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春之遐想 (雨蝶)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又是一个明媚的春日,柔和温暖的阳光洒进窗户,轻拂着盛开的君子兰。往年此时,我早去户外赏春了,如今却因腿疾宅在家中,辜负了好时光!

  春节后不久,我的左膝关节因患骨性关节炎,疼痛难忍,只好住院接受手术治疗。术后生活的不便让我苦不堪言,然而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错失了与早春的邂逅!

  很喜欢早春。在这个季节,生命的苏醒、万物的萌发让人惊喜不断,沉寂了一个冬季的心也觉醒而欢悦了。早春的美无处不在!南唐词人冯延巳《玉楼春》里的早春,“雪云乍变春云簇,渐觉年华堪纵目”。寒冷的冬天,云似堆石,一块块,沉郁而厚实。随着春天的到来,云像花儿一样突然间绽放了,一簇簇,蓬勃烂漫,美丽无比。韩愈眼里的早春是“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春来了!一层淡淡的小草芽从地里钻出来了,远远望去,依稀有若隐若现的碧痕。带着无限喜悦之情走近,却只看到星星点点的嫩嫩草芽。信步西子湖畔的白居易举目仰望,“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大自然从沉睡中醒来了,“早莺”抢着向阳的暖树,轻试着婉转的歌喉;回归的新燕啄泥衔草,营建新巢,带给人们初见的喜悦。晚唐诗人李山甫看到的早春则是“有时三点两点雨,到处十枝五枝花”。而北宋词人梅尧臣漫步东溪,坐临孤屿,眼前却是“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着花无丑枝”。野鸭在岸边睡眠,充满闲情逸趣。老树不老,缀满花朵,其枝也俏,一切都是那样安详、悠闲和自在!《牡丹亭》中,细心的杜丽娘踏进后花园,眼中却是别样的春景,“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在闲置的院落里,飘拂的游丝闪闪摇曳,春不就在这里吗?

  在这个早春,最让我魂牵梦绕的是梅。一直坚信家人是与梅结了缘的。母亲名里有梅字,小梅则是弟妹的乳名;父亲擅长画梅,曾在几年前的个人画展中,以一帧巨幅梅花图提纲挈领,赢得赞誉。我不仅喜爱梅,而且喜爱咏梅的诗词。白居易“曾与梅花醉几场”,卢梅坡“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些经典诗句早已刻入脑海。然而更感佩于北宋处士林逋对梅的痴迷,他曾隐居杭州孤山,不娶无子,植梅放鹤,留下千古佳话,人称“梅妻鹤子”。他在《山园小梅》中的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更是千古绝唱。

  总以为梅生在江南,寒冷的北方无缘看到,不承想宝鸡植物园也植梅了!去年初梅花盛开时节,恰逢降雪,我曾踏雪赏梅,感受卢梅坡诗中梅雪“三分白”与“一段香”之缘、之韵,探知究竟梅成就了雪,还是雪成就了梅。之后,梅就成了心中牵挂。深秋落雨了,我曾邀好友踩着泥泞再访梅园,那时的梅园,枯叶撒落一地,萧瑟而清冷,我的心也随之凄冷。立春了,想着梅该苏醒而绽放了,心中不甚欣喜。曾于春节后顶风冒寒两次去梅园探访,都不曾如愿,自问是梅迟发,还是我心切?如今梅园该是疏影横斜、暗香浮动了,而我却无法前往,该是何等遗憾!

  身体不能自由活动,思绪却在信马由缰。也许在家待久了,心底难免生出些许寂寥,些许忧伤。可仔细想想,不就是错过了早春吗?不是还有那么多的花儿没开放吗?即便错过了整个春天,不是还有来年吗?何况眼前盛开的君子兰不也很美吗?一叶可以知秋,难道一花就不能知春吗?这样的春景难道不美吗?

上一篇:山乡荠菜香 (黎明) [2016-03-15]

下一篇:去植一棵树 (赵林祥) [2016-03-15]