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史话苜蓿 (王宝琦)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时下,苜蓿已悄悄上市。苜蓿营养价值极高,据检测,其维生素 C、钙、锌、硒、核黄素五大营养素含量在绿叶蔬菜中均名列前茅,蛋白质等含量也高于一般绿叶蔬菜;其特含的植物皂素能大大降低人体内胆固醇含量;此外它还含有苜蓿酚、苜蓿素、大豆黄酮、葡萄糖甙、果胶酸等,对人体有很好的营养功效。

  关于苜蓿的来源,得从一场着名的战争说起。公元前 200年,汉高祖刘邦亲率 32万大军与匈奴决战于白登山,结果被对方数万铁骑打得落花流水,刘邦本人也差点无缘再回长安。战后,刘邦痛定思痛,发出了“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忧虑和感叹。其实,汉朝缺的并非猛士,而是一支骁勇善战的骑兵部队。但要组建骑兵部队,就得有马。养马可不容易,那得有草料。汉朝时期,战马以粟(小米)、菽(豆类)为精饲料, 1匹马的伙食标准可以供养 12个士兵。到汉武帝时期,在册的战马已达 40万匹, 1年的食粟量高达 2000多万斛,养马的负担之重已经让政府难以承受。汉朝急需一种替代饲料,而恰在此时,苜蓿来到了汉朝。

  公元前 138年,张骞出使西域,从大宛国带回了苜蓿种子。据说苜蓿是西域汗血宝马的专用草料,汗血宝马非苜蓿不食。于是,汉武帝下旨在上林苑广种苜蓿,试种成功后迅速向民间普及,到唐朝时已遍植于整个丝绸之路和黄河流域。汉唐之际,从长安到玉门关,每隔数十里即设一驿站,凡有政府驻军之地,必然种植苜蓿以养战马。岑参诗“胡地苜蓿美,轮台征马肥”,唐彦谦诗“崚嶒高耸骨如山,远放春郊苜蓿间”即是对丝路沿线苜蓿种植盛况的生动描写。春夏秋三季,士兵将战马放牧于草场,冬季则喂以收储晾干的苜蓿,这样既减轻了中央政府长途运输粮草的负担,又大大提高了驻军战斗力。东汉政府能彻底击败匈奴,一扫边患,苜蓿功不可没。

  苜蓿是何时走上餐桌的?唐玄宗时,文士薛令之官居太子侍讲,为人正直,遭奸相李林甫忌恨,俸禄被一再削减,生活清贫。即便如此,李林甫仍不罢休,竟派人送苜蓿给薛令之食用。那时苜蓿是牲口专用食物,被人请吃苜蓿,那绝对是奇耻大辱。薛令之愤然作诗曰:“朝日上团团,照见先生盘。盘中何所有?苜蓿长阑干。饭涩匙难绾,羹稀箸易宽。只可谋朝夕,何由度岁寒?”后来大诗人陆游以此为典故作诗“苜蓿堆盘莫笑贫”。从此,“苜蓿盘”成了官员清廉的代称。李林甫机关算尽,没想到却成全了别人一世清名。

  苜蓿初次走上餐桌,是出于救荒。1270年天下大旱,粮食欠缺,元世祖忽必烈“颁农桑之制……令各社布种苜蓿,以防饥年”。清光绪初年,河北大饥,民众即“采苜蓿、榆叶、榆皮为食”。新中国成立后,在上世纪 60年代生活困难时期,这不起眼的苜蓿不知挽回了多少人的生命。

上一篇:春风和煦野菜香 (杨烨琼) [2016-03-15]

下一篇:山乡荠菜香 (黎明) [2016-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