喜不自禁,一顿无污染的营养美味将出现在饭桌上,食之者则直呼“好香!”开春最早的野菜大多来源于麦田、荒地中,有“麦蒿萍”“油勺儿”等,大多贴地而生,低小如草。这些菜采回来,便可随面条下锅,面的净白和菜的翠绿相配,从视觉上能极大地调动起食欲。如果采得多,也可以用沸水焯过再凉拌,这可是稀饭的绝配,不论从色彩还是营养,都叫人食欲大增。

  到麦子“起身”的时节,麦田不能去了,这时再去践踏麦苗,收成要大受影响。但此时荒地河滩、路边崖畔长出了鲜嫩的白蒿子、野苜蓿等,采回家可和点面粉蒸麦饭,咸吃淡做皆可,主食配菜皆宜,靠的就是你对生活的想象、热爱和向往。气温再高些时,灰灰菜等也是嫩绿灿灿,在微风中摇头晃脑,好像唯恐自己不被发现似的。

  每年开春,绿油油的野菜招引着人,地里采野菜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老人是这支队伍的主流,他们为了儿孙能一尝新春的新鲜勤采不辍,一生中都是这样把儿孙挂在心上。这也是他们保持一生的习惯。年轻人节假日也会领着孩子出动,散心为主,次饱口福。孩子在春光中更是可爱,跑前跑后,采一把跑到大人面前问一句“是这个吗?”得到肯定,喜得像在学校得了小红花一样。

  就这样,孩子们早早识得了野菜,体验着付出与获得的快乐。采回家中,到上了饭桌,吃一口自己劳动所得,满嘴的香来自心底。你一口我一口,其乐融融;你说香他说香,浓情四溢。

  周秦文化滋养的西府人素来友善,采着菜的,见了街坊邻居、朋友熟人,便你一大把、他一小包分些去。受之者连说野菜真香,更忘不了叮咛道:“下次去采,一定记着叫上我。”于是采野菜的队伍一拨又一拨,在不断壮大。

  在采挖中快乐,在快乐中识记,在识记中有了收获,在收获后快乐地分享。一代一代就这么采挖,也就这么幸福和快乐着。

  采回野菜,老人见儿孙们大口地吃着,便感到无比满足,儿孙们满口称香,是何等的享受。满足中、享受中,家的温情愈浓。其实人们在乎的不是菜,而是这揉碎在平常日子里的浓浓的情。一代一代受了影响,采野菜吃野菜的传统也便这样传承着。

  虽然现在市场里也出售野菜,可怎么也比不上自己亲手采的那么香甜。

  一些喜好、一些季节的事情就这样一辈一辈传承下来,一代一代传递着,形成了区域的、民族的一种文化。

  野菜也一样,一年又一年传承着先辈的禀性,喜在河滩的,依然绿绿的在河滩招摇;喜在崖畔的,摇曳在高处的春风里;喜在路边的,依然在春光中看着路上的人来人往……枝芽绽放,奉献于人,一茬又一茬嫩绿绽放,一年又一年青了又枯,枯了又青。它们的祖辈,也曾陪伴我们的祖先一代代走向繁荣。

  三千多年前,古公亶父带领其部族来到周原,一下就发现这里连苦菜都如饴般香甜,于是就有了载于《诗经》的长歌《绵》:“周原 月无月无,堇荼如饴。”三千多年了,可野菜的浓香还是那样一成不变。

  西府大地,浓浓的春风里,野菜浓浓地香在心里!

上一篇:春 风 (张亚宁) [2016-03-15]

下一篇:史话苜蓿 (王宝琦) [2016-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