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山乡荠菜香 (黎明)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三月,迎着和煦的春风,雨过天晴踏春乡野,大大小小的绿油油的荠菜很是抢眼,我便拿出水果刀采挖,妻子不惜解下她的围巾。

  经过冬的严峻考验和春的抚慰,土地如同撒了酵母般松软,踏上去绵绵的,每一步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记录下冬的残酷和春的妩媚,泥土散发着它最本真的芳香,与微风吹来的山桃花香,以及泛着浓绿的青青草香融合在一起,让人迷恋让人醉。

  挖荠菜只是我们踏青赏景的一个内容,因此不在意挖多少,只想与春天零距离接触,看重的是觅春的过程。向阳处陡坡上的荠菜对春光很敏感,给一点阳光就灿烂,已长出了高高的茎干,有的已绽开了洁白的小花,去迎接春光。以我的经验,油菜地里不使用除草剂,荠菜也鲜美。在我们村,山坡上油菜地一片连一片,可供我们选择的范围很广。我们专选夹在油菜行里株间的荠菜。掀起耷拉的油菜叶,下面果然露出了还带着水珠的荠菜,有的在油菜间探出头来,鲜嫩得好像一碰就能断,很是惹人喜爱。它锯齿似的叶子像羽毛一样伸向四面八方,层层叠叠;它依托油菜叶子的庇护,贪婪地与油菜争水争肥。冬天它以菜叶做屏障抵风挡寒,给自己储备能量,吮吸大地的乳汁,存储了自然界的精华;到了春天,就想和油菜一比高下,独领春天的浓绿,彰显它最旺盛的生命力,绿茵茵个鲜。我用水果刀在前面挖,从荠菜叶与根的结合处下手,既不带出泥土,又不弄散叶子。妻子在后面挑拣除杂,不一会儿工夫,一块四方形的红纱巾鼓鼓囊囊地包了一大包,和街上卖的没什么两样。

  归途中,我们商讨着如何美餐这些鲜美的荠菜。妻子说包饺子,我说再做一些荠菜麦饭。小时候母亲做的荠菜麦饭,着实令我难忘。

  我们将淘洗净的荠菜控水,妻子拿出一部分,切成两厘米长的小段,拌上面粉,配以五香粉及盐,准备上笼蒸。看着妻子忙活着,我心中的酸楚油然而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一到春夏之交青黄不接时,仅有的口粮得留着过夏,母亲便会用各种时令野菜拌些五谷杂粮蒸熟吃,最先吃的野菜就是荠菜。饥不择食的我在狼吞虎咽后才能品出味道,可惜那种香甜醇厚的味觉享受匆匆而过,让我终生难忘。

  母亲把一次吃不完的打蔫荠菜在清水中泡一泡,让其恢复旺盛的生命力后,放在开水中焯一下切开,放上佐料,一种绿油油脆生生美滋滋的凉拌荠菜做好了,尝一口就唇齿留香。当时的味蕾感受妙不可言,在物质丰富时,也没有找到那种香脆爽的感觉,我的胃里记下了荠菜、白蒿蒿的浓香。

  妻子把荠菜切碎,与生姜、豆腐、葱及各种佐料拌匀,做成饺馅,绿白相间,一种温润的气息扑鼻而来,分外刺激人的食欲。妻子包出各种造型的饺子,有的像半个月亮,有的像活灵活现的金鱼摆尾,有的像松鼠偷食,是饺子亦是珍贵的艺术品。

  饺子出锅了,只见圆鼓鼓的饺子像熟透了的五味子晶莹剔透泛着明光,能透过饺皮看见里面荠菜的鲜绿,整个房间都是扑鼻的浓香,沁人心脾。

  荠菜饺子鲜嫩滑爽的感觉不亚于大肉水饺,这种绿色的纯天然食材,饱含着春的气息,拥有最浓最烈最鲜的田园风情春之意趣,让我觅到了儿时那纯朴温馨的感觉。荠菜的本真让我念念不忘,因为它有最接地气的芳香,有最迷人的灿烂春光,也有我难以割舍的乡愁!

上一篇:史话苜蓿 (王宝琦) [2016-03-15]

下一篇:春之遐想 (雨蝶) [2016-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